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掩耳盗“零” 可怜西安人

在武汉封城悲剧即将两周年之际,同样的一幕在近1300万人口的中国古都西安上演。西安市政府从2021年12月23日午夜起启动封城,由于物资配送严重混乱,许多家庭几乎断粮。宛如死水一般的西安城,压抑著无数难以爆发的愤怒。

在全世界,把一座大城封锁得“鬼哭狼嚎”,为找几颗土豆磕头求告的,为出门买一个馒头充饥挨打的,一人感染了,整栋楼的人都被拉到郊区隔离的,恐怕只有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治下,才会出现这样的“盛世景象”了。

西安人用三句话概述了西安悲剧:

“外地人以为西安闹瘟疫,其实是闹饥荒”;“疫情没有控制住,人倒真是控制住了”;“与其说是封城,不如说是封口”。

根据官方数据,在重灾区西安市,当地累计本土确诊病例接近2000例。因陕西省委书记刘国中下令1月4日必须完成“社会面清零”目标,网民称其为不顾事实的“掩耳盗‘零’”。

逃离西安封锁的“三大牛人”

12月23日,西安封城,对无数普通人来说,武汉教训在前,封城就意味著日常生活的突然中断,由此进入一种“极限生存模式”。近日传出许多民众为了躲避封城,使用各种方法想逃离这座城市,其中包含夜骑单车、徒步长征,甚至是冬泳渡河,被戏称为“铁人三项全包了”!

海内外网友对此发出感概,这荒唐背后是心酸,西安疫情有几个人逃离西安,初看是笑话,笑完后又是背后的心酸,普通人的生活就是这样,留在西安住哪里,吃甚么,只能选择这种看起来很荒唐的方式!

共享单车回淳化

在封城前夜的20时许,有一位白某某从西安莲湖区骑了一辆共享自行车,连夜返回老家淳化县。在近日西安夜间最低温零下5度左右的气温下,他夜半骑行了8个小时,约85公里,全是上坡路,于次日6时许抵达石桥谷口疫情防控点附近,为躲避疫情检测,把自行车丢弃在路边后,绕道进入淳化县境内,结果没能过关,最后被处以200元罚款。

寒冬腊月渡渭河

另一位后来被称为“游泳哥”的李某某,也是在封城前夕连夜返回周至县老家,在途径渭河大桥时,由于桥口被封,他竟然趟著冰冷刺骨的河水强渡渭河。最后体力不支,不得已求救,救援人员才得知他还有这样的返乡计划。

机场徒步穿秦岭

最令人惊叹的是一位31岁的西安籍男子,为躲避疫情防控,竟步行八天八夜100多公里穿越秦岭山区。此人本职是健身房销售,在广州工作两年后回乡,12月16日凌晨抵达咸阳机场后,担心从外地回来会被隔离,在咸阳买了棉袄和生活用品后,一路向南步行,沿途躲避村镇疫情监测卡点检查。12月24日,在进入宁陕县广货街镇蒿沟村境内时,被村民发现后报警,最终被控制隔离。

这位被称为西安“暴走哥”遭警方逼迫在电视上认罪,对此有网友揭示真相是“暴走哥”因为交不起5,000元隔离费而选择“长征”。

西安的隔离费用全部自费,住宿每天278元起,餐费80元/天,14天隔离费用至少5,000元。对于无数在城里打工的普通人来说,生计艰难,花几千的隔离费用,相当于半年存下的收入灰飞烟灭。

简单粗暴式“防疫”西安民不聊生

12月23日零点西安当局突然宣布封城,非重点封控小区,每户可以两天出一个人,去采购生活物资。27日,防控措施突然加码,取消两天一采,彻底不让居民出门。当局承诺向居民发放免费食物,但并不是人人都得到这样的服务。这对民众而言,是猝不及防,大多数人毫无准备。

西安郊外的交通要道被警方封锁
左图:西安郊外的交通要道被警方封锁,禁止通行。(网民提供/记者乔龙) 中图:西安市政府禁止转发负面新闻,违者封微信群。(居民提供/记者乔龙) 右图:西安防疫人员使用火焰喷射器杀病毒。(网络图片)

在封锁进入第10天后,网络上一片求救声。饿,饥饿,饥荒,成了这波西安封城的关键词,也折射了西安的最大悲剧。

不少当地人爆料“菜价飙涨买不到菜”,一些从外地到西安工作的人、租屋者,没有管道采购食物,在网络上怨声载道:“租客都快饿死了政府也不管”、“不给送食物也不提供购买渠道”、“饥荒已经7天买不到一根菜了”。

在一个视频中,一男声说,“哎呀,饭都不让吃啊!饿死咋办?”,看门的守卫说,“不让吃。饿死、饿死、饿死,那是饿死的事情,和咱没有关系,没有通行证,一律不能出去,一律不能出去。”

有网友贴文说,“西安现状,买不到菜!一个小区一个点,所有人聚集买菜,稍微晚点就甚么都没有了!外面也没人送,因为只要不是政府批准的,都不让出门。希望更多的人关注一下西安买菜难问题!谁来救救他们?”

