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武汉封城另一人 艾晓明:做李文亮未完成的事

去年武汉封城期间,除了方方,还有一位自由派学者艾晓明也用日记的形式,记录了武汉封城后的76天内,发生的真实故事。武汉封城届满一年,艾晓明在接受香港苹果日报的采访中称,记录悲剧带给人们的痛苦,是为了让它不再重来。

医疗资源紧缺

据苹果日报报导,艾晓明称,武汉封城已经过去1年了。中国官媒称,有4000多人死于COVID-19。4000只是一个数字,从数字上来说,死一个,二个,百个,万个,都是数字。但是对于每个家庭来说,对于家人来讲,这种痛苦是难以想像的,记录这些故事,也是让后人吸取教育,避免悲剧的发生。她说:“我们绝不允许它重来,就有一个信念,我们必须记录它给我们带来的痛苦。”

艾晓明告诉记者,她知道在中国当局的高压下,说出事实真相,将面临什么。她表示,纵使会被惩罚,也想说出事实,因为这是每个人该做的事。她说:“武汉封城一周年,这些失去亲人的群体好像是不存在的,因为你听不到这些声音、听不到他们的经历。”

艾晓明对记者称,她是在武汉封城前才知道病毒已兵临城下,因她知道的比较晚,和很多人一样没做好准备。那段时间,到处缺物资,不仅她们买不到口罩,医院也缺少物资,医疗系统很快崩溃。她说:“2月份的20天,每天都是大量的死亡、求助、医院向社会求助的消息,看到大量的人进不了医院,医院里头没有防护服,很多东西都没有,这个是让人感觉到很痛苦的。”

艾晓明在2020年2月1日的日记中写道:“我也用电锅煮口罩,不然又有什么办法呢?”

追寻李文亮的脚步

艾晓明认为,说真话,让身处的环境更好,是每个人的责任。她说:“李文亮去世的那一天,所有的人都非常的痛苦,都觉得应该做点事。在当时来讲,李文亮吹哨的声音,若被我们听到,也许我们就得救了。”她说:“为什么我知道接受采访有风险,我还是接受采访?其实我就想到,今天接受采访的人都是李文亮,李文亮是死了,但是李文亮要做的事情是没有做完的。”

艾晓明在2020年2月8日的日记中写道:“直写到天要黑了,也感觉很冷了才停笔。如果不做这件事,我无法释放李医生之死给我带来的情感冲击。 

面对疫情自省 “我尽到责任了吗”?

艾晓明称,武汉封城后,长达76天的折磨,让很多武汉人身上多了一种冷漠的情绪。包括对公共事务的冷漠、对他人痛苦的冷漠,和我们对正常生活的冷漠等。时间久了,这种冷漠状态将延续,会让一些人不与社会交流。失去对职能部门的监督,日后民众余下的只有隔离和自保。

艾晓明在2020年4月8日写道:“再则,还有一种反省:他人履行了责任,自己是否尽到责任了呢?”

公开资料显示,艾晓明,68岁,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退休教授,拍过《乌坎三日》纪录片、调查过汶川地震的豆腐渣工程,曾获法国西蒙波娃女性自由奖。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