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防疫一弛一张 两种价值观和制度的激烈碰撞?

继西安之后,河南禹州、安阳再遭封城,多个城市局部被封,1400万人口的天津也在封城阴影笼罩下。封城引发的次生灾难以及人道危机让国际社会和越来越多中国人反思中国的清零政策。 

与此同时,美国的抗疫方式及每日新增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病例也让国际舆论,尤其让许多中国人感到万分不解。 

中国官媒称“美国抗疫从失败走向失败”,社会民不聊生,医院不堪重负,正在形成“一场真正的人道主义灾难、更是人权灾难”。美国疫情猖獗已近两年,美国人民真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美中抗疫是两种无法交集的平行空间,背后有怎样的价值观和制度的冲突?“不自由勿宁死”与“好死不如赖活”,你到底要哪个?

美国资深媒体人魏碧洲认为,美国人的生活尽管受到影响,但都是基于他们自己的意愿和选择。人们的生活、每天的安排并没有受到政府的强迫。何况很多媒体没有弄清数字背后的意义就对数据断章取义,这是对美国疫情的误解。 

魏碧洲说:“就整体情况来讲,美国人本身生活重要的核心:上班、上学、买菜、购物,等等这的确当然受到影响,绝对无可否认的。但是这影响完全是个人自愿的,没有人强迫你说今天不准买菜,没有人强迫你几点钟去买菜。学校上课与否和家长之间的沟通都是在密切进行的,都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跟学校反应的。所以从很大一部分程度来讲,的确受到影响。美国的经济也受到影响。可是呢,都是按照个人、自己的意愿在做的。美国这边自己的联邦跟地方之间有权力上的制衡和冲突,这个是已经早就存在的事情,所以遇到任何事情都会产生联邦权力和地方权力的分割,每个州的民情风俗都不一样。总体来讲,不管地方或者是联邦都是在尊重个人选择的情况下所一个出发点。即使要强制戴口罩、打疫苗都会收到宪法和法律上的挑战。至于刚才提到的数字性的东西,现在两年下来了,媒体对于报道这件事情几乎已经开始产生麻痹了,并没有自己把这个数字或者背后的意义去说清楚。” 

前美国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病毒学研究员林晓旭认为,中国政府用行政手段清零的做法无异于把人当作动物,忽略了人的自救能力和人道损失,缺少了秩序和人们正常的精神状态的一个社会不能称之为正常持续发展的社会。 

林晓旭说:“其实人类过去根本就不敢想象呼吸道疾病能够从行政手段上清零,这是做不到的一件事情。更何况现在COVID病毒传播力这么强,这其实是个不可能的任务。中国政府现在清零的做法实际上是中国政府基于他们多年的动物防疫的经验推到人这边来。因为从动物防疫的角度来说,并不考虑这个动物是否有自我救助的能力,也不需要考虑药物到底有多大的副作用,也不用考虑他们会不会精神崩溃。这么多有可能染病的猪、鸡,你把它迁到一个地方马上隔离起来,作为一个饲养主单方面就可以决定的,一夜之间就决定把鸡捕杀。就是只要你考虑了经济,我愿意承受多大的损失。政府做决定很简单,或者说饲养主做决定很简单,只要下定决心做,我愿意承担一定程度的损失,就可以了。但是如果把这样一套模式推向社会,带来社会性的、次生的人道灾难就会非常严重。你完全忽略了人们自己的能力,而且从科学角度上来说,也完全排斥了自然感染带来的自发免疫力,人们通过其他不同的手段能够带来的自救的、提升自己免疫力的能力。而且整个社会的运作也不完全依赖于科技,或者医学技术方面的发展,某个疫苗、灵丹妙药的出现。整个社会的运转需要正常的社会秩序、正常的谋生手段、还有人们自足的渠道、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人们正常的精神状态,这一系列都要到位,整个社会才能正常持续的发展和生存。” 

魏碧洲认为,中美抗疫的方式不同,不能简单用“价值观”不同来概括,更多是基于对人的尊重不同。美国政府相信老百姓有自主选择、作出判断的能力,因此美国政府更多地就是提供疫情的可靠信息,而不是强制每个人每天应该在哪里、应该做什么。 

魏碧洲说:“这就是根据对于人的尊重不同。实际上全世界大概只有中国在搞清零政策了,每个国家都在认真思考(与病毒)共存这个议题。一直是这样的,小儿麻痹症、肺结核,我们都是与病毒共存的结果,并没有因为这个样子把小孩子全部锁起来。在美国来讲,基本上以尊重人为主,国家政府提供足够的信息,这个病该怎么治、这个病会怎么传染,它提供足够的信息,然后老百姓自己去做选择,没有人让你去做什么、不做什么。我们今天去超市买菜,人很少,并不是因为政府不准你买菜,或者规定这家今天买,那一家后天买,没有这样的政策。是个人自己意识到我去超市可能会排队,可能会遭受感染,所以我今天不去,或者少买一点。是这种自律的情况下让我们看到,不管是经济生活减慢也好,或者是生活重心慢慢改变,这完全是自己吸收报纸、电视、网站各种咨询之下,大家做出来的选择。” 

林晓旭担忧,中共的抗疫方式反映出其对社会个人的长期洗脑之下,只把人当作一个数值对待。 

林晓旭说:“中共希望把老百姓洗脑以后让他们觉得他们真的是在战时状态,对病毒进行战争。这其实是很荒谬的,人即使是连人这个层面的敌人都不一定能消灭掉,更何况是微观的病毒呢?病毒有自己的流行规律,就像大海啸,该来的时候,你能够说‘我战胜海啸’吗?所以很多事情是非常荒谬的,在共产主义无神论的思想下,长期渲染,人们已经被剥夺了人性的基本判断,包括因为疫情给很多人带来的不必要的摧残,丧失一个基本的悲悯之心,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所以这里面确实牵扯到基本的道德价值观问题。很多老百姓在中国长期洗脑之下,认为人只是一个数值,只需要从功利的角度去看。”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