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语研究生给翻译新书打差评 竟被人追杀到学校

法国剧作家博马舍说过:“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3月31日,一位豆瓣用户因给一本翻译新书差评,被译者好友举报到学校,最后迫使该学生公开道歉。此事引发网络热议,“我们是不是没有批评的权利了”也登上微博热搜。

3月16日,豆瓣用户@高晗给韩烨翻译的《休战》点了“在读”状态打了两星后,评论道:“机翻痕迹严重,糟蹋了作者的作品,还是老话,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希望出版社至少找西语科班出生的译者翻译这些名家。”

17日,韩烨发帖表示,作为非科班出身的译者,愿意虚心接受所有人的意见,但“机翻”属于职业道德问题,如此说法近乎人身攻击。 

随后此事引发了网友们的意见交锋。有人认为,高晗的说法只不过是一句比喻,类似于骂烂电影“拍出来肯定是为了洗钱”一样,何必如此玻璃心。也有人认为,高晗的评论就像是一个人辛辛苦苦写的毕业论文被说抄袭,谁都会不开心。 

令人意外的是,本是一场网络口水战,没想到竟有人较起了真。一位自称韩烨好友的网友A直接将高晗举报到了其就读的学校。网友A在举报邮件中力挺韩烨,他说:“作为译者的知情人,加上对她从事工作相关情况的了解,我完全可以以本人个人的人格与名誉担保:《休战》一书的译文全部出自韩烨的用心移译,可谓眼到手到心到。” 

他还指责高晗严重不实言辞的后果,造成了译者无故被冤枉,跟风者以恶意形式打低分,使得译者个人声誉和出版社的名声都遭受了不良影响和损失。 

邮件结尾,A称,如此做法是为“挽救失足学生,不失为教育之初心。” 

27日,高晗在网络发布了一封道歉声明,表示“自己在豆瓣发表了不当言论,经批评教育后,删除短评,并向韩烨女士和出版社道歉。” 

有知情人士透露,此事闹到学校,惊动了学部,所以高晗的系主任找她谈了,并未涉及出版方威胁。

此事随后也在网络进一步发酵,有微博实名用户@卢诗翰发表了“我们是不是没有批评的权利了”话题标签,一度冲上热搜。 

卢说:“说一本书翻译的不好已经超越了读者的权利,

敢情现在作为读者连说一本书翻译得不好的权利都没有了。深刻感觉,目前各个平台对于差评越来越重视,差评的权重影响也越来越大,往往直接影响排名。但对于观众,读者,用户们来说我们是不是越来越没有批评的权力了。” 

有知名历史博主表示:“一个西语专业的学生因为不喜欢一本书的翻译,被追着在网上和现实里进行打压。这件事的本质除了欺侮弱小我不知道该怎么定义,因为我敢保证如果打差评的是我,你们这帮人绝对不敢这么横。”

也有漫画家表示:“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天天逼逼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但是,真批评到他们身上,他们就立刻翻脸呲牙,所以说,这样的人,不能算知识分子,只是一群拉帮结伙的文化流氓,有些人甚至连文化都没有,就是一群流氓!”

《休战》事件还在网络引发一场“一星运动”。“一星运动”,即大量用户给一部作品打“一星”(评分系统中的最低分),来表达对图书虚假宣传抗议。

涉事图书《休战》是乌拉圭作家马里奥·贝内德蒂的第二部长篇小说,作者在本书中塑造的女主人公阿贝雅内达,曾被文学评论界称作“拉美叙事文学创造的最动人的女性形象之一”。译者韩烨曾在西班牙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西班牙艺术史系读硕士。高晗为北京语言大学研究生。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