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手起刀落 相声脱口秀在劫难逃

近日中国文旅部发布通告将加强脱口秀、相声、话剧等节目的内容审核和监管,若是线上播出,则由专人监看审查,即时删除不合适的内容。消息一出引发不少网友批评当局“什么好就糟蹋什么”。有观点指,尽管脱口秀大部分都以娱乐为主,但不可避免地会触及一些社会问题,在当今网络审查愈加严格地氛围下,民众的话语权不断被收窄,脱口秀和相声也在劫难逃。

综合陆媒报导,中国文化和旅游部14日晚间发布《关于深化放管服改革促进演出市场繁荣发展的通知》指出,将强化重点演出类型监管与演出题材审核。

当局列为重点监管和审查的对象包括:对小剧场演出的脱口秀、相声以及话剧等语言类节目,做内容审核和现场监管;对电音类、说唱类节目,演出现场的萤幕内容以及互动环节检查;对沉浸式演出活动,加强演出全程审核,防止出现宣扬封建迷信、淫秽色情及渲染血腥暴力内容;针对在LiveHouse举办的营业性演出活动,要依法办理报批手续,确保纳入监管。

那些消失耳环纹身还有歌词

事实上,当局近年来已经对明星艺人以及各类综艺节目做出诸多限制,比如对一些年轻男明星的耳垂进行了模糊处理,以免他们的耳洞和佩戴的首饰给这个国家的男孩树立过于女性化的榜样。足球运动员要用长袖遮住纹身。说唱歌手只能用和平与和谐来押韵。

尤为典型的是在歌唱类的综艺节目,大量被更改的字幕和删减的歌词让网友们感到“极度不适”。在今年湖南卫视的《歌手·当打之年》中,台湾歌手徐佳莹演唱老王乐队的《我还年轻》。原歌词是“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支烟”。电视上出现的却是“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只眼。”

华晨宇的《神树》歌词改动更大,“太多生命无一幸免”改成“太多生命无疑心愿”;“拆碎这座万籁的牢房”改成“拆碎这座万籁的老房”。当时有网友吐槽称,一首关于环保的歌曲,硬是变成了拆迁办宣传曲。

周深翻唱朴树的《Baby,До свидания(达尼亚)》也出现了改词情况:“我猜有个混账”变成“我猜有人慌张”;“是无边的空虚悲哀”变成“是无边的空旷悲凉”……

在热门曲歌词被改榜榜首,还有曾红极一时的《野狼Disco》,原歌词有狄更斯式的“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前面哪里来的富二代/我拿脚往里踹。”现在全网宝石Gem原唱版的音频中,则变成“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爱的时代/前面哪里来的大井盖/我拿脚往里迈。”

概括的说,当局正在打造一本敏感词字典,而无论是歌词还是文学作品中那些不够正面的表述就会被“正能量”代替。

现在,终于轮到了脱口秀和相声。有网友称,“早就预感到这一天,在中国,即使是娱乐,也是不能尽兴的”。还有人反问,“说好的文化自信呢?”

近年来,脱口秀节目比如《吐槽大会》等流量激增,这些节目中对明星们的吐槽七分是假三分是真,着实抓住了观众的胃口,加上吐槽者的机智反应和风趣幽默,迅速在各类综艺节目中占有一席之地。但这类节目中不可避免的谈到一些敏感的社会问题,“擦边球”事件难以避免,也就成了当局不得不重视的问题。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