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民请命书爆封城惨状 作者吁当局结束人道灾难

前段时间,在网上发布公民请命书(要求中国当局停止运动式防疫措施)的上海浦东居民季孝龙,在接受美媒采访时称,上海封城,这在历史上是第一次。在这次封城中,“有人死亡了,有人自杀了”,他呼吁中国当局,尽快结束这场人道灾难。

自由亚洲电台4月5日专访了季孝龙。在采访中,季孝龙讲述了在上海封城期间的亲身经历。

季孝龙称,他所住的浦东区仁恒滨江园,早在官方宣布封控的3月28日之前就已经封闭。小区里有需要定期去医院就诊的,在微信群里苦苦哀求,但小区居委会要一层层汇报上去。等到准许以后,已经好几天过去了。还有人放不下尊严,不愿意去哀求,那就忍着病痛。

季孝龙表示,小区有很多外籍人士,对封控管理不满。他说:“有一些调皮的外国人,他们不服,试着逃出去,然后又被抓回来。然后他们特地加固了围墙,把小区的大门全部用很高的铁皮封起来,用电焊焊”。后来,相关照片在网络曝光,小区居委会被迫撤掉了,解禁了一天。但第二天又被封掉了,而且不用铁皮,用的是木板。

据悉,季孝龙所在的仁恒滨江园内居住着很多金融高管,比邻上海最高的建筑“上海中心”。从他家里看出去,能看见宽阔的黄浦江和上海的另一个标志,东方明珠塔。封控之前每当休闲的时候,他会和他的韩国籍妻子一起在江边散步或骑自行车。但现在这一切都停止了。

季孝龙嘲讽,现在小区里面走的都是一个个“安全套”,“防护服,就像安全套,非常丑陋。他们就像红卫兵一样,这个小区就像他们的一样。我们要躲着,他们可以公开出来走来走去,散步。他们看到我们住客也不是特别友好,吆来喝去的,这些被抽调到这个小区来的人,强迫我们接受他们为人民服务”。

季孝龙还称,对于上海封城,中国国内舆论有两种声音。刚开始还有80%的人支持,或者不敢说话,但一个星期之内,现在80%的人都反对这种严厉的封控措施。

季孝龙直言,可能有20%的党员或者是公务员,或者他们的家属,一直在微信群里试图掩盖真相。比如,有人抱怨一句,他们立马把那种今天买什么菜啊,明天买什么面包、西点啊,这些信息全部覆盖上去,不让别人看到这些抱怨的信息。

在防控情势下,季孝龙所在的小区和其他一些小区自发地形成了自治小区,居民们分享各自的食物,谁家缺个盐,缺个姜,都自发地放在小区里边,或者一栋楼的某个角落里。大家去拿,各取所需。

季孝龙指出,开始基层的防疫人员十分强势,命令式地工作。但在封城一个星期以后,他们其实比我们居民更加疲劳。他看到,在别的小区里边,有人被居委会不小心拉扯,有老人被他们强制性地要求去核酸检测,死在路上。居委会人员推卸责任,躲、逃,然后还封居民的口。

虽然如此,季孝龙仍对他们怀有同情心。他认为,这些人是被迫的,他们恐慌了。因为上海封城这是第一次,历史上上海开埠以来第一次。就连日军当年侵华、占领上海的时候,也没有让这个城市停下来。

在请命书发出两天后,季孝龙又通过社媒发出了一封《告全体公职人员书》,在这封信中,他没有提出罢免官员的说法。

季孝龙说,他提议解除上海党政官员的职务,是希望他们能够反省,要有自主意识。“如果这个工作他们干不下去,他们应该离职,应该罢工”。

季孝龙说:“一开始我会埋冤、愤怒,因为有人死亡了,有人自杀了。”但我还是不得不同情他们,因为他们是碰到了几百年未遇的人道主义灾难,碰到了北京空口白牙的指令,清零政策。他说:“我很希望我的请命书能够放到习近平先生的桌子上,放在每一个政治局常委的面前。”

季孝龙的请命书

4月2日,季孝龙在微信、推特等社媒平台发布请命书《速停运动式防疫,纾困解难发救济》。

请命书中称,上海市疫情在“动态清零”政策指导下,封控已近一个月,百业凋敝,市民及外来务工人士生存面临巨大困境,数位年老体弱者因缺乏及时医疗救治而殒命,在如此长期高压举措下已出现多起自杀事件。

请命书要求立即解除本届政府党政官员职务,另外选出上海本土官员进行防疫,暂停“静态清零”政策,对居民发放补贴等。

季孝龙的请命书在海外热传,很快他的微信号被官方封禁。同时季孝龙收到中国当局的警告,要求他删帖、闭嘴。

据公开资料,季孝龙早年曾留学新加坡等地,在法国巴黎担任过外企高管。2018年,季孝龙因为受到假疫苗事件的触动,发起“厕所革命”,公开发表对政府政策的反对意见。他因在公共厕所的门上写下“打倒共产党”的字样,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半,今年2月才走出监狱。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