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可能是世界上最会窜改历史的政党

今年是中共建党一百周年,中共推出一本《中国共产党简史》,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号召全国大范围学习这部历史。

我没有心情去找这本书来看,不问可知,编写这部书,一定遵照习近平的“最高指示:“不能以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也不能以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就是中国共产党永远正确,光荣伟大。

我们读历史,最重要的依据是史实,有了史实才能有史识,有了史识才能形成史观。

何为史实?就是真实的历史,而不是扭曲、破碎、掩饰、割裂的历史,先把历史真实找出来,然后才作研究。

何为史识?史识就是对历史的解读。解读历史不能凭主观好恶,首先要依循历史的发展规律,其次要依循人民的根本利益,最后还要依循人性。历史是人的行为组成,离开人性根本无法解释;历史的发展都以人民的根本利益为基础,离开人民的整体利益,历史就没有方向;历史有自己的发展规律,它依循人性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去发展,违背这三个大原则去解释历史,都是荒唐的。

何为史观?史观就是对历史的宏观认识。历史不但要解释,还需要有一个通盘的宏观的概括,通过史实去掌握史识,由史识去确立史观,唯有掌握了史观,历史对我们才是有意义的。正确的史观带引我们去认识历史,透视现实,瞻望未来,错误的史观使我们耳塞目盲。

中共可能是世界上最重视历史的政党,中共统治中国的合法性,不是来源于中国人的授权,而是来源于他的打江山坐江山。历史是他们对自己的描述,把自己描述得越伟大越英明,他的合法性才得到确认。反之,如果中共给中国人的认知,是不但没有做多少好事,反而把中国人害得很惨,政治上压迫,经济上盘剥,文化上专制,如果他做了很多坏事,中国人无人不知,那他统治的合法性就不存在,不存在合法性,他就很容易被中国人推翻。

所以中共重视历史,千方百计打扮自己,把“衰嘢”都抹去,把成绩都放大,只要中国人个个相信他提供的历史,接受他对历史的解释,确立与他一致的史观,那中共就可以堂而皇之大模斯样坐江山了。

反之,如果真实的历史呈现出来的中共,却是一副残暴、无耻、专制的面目,数十年来折磨中国人,害死数以千万的同胞,又把经济文化搞得一塌糊涂,民不聊生,那他统治中国的合法性就大有疑问。因此,中共的历史是不能有瑕疵的,是不能质疑的,历史真相要掩盖,历史研究要限制,历史观要符合中共的利益,而不是中国人的利益。

前三十年是谁否定的?其实都是中共自己否定的。反右运动在文革后彻底否定,为什么右派分子都要平反?不但平反,还要作出赔偿,如果反右正确,何必平反?大跃进也被中共自己否定了,大饥荒一来,大跃进就做不下去了,如果大跃进、大炼钢铁、人民公社都是伟大正确,那为什么没有一直推行下去,直到现在还在跃进?大饥荒死了四千万人,这是有统计数字依据的,连刘少奇都说,饿死人要上史书的。文革也是中共自己否定的,中共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里,就把文革定性为“由领导者(毛泽东)错误发动的,被反动集团(林彪集团和江青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中共承认自己在历史上对中国人民犯下的错误和罪行,这本是会得到中国人民拥护的,一个政党正视自己的错误历史,正是这个党的生命力所在,也是中国人继续对中共党抱有希望的依据。但中共认识自己的错误,只是在文革后痛定思痛的那十年左右时间,此后中共对自己的错误和罪恶,越来越讳莫如深,越来越文过饰非,直至习近平手上,干脆把所有的过错和罪恶都一手抹去,连自己否定过的,也都再一次不认帐。

古今中外,历史真相从来不会埋没,中共的肮脏历史迟早都会大白于天下(其实在海外无人不知)。中共粉饰自己的历史,基于一种农民式的愚昧和无赖,与现代观念背道而驰。事实就是事实,谎言就谎言,历史严明,容不得抵赖和诿过。

不久前香港教育局把小学课本中的“中华民国退守台湾”,悄悄改成“国民党退守台湾”,就是篡改历史的一个例子。香港中文大学把“大学研究服务中心”拆散(这个服务中心收藏了最丰富的中国当代历史资料),目的也是阻止香港和海外华人去追究中共的历史罪恶。统治者以为他们能操控历史,事实证明,他们最终将被历史清算。秦始皇是千古暴君,毛泽东也终究是千古暴君,习近平粉饰党史,到头来只是白费心机。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报》副刊编辑、《文汇报》副刊编辑及天地图书公司总编辑。本文转载自作者脸书专页/原标题:篡改历史者,最终必遭历史清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