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暴雷闹出人命 官媒记者报导事件被严重定性并停职

日前,广州一名租住蛋壳公寓的大学毕业生在住所内纵火,之后跳楼身亡,引发民众广泛讨论。据美媒报导,目前 “蛋壳公寓”“网贷”等均属敏感话题,且从上月起中国当局就下令禁止报导相关新闻。中新社的一位记者就是因为要报导相关维权事件,被当局定性为煽动群体事件,目前该记者已被停职。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12月3日凌晨3点左右,广州天河区的蛋壳公寓发生一起命案,广东某职业学校的应届毕业生锺春源从18楼跳下,当场死亡。

据知情人透露,锺春源,来自惠州,是一名“零零后”。今年刚毕业还未找到工作。因为蛋壳有租金贷的服务,锺春源才选择了蛋壳。9月锺春源与蛋壳公寓签定一年租约,月租1450元。蛋壳暴雷后,房东连续两个月没有收到房租,上个星期下了最后通牒,要求锺春源一周内搬走。一年的房租被骗走了,没地方住,还欠下一身债,锺春源万念俱灰。出事前,锺春源在朋友圈里发了3个字“对不起”,之后在出租屋内纵火,最后从18楼跳下。

当地媒体人赵先生表示,截止到现在,还不知道锺春源自杀的原因,不过应该与“蛋壳公寓爆雷”事件有关。只是目前当局为了社会的“稳定”,“蛋壳公寓”的相关话题被禁止,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认为锺春源的死亡事件会被大陆当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很有可能只出一个简讯,绝对不会大肆报导。

央视的记者罗先生认为,锺春源的事件并不偶然,之前也有人跳楼维权,锺春源只是数十万个被困“蛋壳”困局中的一员而已。对绝大多数普通家庭的孩子来说,毕业后只有极少数人才可以找到一份月薪8000元的工作。如果他们有两万元的“租金贷”,即使他们每月可以赚8000元,在一线城市里,去掉必要的吃喝,这两万块也足以压垮他们,没有人帮你,这些钱根本无法还上。最后他感叹,在中国,一个20几岁的大学生,就只值2万块钱。

罗先生说,从11月开始,涉及蛋壳公寓的新闻就变得十分敏感,在锺春源跳楼之前,大陆当局就已经下令禁止媒体报导相关新闻。12月2日我们接到禁令“关于蛋壳的,一律不报导”。

罗先生表示,中新社的单璐就是一例,她是11月9号在群里说:“我是中新社记者,本周四我们打算去蛋壳总部采访,叫维权的人一起前来。”她没有意识到自己被网警监控了,消息刚发出来一小时,就接到了警察的电话。中宣部、网信办、公安部认定她在煽动群体事件,这个定性(处分)是很严重的,目前单璐已被停职。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