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又爆个“大瓜”,没有最魔幻,只有更魔幻

长租公寓蛋壳公寓爆雷,引发了一场剧烈的地震。 

无数打工人被坑,有的人甚至大半夜下着雨被房东从家里赶出来,行李全部丢在马路上,场面极为凄惨。 

房东也好不到哪去,我今天看到一个视频,一个被坑的房东带着锁匠,想把自己房子的锁换掉,把租客赶走。 

租客报警,警察赶到阻止,警告胆敢换锁的话,房东和锁匠可能面临治安拘留,房东站在那里顿时懵了…… 

蛋壳不仅坑了打工人和房东,连银行也被牵扯进来。 

原来,许多年轻人无钱租房,从银行贷款付的房租,现在许多人租房合同被解除,房子被收回,贷款却要照样还。 

受害人有苦说不出,银行也面临着坏账风险。 

其实,被坑几万块房租,算是小菜一碟了。昨晚,网上又爆出了一个大“瓜”,称蛋壳还坑了国资6亿。 

太夸张了吧,还有这种操作? 

我仔细查了一下此事的来龙去脉,发现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南方周末对此有过相关报道。 

据南周的报道,去年底,蛋壳公寓以将投资总部设在江苏昆山市花桥经济开发区为条件,要求当地政府拿出6个亿。 

双方约定,由蛋壳下属一全资子公司出资6.25亿元,由昆山银桥出资6亿元,合作设立江苏月梧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而昆山银桥,正是由昆山国资委全资持有。昆山方面后来发现,蛋壳根本就是空手套白狼,一分未出,不仅如此,而且还要拿巨额管理费。 

昆山方面感觉上当了,要求追回这6个亿,结果这笔钱还留在蛋壳公寓的子公司,迟迟难以追回。 

南周这篇报道发出后,蛋壳公司发声明,说“报道严重不实”,称与昆山国资合作“合法合规”,还威胁要起诉南周。 

但现在看来,南周这篇报道似乎就是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那6个亿的国资,最终去了哪儿,有没有打水漂呢, 仍然是一个谜。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蛋壳公寓本质上玩的是高收低租的游戏,从租客手中拿来半年甚至一年的钱,然后一个月一个月地给房主。 

通过这种方法,拼了命的加杠杆,结果风险日复一日累积。 

换言之,这就是一个庞氏骗局。 

然而,蛋壳公寓却能上骗天下骗地,不仅套住了租客和房东,还给银行和国资挖了个大坑。 

是这样骗局太高明,难以识破吗?恐怕不是。 

我之前供职于媒体时,就遇到过不少类似房产中介充当二房东,结果骗了大批租客的租金,卷款逃跑的新闻。 

为此,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出台了规定,对于中介充当二房东进行限制和规范。 

我还记得,2018年时,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晖还炮轰蛋壳等长租公寓模式,称假如长租公寓爆雷,会比P2P更惨烈! 

但结果呢,几乎是可以预料的结局,几乎一模一样的故事,再次上演了,而且受害者和涉及资金规模,比其以前的骗局加起来都要多。 

这才是让人绝望的地方—— 

在我们这里,吃了教训,总是没有一点记性和长进,总是在同一地方继续摔跟头,总是让普通百姓充当冤大头。 

类似的现象,何止发生在租房市场。 

以最近不断爆出的烂尾楼为例,这些烂尾楼之前,不知道有多少层出不穷的烂尾楼,相关部门为此早就出台了严格的预售资金管理规定。 

但是又怎样呢?买房人缴纳的预售款,照样被开发商随意挪用,开发商尽管违规,照样能拿到预售许可证。 

结果,楼烂尾了,相关地方的部门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拿出的方案竟然是买房人筹钱“自救”。 

怎得一个悲摧了得! 

在这片土地上,没有最魔幻,只有更魔幻。 

骗子和奸商总是能横行无忌。 

继校园贷、P2P、现金贷之后,又出现长租公寓的万人坑,难道是一个偶然? 

从中产到底层,生活实在是太过艰难,总有层出不穷的骗局再等着你,总有一粒粒时代之灰成为压垮一个个家庭的“大山”。 

那哀嚎一片的声音,可曾有人听见?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鱼眼观察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