逃离内卷:衡水中学校长无法把儿子送往浦东机场

衡水中学校长把儿子送到西藏,想在那里参加高考,结果被举报了,被取消了高考报名资格。

网上有这位校长公子的介绍,在衡水中学读书的时候,他还是“优秀班长”,这可能是当校长的老爸最大的能耐了。

这位校长为了让儿子在西藏参加高考,把孩子户口转了过去,自己也想办法搞了一个“援藏”,但是因为援藏时间不到三年,终究不符合政策。很明显他很用心钻研了政策,但还是没能成功。

这事引起了大家的嘲笑,但是它也有着相当复杂的意味。

这位校长的儿子,成绩应该不算太好。如果在衡中参加高考,或许也能“走一个学校”,但肯定达不到家长预期。如果在衡水中学学习,到西藏参加高考,则是最完美的解决方案。这拥有了最强大的考试能力,又有最低的录取分数线。

这是一个父亲能够为儿子做的最好的盘算,你真是一只贪吃蛇啊。

但是,它悲哀的地方也在于此:衡水中学这么厉害,也不能把任何一个孩子都提升到能考上清北的程度,否则校长的儿子就在学校练级就行了。同样,尽管衡水中学校长足可以呼风唤雨,但是能量还是有限,没有办法搞定在西藏参加高考的资格。

这说明高考还真的有公平性,最厉害的中学校长,也不得不和大家一样,吃相同的套餐。

衡水中学在全国扩张,复制自己模式,据说这在浙江还引起了相当大的抵制。但是校长儿子的遭遇正好道明了这个模式的本质和它的天花板:通过高考,尽可能读最好的中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或者提升自己的阶层。

在感叹这位校长命运的时候,我想到的是浦东机场排队到美国读书的孩子,据说机场安检排队超过1000米,最贵的机票超过10万元。这位校长这么强悍,也没有能力为自己的儿子购买“一个席位”。

这并不是说浦东机场那些孩子,家庭财富就一定能超过这位衡中的校长,但是整体上看,在浦东机场排队的和在衡中读书或者想去西藏、新疆钻高考空子的“高考移民(专题)”,本质上确实属于两个阶层。

在浦东机场准备登机的孩子,是江浙一带的富裕家庭,或者是大城市精英阶层的孩子,他们从小就有出国读书的目标,很早就脱离了“参加高考”这个赛道。今年“内卷”这个词很火,但是这些孩子是真正获得了避免内卷的机会(未必一定能有这个结果,很多人读完书还是回国工作)。

如果在浦东送行队伍中找出一个家长代表,他和衡中校长一定有很大的不同。大城市,外向型思维,国际学校,出国旅行……这就是一个城市精英的生活世界。一个上海精英家庭,永远不会想到“在西藏高考可以占便宜”这个选项。

衡水中学校长的做法,应该已经违规了,现在也受到了处理。但是我却完全没有嘲笑他的想法,作为一个父亲,他努力的样子因为笨拙而让人发笑,但是你也不得不感到一种悲哀。

我从小就知道,在河南有些人会想办法把孩子送到新疆、西藏参加高考,那里分数线更低。我也知道一些案例,但是却没有听说那些孩子真正有出息的。我怀疑,家长的这种思维方式中有某种悲剧性,它会在孩子心中播下一颗奇怪的种子。即便能读不错的大学,最终也会产生一些不良影响。

今天文章的题图,是阿富汗喀布尔机场的照片。我也不知道是谁拍的,但是这张照片很触动我。在浦东机场,人们可以排队登上开往未来的航班,而在喀布尔或者其他地方,有些人只能无望地看着飞机离开——我们常常是在“其他地方”。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中产生活观察)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