视频显示,一住宅小区大门内聚集很多居民,疑似想出去买菜等生活物资,但门口保安不准他们出去。一著粉衣女士绝望地说“饿死算了”。

西安居民批评说,作为政府,明知自己没有能力为1,300万人提供食物,却拒不通知市民提前储备,还轻慢地告诉市民不必抢购囤积。结果都“中了物质储备充足的邪”。

“找死!”男子买馒头遭防疫人员围殴

1月1日新年的第一天晚,微博帐号“关注三秦”贴出一段影片披露,西安市雁塔区南窑头村有名男子因为饿到无法忍受决定下楼买馒头,不料遭到防疫人员拳打脚踢,被狂殴的男子无力反击,还被防疫人员大手一推,向后踉跄一倒,馒头全部掉在地板。

西安居民出门买馒头 遭防疫人员群殴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据曝料网友声称,自己家阳台离小区门口比较近,他依稀听到穿白衣的小伙说自己没有吃的了,小区门口的工作人员不客气地大声说:我管你吃不吃。看到小伙拿出手机,有工作人员马上出手抢下了他的手机,并对他的头上猛敲了一记,随后几名工作人员上前对他进行殴打,其中还有人大声喝斥:“找死!”

西安居民出门买馒头 遭防疫人员群殴
事发后居民群里有人要求删除相关视频。(图片来源:微博)

据该网友表示,白衣小伙子尽管被人殴打,这名小伙也没还手。

这段残忍画面被迅速转传,观看人数迅速飙升;“关注三秦”在留言区表示“亟待解决西安所有城中村租户吃饭问题。坚决抵制这种粗暴执法的行为”,还大叹“且看且珍惜”,意指后续该影片就可能在不明原因下遭到删除。

“买馒头被殴打”的事件,让西安居民群情激愤。之后警方在警情通报中承认视频是真实事件,据悉在这个社区里的主要居住者,绝大多数人都是在高新区打工的“西漂人”。

西安“清零” 强拉千人年夜隔离

陕西省西安市当局执行中共“动态清零”政策,一些地区在1月1日凌晨0点过后即被要求离家转移往隔离设施。有消息称,在新年半夜“寒冷的冬天”,把上千市民拉到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安置房’”,“不给任何理由就让我们出来隔离”,“没吃没喝没人管”。

西安疫情,西安封城
处于封城状态的陕西西安。(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网友吴文行发出一段强制隔离视频:“西安两个城中村的人全部集中隔离,卖不出去的房子成为安置点!所谓集中安置,就是变相拘留,没自由了,有病都不一定管”。

推特网友贴文,“好狠!官员为了保官位,将本区感染者及上千人的所谓密接全拉去郊区隔离,不给吃喝,饿死不算新冠感染死!”

有市民发帖说,“一岁以上到80岁的老人,上千人连夜被送到这样一个地方,然后呢,没吃没喝没人管,这哪是去隔离的,没有人管,没吃没喝,你觉得、大家觉得这是一种甚么行为?”

还有一个“长丰园10号集体求救”的贴文“求助、求助、求助,我是某某区长丰园10号楼的住户,昨晚不给任何理由就让我们出来隔离。30公里不到的路,在西安空空的路上行使4个小时,车内封闭,车里有儿童,老人孕妇,在封闭的环境下……很容易交叉感染。”

“现在晚上8点晚饭还没著落,孩子饿的喊叫,孕妇饿的低血糖,老人们的情绪也不稳定。希望得到重视和改善。”网民的求救声得到广泛的同情。

推特网友跟帖说,“跟土匪讲道理是有用?”、“这跟当年希特勒隔离犹太人没区别……”、“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死亡方式有百种,只要不是得病毒死,总有一款适合你!”

“Debbie GAO”说,“我是西安人,有很多人没吃没喝没人管,来大姨妈没卫生巾卫生纸,西安只有1,000人感染,就是这样防疫的吗?”

《长津湖》的编剧亲自体验挨饿

一名住在西安的编剧与友人讨论封城情况的对话曝光后,在推特等社交媒体疯传,编剧表示,自己种的菜快要吃完了,“我快饿死了”、“我哪里知道有生之年还能挨饿,我的妈呀,出不去进不来。”

与《长津湖》有关?西安编剧挨饿不敢发声怕报复
聊天截图(网络图片)

友人建议编剧用名气发文述说情况,编剧却不敢,他表示“我会被抓走的,昨晚有人截图发了个朋友圈,区警察局直接打电话说带走拘留。”他表示自己有小孩,不敢这么做,“情况比想像更严重”。

友人惊讶表示“没想到连你都能饿著,那其他人更不敢想像。”编辑则表示,还有一名有心脏病的老妪,因为根本叫不到救护车而丧命,“我现在心里特别难过,却甚么都不能说,电影院放著歌颂,我们在挨饿、在死亡。”友人希望将对话打上马赛克后公布,编剧同意但又劝道:“你能不写也别写,身在这个地方,感觉好危险。”

虽然友人并未曝光编剧身份,但众人直指就是中国历史战争电影《长津湖》的编剧黄建新,他疑似亲身体验到了电影中挨饿的情况,不过却是因为西安疫情封城的缘故,黄建新目前则未对此做出回应。

当局不惜一切追求“清零”

法广发文称,中国的过度防疫政策已让全世界吃惊,这一切都与习近平的清零政策相关。清零手段,去年在云南瑞丽就走到了极限,曾担任过瑞丽副市长的戴荣里先生最后挺身而出为民请命,直言关死了城,管死了人。“请救救这个英雄的城市吧!” 如今西安正在步其后尘。

网上广泛流传著一段话:“有网友给西安的朋友打电话,问西安的疫情控制住了没有。西安的朋友答,疫情控没控制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人是真被控制住了 !”

