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中的黑道 中共“酷吏”傅政华案黑幕重重

中纪委3月31日通报的中共高官傅政华犯罪情形几近黑道运作。

深知中共运作的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曾批评中共自己已沦为黑帮集团,而总书记习近平完全成了一个“黑帮老大”,“全党围著一个人转,这还叫政党吗?早就不是政党了,他就是一个黑帮老大。”

但是傅政华的这个“黑帮”,运作的方式更奇怪,像似“黑道中的黑道”,至少当局给他赋予了这样一种“特性”,且看中纪委给傅政华所定的罪名:

罪名之一,“参加孙力军政治团伙,拉帮结派,结党营私”。中共明文规定,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孙力军最高官阶为公安部副部长,而早于他就已上至高位的傅政华曾经是前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正部级;司法部部长。傅如何心甘情愿屈就于孙,参与了后者的团伙,向后者输诚,令人费解。

罪名之二,似为罪名之首:“从未真正忠诚于党和人民”,尤其令人费解,中共有中共的规矩,到习近平时,中共规矩更严,连“妄议中央”都成罪,傅氏既然“从未真正忠诚于党和人民”,何以在府上卧薪尝胆良久?

正如一网友指出,党官无需人民选举,人民又无权提拔他,无需忠诚于人民,忠诚于党,则至关重要,但是傅氏既然从来都没有忠诚过党,党怎么会提拔他当部长,而且是掌握刀把子的部长,而且当了十几年?特别有严禁“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之戒条,作为一党党魁的习近平,如何眼皮底下轻易滑过如此人物?习近平纵然可以“日理万机”,不能时时盯着,那么多的亲信,近卫,都做什么去了?让一个只不过加入下级“政治团伙”的人一步步爬至高位,久留高位,最终成为上至习近平下至全党痛斥的公敌?这个党到底怎么啦?

罪名之三,“长期结交多名政治骗子”,这也是一条让人惊骇的罪名。政治骗子,这几乎是一个新词,在毛时代,反党、反革命,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等等,很干脆,现在使用政治骗子这一近乎贬斥黑社会成员的词语,到底是党变质了,颜色越来越深了,还是黑帮们招摇过市,在党内大行其道,以至于形成政治骗子集团。政治骗子集团到底有多少成员,中纪委通报隐而不语,骗子们官位到了哪一个级别,隐而不语。然而,使用“长期结交多名政治骗子”一语,让人对中共全党的成色很惊悸,一则时间上,给人感觉掌握着刀把子的傅辈们曾经在一个长时间段通行无阻;另一个感觉傅辈的政治骗子已不是一个两个,是多名,已形成集团、且有燎原之势。而且有点倒金字塔形,职务高的加入职务低的组成的团伙,那孙力军团伙中或许还有更高的高官也很难说。

罪名之四,“长期违规领用和携带枪支,形成安全隐患”,这一点与之前官方谴责孙力军的颇为近似,令人疑惑的是,两位都是掌控刀把子的,携带枪支也违规了?这里透射出的倒是后一句话,大约党魁对傅和孙的忠诚度起了疑心后,想起他们曾经自由携带枪支,有点后怕,故形成安全隐患。

再后面的罪名大多是与贪腐有关的,几乎是中共落马高官的通用罪名,也往往是最后“法院”刑事定罪时使用的罪名,法院给高官们定罪时,与“政治”呀,“团伙”呀有关的罪名,也就是真正倒台的“党内罪名”往往就消失了。

关于傅政华这件事,旅美作家苏晓康在题为“黑道出事了”一文有评论:“压迟了两年多,北京才法办‘孙立军政治团伙’的首脑傅政华,‘团伙’是‘黑道’同义词,而这个团伙跟‘武汉病毒’的扩散全球有关,也许正是延后处理的原因……“不知该文为何要把傅政华列为孙力军政治团伙的”首脑”?

作者在这里所说这个团伙与“武汉病毒”有关,因为2020年4月19日中纪委公布孙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特别在简历中列出“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州立大学公共卫生和城市管理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公共卫生硕士学位”一条,孙力军大约也因为中共高官中少有的公共卫生硕士学位,成了代表公安维稳系统成为“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指导组”成员。

孙力军2020年4月19日落马前的2月份亲自前往新冠疫情严重的武汉“查勘”,为习近平3月10访问疫区部署。3月5日孙还在武汉介绍两名女警“火线入党”。四月份,突然被拉下马了,当时据传说他有向海外传递疫情消息,因此中纪委通报时有所谓“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擅离任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资料”罪名。

但是,这个涉密或者泄密说与其他的罪名后来都秘而不宣,当局最后是不会出来提供证据的,傅如同孙,甚至更高级的中共党员一样,最后统统以贪污贪色之类的罪名起诉,至于领导人怀疑的对其不忠等要害的罪名,是不好对外言说的。

还有,傅政华是公认的“酷吏”,正的,反的,恨他的人很多。酷吏者,为主子竭尽犬马之力的,最后没想到,竟被打入自己的下级孙力军政治团伙。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