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于华:新童话 模境

一片森林+草原的天然牧场,一个富饶美丽的动物世界。这地方有个奇怪的名字一一花剌子模,谁也不知晓这地名的来历,就是世世代代传续下来的,有着独特的传统。(传统的具体内容参见王小波《花剌子模信使问题》花剌子模(以下简称模境)本来动物种类很多:天上飞的,地下跑的,±里钻的,水中游的,强壮凶悍的,狡猾灵活的,温顺弱小的,奇形怪状的,掠食的,被掠的……也算是各得其所,形成完整的生态链。

不知起自何时,生态环境发生了改变:动物种类急剧减少,因为花剌子模的管控者拽艮大王要一统天下保持和谐,”所有动物一律平等”,因而把那些身大力魁有战斗力的都关进深谷地狱或赶出模境,把那些能发出各种叫声的百兽百鸟都给消声或干脆咔嚓了,把更多不知名的千奇百怪的生物直接清零。如此清理一番后,虎豹狮熊鹰隼类的猛兽猛禽不见了,狼狐野猪鹿鹿等等活蹦乱跳的消失了,剩下的只有安静、柔弱的绵羊和兔子;模境遂成为一片太平国度,和谐盛世,朗朗乾坤。羊和兔都是哺乳类食草动物,区别只在羊是反刍类动物,兔子是啮齿类动物;相比较之下,羊的性情更加温顺怯懦,兔子则更活泼好动,喜欢蹦蹦跳跳,加上俗话所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不如绵羊听话好管。

兔子和绵羊被允许生存不仅仅因其驯顺,还因其产能:公羊供肉,母羊供奶,公母都要供羊毛,每天都可岬羊毛,岬的不够就剪羊毛;羊皮也是好供品,可以做成大皮袄;兔子生育能力超强,公兔负责打洞,母兔负责生育,每家生三个兔崽子是最低标准;当然,兔肉也是上好的野味。

协助拽艮大王维持模界秩序的是土狼,也称鬣狗,属犬科食肉动物,贪婪而凶狠,且成群结队,劫掠起来十分残暴。土狼团队也不能过于发展壮大,一方面它们过度消耗羊、兔会导致生态失衡;另一方面要防范功高震主兔死狗烹的情形。为解决犬力不足的问题,拽艮采取了一项英明决策:选择兔、羊中的积极分子披以犬皮充当协犬助力管理工作;同时,经常清理队伍,把贪赃枉法、工作不力的剥下犬皮打回原形。这样既节省了管理成本,也保持了上下流动。

管理模境可不是一件简单轻松的事,拽艮大王于此有着复杂的理论模式和战略方针:首先要解决代表性的问题。消失了许多种动物种类,理由呢?拽艮自身就是理由:它虽然不属于真正的动物,但却能代表所有的动物一一具有兔眼、鹿角、牛嘴、驼头、蜃腹、虎掌、鹰爪、鱼鳞、蛇身(东汉学者王符概括),为多种动物合而为一的形象;且与始祖伏羲、女蜗相类似。更生有巅质、螭吻、蒲牢、狸汗、饕餐、蚣蝮、睚眦、狡猊、椒图九子各司其职,令模境井然有序。如此还要那么多动物种类做甚?分门别类也是最重要的战略。群体中必须有所区分,等级分明,即使只有处境完全平等且顺从的兔子和绵羊,也还是要再加区分。羊者,阳也,凡属阳者集中居住,建造大型方圈区隔开来,不得出圈散布吃草,须由外部定时定量供应储存的干草。兔者,阴也,因其先祖曾在月宫捣药,而“月乃太阴之象”,凡属阴者居住各自的洞穴,亦不得随意外出觅食,由土狼队视情况和心情供食。阴、阳之间的转换不得随意进行。除了阴阳之分,动物群中还分为积极分子、落后分子、反动分子、不明真相群、两面兽等等,并依照此分类进行奖惩。对了,不能忽略的还有兔、羊中的智识阶层,它们以博大精深、严谨细密的方式论证所有动物都是拽艮传种;虽然拽艮对此并不置可否。

管理的策略和技术方面也不可忽视,其中最有效的当属运动式治理,即打破常规,定期不定期地折腾一番,以防官僚科层制的懈怠、低效和不作为。别小看这类非宏观的具体策略、技术,其功能绩效远超行政系统的常规运作,让所有动物都参与其中,身不由己,群情亢奋,充满着幸福和感恩的情绪,而且借此傲视群雄,整个模境从运动中不断获得前进的动力。

概言之,模境属于森林生态,自然依循森林法则:成王败寇,弱肉强食,模境归一,天下和平。这不,模境的口号声又响起来了:运动了。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于华看世界)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