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赞邓小平 不提习近平 党媒人民日报文章惹疑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日前刊出“改革开放是党的一次伟大觉醒”长文,借着学习19届6中全会通过的重大历史决议的名义,高歌“改革开放”,赞颂“伟大的觉醒者”邓小平,与近年来所有歌功颂德的雄文明显不同的是,全文不提习近平。文章刊出几日来,引起议论。

上月中共六中全会通过的第三个历史决议,普遍认为是为习近平量身裁衣,名义是“历史决议”,却对中共历史人物毛泽东、邓小平以及江泽民胡锦涛的评价只用了不到三分之一篇幅,而对正在执政的习近平使用了三分之二以上篇幅赞颂。 

不过,与19届6中全会会议公告略有不同的是,历史决议对文革部分恢复了邓小平第二个历史决议所做的定性,但有意不提邓小平主导时期最重大的事件:反对个人崇拜,取消终身制,也不提习近平第二届任期开始时突然发动的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修宪”。因此,外界有分析猜测,在讨论第三个历史决议时中共党内曾发生激烈辩论,最后使得把文革前三十年与文革后三十年等量齐观的习近平的指导思想没有得以体以体现。 

许多人对这一“历史决议”重申否定文革欣喜若狂,学者于建嵘却以为,文革之所以要否定,这在于它有如下特性:政治,1,终身任职;2,领袖崇拜;3,个人专权。社会,1,以言治罪;2,派系争斗;3,废除法治。经济,1,全面计划;2,禁止私营;3,抵制外资。文化,1,反对多元;2,样榜独尊;禁忌盛行。 

另有学者指出,六中全会实际上否定了改革开放。莫之许发推表示,六中的十个坚持中没有改革开放,不仅意味着改革开放在党国的地位仅仅是阶段性的策略,或术,而不是立党之本,而且从内容来看,实际上是不明说的公开否定。 

那么,人民日报这篇刊载在据指被头版还重要的理论版的文章,紧紧抓住19届6中全会通过的历史决议中“改革开放是党的一次伟大觉醒”一句话展开论述,强调在“重大历史关头”,邓小平“毅然决然地作出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创立了邓小平理论”,文中九次提到邓小平,一次提到江泽民,说他创造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一次提到胡锦涛科学发展观,说他“成功地在新形势下坚持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如此强调改革开放,突出邓小平,不提习近平,是否意味着中共内斗加剧呢?独立学者邓聿文认为,不要由于该文没有出现习的名字就激动不已,“以为这是释放出某种习地位不保的重大信号。可是该文是学习六全心得,而六全把习捧得高高的……”但也有人认为人民日报文章是一种曲笔,在习近平独裁的背景下,也只能在学习六全精神的名义下,发表实质性否定习的见解。六全愈是把习捧得高高,此文愈要凸显改革开放这一“伟大觉醒”对中国的重要。  

该文最后以 “我国实现了从生产力相对落后的状况到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的历史性突破”,点出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伟大成就”以及江胡对邓路线的延续:2001年,中国在江泽民主政时期入世,2010年,中国在胡锦涛主政时期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也不忘补充19届6中全会对习近平“伟大成就”的总结:“推进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的伟大飞跃”,但“伟大飞跃”似乎显得很虚拟。 

有分析认为,很难想象党媒人民日报的文章会有意忽略总书记习近平,但大谈改革开放却不提习的名字,与近几年的颂文风格相比,令人觉得怪异。 

文章最后结尾时一句本是官话,味如嚼蜡:“历史雄辩地证明,改革开放是党和人民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是决定当代中国前途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可用在这里更像是谆谆警告。  

香港时事评论员林和立亦觉得奇怪且罕见。他对自由亚洲表示,文章开首虽然有引述第三份历史决议,但全文却对习近平只字不提,可能性有两个:文章只想集中探讨改革开放的历史,或是借此指出习近平对改革开放“没有贡献”。就算不是反习,也是对习与邓小平背道而驰的路线表示不满。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