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阿富汗失败是拜登责任 美军接管喀布尔机场

据美联社8月15日报导,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和其他美方高级官员当天对塔利班几乎完全接管阿富汗的速度感到震惊,因为计划中的美军撤退紧急变成了确保使馆人员安全撤离的任务。此外,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最新就阿富汗形势发表声明指,在接下来的48小时内,将把部署于喀布尔国际机场的安保存在扩大到近6000名美军士兵,并将接管空中交通管制。

美联社报导说,阿富汗政府崩溃的速度和随之而来的混乱对作为美国三军统帅的拜登提出了最严峻的考验,他遭到了共和党人地尖锐批评,说他失败了。

美国前总统川普已在周日发表声明要求拜登辞职。报导指,拜登在竞选时以一位经验丰富的国际关系专家作为大选资本,他花了几个月时间淡化塔利班崛起的前景,同时认为所有政治派别的美国人都已经厌倦了一场长达20年的战争。作者认为,这场冲突显示了金钱和军事力量的局限性,无法将西式民主强加给一个尚未准备好或不愿接受它的社会。 

到了周日,拜登政府的主要人物承认,他们对阿富汗安全部队的彻底崩溃速度感到措手不及。在喀布尔机场发生零星枪击事件,促使美国人在等待飞往安全地点的航班时进行避难后,这一努力的挑战变得十分明显。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提到阿富汗军队时,在周日的采访中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我们已经看到,这支部队已经无法保卫国家,而且这种情况比我们预期的要快。”报导指,阿富汗的动乱以一种不受欢迎的方式重新确定了拜登的工作重点。他的工作重点原本是国内议程,包括帮助美国摆脱新冠疫情的困扰、为数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支出赢得国会批准以及保护投票权。 

据白宫高级官员称,拜登周日仍在戴维营,接受关于阿富汗的定期简报,并与他的国家安全团队成员举行安全的视频电话会议。未来几天可能是决定美国是否能够在某种程度上重新控制局势的关键。据两位要求匿名讨论内部谈话的高级政府官员说,有关拜登公开讲话的讨论正在进行之中。拜登计划在戴维营呆到周三,如果他决定发表讲话,预计将返回白宫。拜登是第四位在阿富汗问题上面临挑战的美国总统,他坚持认为不会把美国最漫长的战争交给他的继任者。但是,拜登很可能不得不解释阿富汗的安全问题是如何迅速解体的,特别是因为他和政府中的其他人都坚持认为这不会发生。 

拜登曾于7月8日宣称,“陪审团还没有出来,但塔利班霸占一切并拥有整个国家的可能性非常小”。就在上周,拜登也不忘公开表示,希望阿富汗部队能够形成保卫国家的意愿。但在私下里,美国政府官员警告说,阿富汗军队正在崩溃,这促使拜登在星期四命令数千名美军进入该地区,以加快撤离计划。一位官员说,拜登对阿富汗政府军抵御塔利班的预测比较乐观,部分原因是为了防止其士气进一步受到削弱;这最终是徒劳的。 

大多数共和党人没有推动拜登将部队长期留在阿富汗,他们也支持川普自己推动的退出阿富汗计划。不过,美国共和党中的一些人正在加强对拜登撤军战略的批评,并表示周日美国直升机在喀布尔的美国大使馆上空盘旋的画面让人想起美国人离开越南时的羞辱。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认为撤军的场面是“一个超级大国偃旗息鼓的尴尬局面”。同时,据一位熟悉情况的人说,美国官员越来越担心,随着阿富汗局势的演变,针对美国的恐怖威胁可能会上升。 

该人士说,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Mark Milley)在周日的电话简报会上告诉参议员,预计美国官员将改变他们先前对恐怖组织在阿富汗重组的速度的评估。根据不断变化的形势,官员们认为像基地组织这样的恐怖组织可能会比预期的增长速度快得多。通话中的政府官员告诉参议员们,美国情报界目前正在努力根据不断变化的威胁形成一个新的时间表。不过,除了拜登下令部署部队以协助疏散之外,仍然没有计划采取其他步骤。拜登政府高级官员认为,美国将能够在喀布尔机场维持足够长的安全时间,以解救美国人及其盟友,但那些无法前往机场的人的命运却远未确定。

报导指,在拜登政府的上层人员中,阿富汗的迅速崩溃只是证实了离开的决定。如果在美国驻军近20年后,阿富汗军队的崩溃会来得如此之快,那么再过6个月或1年、2年或更长时间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拜登十多年来一直认为,阿富汗是美国的一种炼狱。他发现阿富汗是腐败的,沉迷于美国的慷慨,是一个不可靠的伙伴,应该让其自决。他的目标是保护美国人免遭恐怖袭击,而不是建设一个国家。作为副总统,拜登私下里反对奥巴马总统向阿富汗增兵3万人,以稳定该国局势,使美国及其盟友能够随后撤军。 

作为总统,拜登在7月说,他在收到每天的战场最新情况后,以“清晰的目光”作出了撤军的决定。他的判断是,阿富汗将在与塔利班的和平协议中被分割,而不是一下子沦陷。虽然拜登一直以向美国公众提供朴素的事实而自豪,但他一个月前对局势的乐观评估可能会让他后悔莫及。他在7月时说,“你不会看到人们被从阿富汗的美国大使馆屋顶上吊起来”,“在阿富汗有一个统一的政府控制整个国家的可能性非常小。”阿富汗政府此前从未完全控制全境。 

此外,《纽约时报》记者戴维·桑格(David E. Sanger)当天还撰文称,“阿富汗的最终失败是拜登的责任”。他写道,“在现代总统史上,很少有话能像五个多星期前拜登总统说的那样迅速地反咬美国三军统帅一口。‘你不会看到人们被从阿富汗的美国大使馆屋顶上吊起来’。” 桑格指,“然后,他把洞挖得更深,补充说:‘在阿富汗有一个统一的政府控制整个国家的可能性非常小’。”桑格表示,“拜登先生将被载入史册,不管是公平的还是不公平的,他是主持美国在阿富汗的实验中酝酿已久、令人羞愧的最后一幕的总统。在七个月的时间里,他的政府似乎散发着亟需的能力;让全国70%以上的成年人接种疫苗,推动就业增长,并在两党基础设施法案方面取得进展。美国在阿富汗的最后几天的一切都打破了人们的想象。” 

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周日发表声明指,“目前,我们正在完成一系列步骤,以确保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的安全,使美国和盟国人员能够通过民用和军用航班安全离开阿富汗。在接下来的48小时内,我们将把我们的安全存在扩大到近6000名士兵,任务完全集中于促进这些努力,并将接管空中交通管制。”声明称,“明天和未来几天,我们将把居住在阿富汗的数千名美国公民,以及美国驻喀布尔特派团的当地雇员及其家人和其他特别脆弱的阿富汗国民转移出该国”。 

声明续指,“而且,我们将加速疏散数千名有资格获得美国特别移民签证的阿富汗人,其中近2000人已经在过去两周内抵达美国。就所有类别而言,已通过安全审查的阿富汗人将继续被直接转移到美国。我们将为那些尚未接受审查的人找到更多的地点。”另据了解,布林肯周日分别与澳大利亚外长佩恩、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德国外长马斯和挪威外长瑟雷德就阿富汗的发展,包括安全局势进行了交谈。他们还讨论了为使本国公民获得安全和协助弱势的阿富汗人所做的努力。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