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统计局:逾200万人无法负担医疗费用

不断上涨的自付医疗费用破坏了澳洲的“免费”医疗体系,澳洲统计局数据(ABS)显示,今年有超过200万名澳洲人看不起病或没钱买药。

据先驱太阳报12月4日报道,澳洲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有90.7万名澳洲人因为药价太贵而没有按处方购买他们所需要的药。另有63.2万人因为费用问题而选择不去看全科医生(GP),62.6万人因为付不起看病费用而不去看专科医生。

数据还显示,220万名澳洲人因同样的费用问题而选择推迟看牙医。

官方数据显示,三分之一的患者看全科医生面临高达40澳元的差额费用(gap fee),另有三分之二的患者看专科医生则需要支付88澳元左右,许多人每月要支付的补贴药物差价高达41澳元。X光和扫描的差额费平均为110澳元,但最高可达1000澳元,而验血的自付费用平均为23澳元。

对于患有慢性病的人来说,这些费用可能会更多,因为他们每个月都要看好几次医生,还要接受扫描、检查、吃药等等。其中花销最大的是癌症患者,每年数以万计的癌症患者不得不使用养老金来支付医疗费。

除此之外,根据澳洲消费者健康论坛(Consumers Health Forum of Australia)的最新报告,澳洲50%的癌症患者的自付费用超过5,000澳元。

澳洲医学杂志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有私人医疗保险的患者的自付费用几乎是没有保险的患者的两倍。

澳洲乳腺癌网站的研究显示,私人参保的乳腺癌患者平均要自付的费用为7000澳元,即不包括Medicare或私人保险,而未参保的女性患者则仅需支付3000澳元。 

澳洲健康与福利研究所发现,2018-19年度,澳洲人的自付医疗费用总额已超过310亿澳元。医疗成本增长的关键原因是,自1995年以来,Medicare补助的增幅仅为工资、通胀和医生费用增幅的一半。此外,联邦政府决定冻结2012年和2017年的医保理赔额度。

报道引述消费者健康论坛发言人Mark Metherell表示,“对医生和消费者来说,医疗保险福利的实际价值长期下降是定时炸弹。”

反对党卫生发言人Chris Bowen表示,这是一个可怕的事实,澳洲人的医疗保健费用从未比现在高过。“我曾经称Medicare为全民医保,但当超过60万人负担不起看全科医生的费用,家庭自付费用的总额超过310亿澳元时,这就是个谎言。”他说。

卫生部长Greg Hunt的发言人说,患者刷医保卡(bulk billing)的比例达到了创纪录水平,高达87.5%。“我注意到,因费用原因而延迟就医的患者比例已接近历史最低水平,从2013-14财年的4.9%降至2019-20财年的3.7%。尽管政府设定了Medicare规定金额,但全科医生及其诊所是私营企业,可以自由决定其服务价格,包括是否刷医保卡或收取共付费用。”发言人说。

据了解,澳洲医学协会(AMA)建议全科医生从11月1日起将每次出诊的费用提高1澳元至84澳元,专科医生收费从182澳元提高到185澳元。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