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特首责怪世上小人多

香港新任特首李家超上任不足一周,首次去立法会出席答问,出自他嘴中的一句话让人诧异。

他说,虽然香港是“君子”,但世界上却有很多“小人”,港府要对外说好“香港故事”。堂堂特首,拿“君子”与“小人”说事,这坊间过去通常用来比喻私人关系的,以别“高尚”与“宵小”之辈,新特首用在这里比喻香港与世界,倒也奇特。把一整个“世界”与“香港”对立起来,世界上这么多小人与香港君子对立,不知在场的议员们是否需要特首厘清语义?

李家超倒也显得信心满满,他说,“我们不可以再‘有麝自然香’,我们要‘画公仔画出肠’,放胆去说话,好的事我们要告诉别人。”他会派遣官员外访,说好“香港故事”。

李家超此言是有依据的,七一刚为他监誓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去年就为说好“中国故事”专门举行了政治局会议,邀请了颇遭诟病的复旦大学张维为教授传授如何说好中国故事的秘笈。可惜,战狼当道,中国故事如何说好。

现在且不管新特首君子小人的比喻是否合适,他凭什么说好“香港故事”?他因被指损害香港自治而受到美国制裁,与刚刚走人的前特首林正月娥一样,走出香港都有困难,取钱都要收现金。当然,去北京是很容易的,但要去美国、欧洲说好香港故事,移居英国的时事评论员钟剑华对自由亚洲表示,“我相信是寸步难行”。

李家超升到了特首的位置说起来也是来之不易,作为香港前保安局长,香港2019年爆发反送中运动以来,他领导的警方,打压示威者立下了汗马功劳。港人数次百万人上街,反送中持续半年之久,提出五大诉求,其中之一就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警队涉嫌滥用武力的问题。

本来香港名声还算不差的警察在那场运动中与民众粗暴对立,李家超应承担几分激化的责任?被视为亲北京的‘香港01’也曾在反送中爆发初期,发表评论文章,直指“有一种灾难叫李家超”,指其毫无政治智慧,要求他问责下台,同年9月,该媒体再发评论,再批保安局长李家超处事恶劣。

但李家超却清楚是谁在鼓励香港警方严厉行动,同年11月,他对中国中央电视台专访时称,“习近平总书记已经说得很清楚,现在香港最紧迫的任务就是止暴制乱。而且总书记讲的有关三个坚定支持,支持行政长官、支持警队、支持我们司法机关。”

北京制定的港版国安法为打压香港民主派铺平了道路,而李家超对民主派人士早已当作敌人般认定,2021年1月6日,大量民主派人士因参与初选被捕,李家超称这些被捕人士属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活跃分子。同年6月23日,李家超被任命为政务司司长,打破政务官出任此职之惯例,香港有评论指这是“武官治港”的开始。

为了把民主派人士清理出局,当局修改了选举法,2021年7月6日成立了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首任主席就是李家超。委员会奉行“爱国者治港”,其实还谈不上“爱国者治港”,应是“爱国者议港”更贴切,一切有过民主派色彩,参与过反对派抗议行动的,统统地在候选阶段就被筛选掉了。现在,满堂几乎清一色亲北京的议员,李家超任上,大约不会听到立法会有多少敢于批评他的声音。

单单把香港衰变归结于李家超这两年的表现显然是不公平的。从近处说,林郑月娥2019年强推修例,引发“反送中”运动,这位当初要为港人办事的港官,对北京言听计从,对港人的意见置若罔闻,她参与了香港这颗东方明珠衰变的过程。香港许多青年人入狱,许多才俊被迫逃亡,许多独立媒体被迫关门大吉,都是与这位临走时自称“内心无愧”的前特首密不可分的。

单单责怪林郑月娥也许不太公平,谁都知道,她背后的主子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李家超前面的一段话已讲的一清二楚。诸多观察人士,包括末代总督彭定康,在香港生活过的法国汉学家白夏都指出,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一步步开始了对香港一国两制的钳制行动,最后的结果,香港的多元化,司法独立,独立媒体,言论自由统统消失了。

李家超特首说香港是“君子”,难道指的是这种“万马齐喑”的局面,他或以为这是“君子寡言”的香港美德?过去,他不是特首,现在,香港的一切,虽然他不能替北京做主,但以特首之名,为港人做了多少,世人将是有目共睹的,光说世界上小人多远远不足以挽救香港国际形象,空想“说好香港故事”岂非痴人说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