华尔街日报日前报导,北京中央政府的一些官员参考国外经验,建议抛弃“动态清零”,与病毒共存。该报引述知情人士称,“习近平当时很生气”,甚至质问官员们的思想是否正变得松懈麻痹?要求继续贯彻清零政策。

清零,不惜一切清零,官员们明知无法清零,还要高呼清零,因为习近平要求清零,清零成了他们保住乌纱帽的必要手段,西安人也为此倍遭煎熬。

西安的做法为何如此残酷?从陕西省委书记刘国中的表态可窥一斑:元月一日晚,这位书记称,我们正经历一场大战大考,要做到“我在阵地在”,“元月4日必须实现社会全面清零的目标”,“B类人员管控转运工作要做到快速、坚决、全到位,必须实现当日清零!”

陕西省委的“军令状”让一些网友害怕,一位网友说,“他们清零清到让人生不如死,就是为了一顶乌纱帽。”

为“清零”护航 当局全面封杀微信

面对连日的民众求助与抱怨,当局展开全面封杀行动。

1月5日凌晨,有西安居民的手机微信收到政府的“重要通知”,内容显示:“疫情防控期间,西安民众团结一心,众志成城,为响应政府号召,从元月4日零点开始,群里不允许发各种疫情期间小道消息,马路新闻、小程序、链接、疫情视频,尤其是负面新闻,微信团队的后台在监控著所有的微信群,如有负面新闻传播,这个群就会被封掉,望大家相互注意,相互转告。”

有西安民众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当地现在不准在微信发与疫情有关的视频与负面新闻,甚至连早前一名住在中风险区的老人因医院拒收而导致死亡的消息也不得再传播。

西安市民愤怒地表示:“与其说是封城,不如说是封口。”

另一名居民则说,“现在政府做甚么一目了然的,你(政府)虽然封口,怎么不让别人说话,却都有人出来说。肚子饿,你还不让人喊饿。疫情期间你还这样对待人,有病不让就医,生孩子不让生,谁不著急啊。这不是人住的地方。”

早前一名住在中风险区的西安民众反映,其父在家心脏病发,却遭医院拒收、求助无门,最终因延误送医不幸丧命。之后,又有一名孕妇因核酸证明“过期4小时”无法入院,在寒风中苦等2个小时,最终大出血、8个月胎儿流产。

千年古都西安对中共的战略意义

作为千年古都的西安,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个被称为京都的城市,拥有著3,100多年的建城史、1,077年的建都史。从地理位置来看,西安位于中国中部地区,关中渭河平原平原的中部,紧邻几何中心,是中国国家中心城市与关中城市群核心城市,也是西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交通、医疗、教育中心。也正是因为位于国家中心的地理位置,西安是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通往西北及西南的门户城市与重要交通枢纽,也是西北地区前往国家东部、南部地区的必经之地。

西安不但拥有4F级的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而且西安北站等也是中国高铁运输枢纽之一。

由于优越的地理位置,西安自然成为中共国务院规划的“关中-天水经济区”核心城市,也是北京当局统筹科技资源改革示范基地,被定位是西部、北方内陆地区的国际现代化大都市和金融中心。

西安拥有40多个中国国家级实验室,西安交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河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等3所中国985工程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等6所211工程大学(非985工程大学),因此,国内外大型企业投资西安并将其作为亚太或中国研发中心。如:Intel西安(亚太)研发中心、IBM中国开发中心、施耐德电气(Schneider Electric)中国西部总部及研发生产中心(上海之外第二大研发中心)、奇异(GE)研发中心(能源、医疗、电子)、博世(bosch)中国研发中心与应用材料研发与生产中心、EMC研发中心以及东芝、日立、NEC等研发中心等等,特力屋、英飞凌、美光科技、大金、Newegg、兄弟工业株式会社、西门子信号中国总部、爱默生电气、康明斯、三星电子等200多家财富世界500强公司也在西安设立了研发中心或制造工厂。

比亚迪、中兴通讯、华为、大唐电信等等中国大型公司也重金投资西安,中兴通讯、华为技术更是在西安建设了他们最大的通讯产业研发基地与生产基地。

如今,面对西安的封城和饥饿,作为最高领导人和陕西人的习近平,在新年致词中,只字不提西安,仿佛那是中国境内不存在的地名。他甚至没有在公开场合说过一句话,连个类似往常的“批示”都没有。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