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的烦恼

中共在经济上的烦恼很多,吃肉的烦恼只是其中之一。2019年全国肉价暴涨,2021年又全国肉价暴跌,类似的现象上个世纪农村改革之后就出现了,中共那时曾为此十分烦恼。40年过去了,同样的烦恼依旧存在。7月19日,国家发改委表示,必要时将会同有关部门加大调控调节力度,防止生猪价格大起大落。中共当局虽然现在自称“无所不能”,连国际社会的规则都想主导,却连一个小小的、并不复杂的吃肉的烦恼也解决不了;相反,因为它与美国打大豆战,导致民众为吃肉付出重大代价。 

一、从肉价暴涨到肉价暴跌 

2018年,中美开始经贸谈判。中共为了给川普总统施加压力,宣布停止进口美国猪肉,又因孟晚舟案停止进口加拿大猪肉。为补充国内猪肉供应,中共决定改从俄国进口,结果从俄国高价进口的猪肉却带进了非洲猪瘟。中国爆发非洲猪瘟后,大批生猪死亡;同时,养猪户为避免因猪瘟遭受损失,提前宰杀大量存栏生猪,全国的生猪存栏量因此减少了六成。 

生猪存栏数下降,自然会造成第二年的生猪供应量减少。果然,2019年全国猪价开始暴涨。2019年8月,国家统计局的消息称,当月上旬猪肉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五成;8月中旬的十天内,猪肉价格又急升16%。民众大喊肉价太贵,吃不起猪肉了,各地都有人在抢购猪肉。于是各地政府奉命打响了“肉价保卫战”,共有29个省下发了20多亿“买肉钱”,以补贴城市消费者。尽管如此,到了当年9月,生猪出栏价已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猪价上涨后,养猪户逐步扩大了饲养量,但肉价涨得比猪的生长速度快。据农业农村部的监测数据,2020年7月,全国猪肉平均价格涨到每公斤56元的最高点。 

紧接着,2021年年初,全国肉价开始持续下跌,这意味着养猪亏损期即将到来。果然,据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发布的数据,2021年6月21日,全国生猪价格跌到每公斤14元,仅及2020年7月肉价峰值的四分之一。这时大喊吃不消的变成了养猪户,肉贱饲料贵,许多养猪户和养猪公司赶紧把存栏的生猪屠宰上市,以减少亏损。据发改委分析,按目前的生猪和饲料价格推算,今后生猪养殖平均每头要亏损804元。 

目前中国的生猪存栏量正在急剧减少,而明年开始猪肉短缺将成定局,然后肉价将开始又一轮暴涨。为什么中国的肉价象“过山车”,高时高得令消费者咋舌,低时又低得令养猪户“吐血”? 

二、猪粮比价决定生猪供应的周期性波动 

生猪的饲养过程中会发生出栏量的周期型波动,养猪户饲养猪的多少,直接受饲养成本的影响。养猪户一般的料肉比是3.2比1,一头猪吃3.2斤饲料才长1斤肉。饲料贵而肉价低,他们会亏本,自然就减少饲养量;反过来,饲料便宜肉价高,他们就增加养猪的数量。另一方面,生猪出栏多,肉价会下跌;生猪出栏少,肉价就上升。所以,养猪户必须同时关心饲料价格和肉价,以此来判断自己应该增加饲养量来扩大收益,还是减少饲养量以防止亏损。 

指挥养猪户增产或减产的市场信号是猪粮比价,也就是生猪出栏价格和饲料价格的比率。这个比率的变动原因比较复杂:饲料价格除了受国内饲料产量高低的影响,还受到进口饲料数量多少、价格高低的影响;而生猪价格既与饲养量和出栏密集度有关,也与进口猪肉的数量有关。如果大量养猪户同时增加养猪的数量,饲料需求大增,饲料价格就会上涨;反过来,如果大量养猪户同时减少饲养量,并且把存栏生猪清空上市,饲料价格和肉价就会同时下跌。 

饲料种植和生猪养殖都受农业的自然周期约束,饲料不能今天种明天收,而猪也只能一天一天地慢慢长。饲料种植面积和生猪入栏数量的增加,虽然会根据价格变化而调整,但饲料供给量和生猪出栏量通常会推迟半年到一年才改变。这样就出现了价格变化在先、生猪供应变化滞后的时间差。这种时间差会导致生猪存栏数量出现周期性波动,这种波动被称为“生猪周期”。 

“猪粮比价—生猪周期”是经济研究中的一个老题目,早在一百年前德国的A. Hanau以及波兰的S. Schmidt和S. Mandecki,就出版了分析生猪价格和生猪周期的书。但那是市场经济情况下的研究结果,对曾经30多年实行计划经济的中国并不适用。也因此,中共当局和中国消费者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完全没有这样的概念。中国大学里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只讲一些马克思的理论,对理解现实经济的运行毫无益处。 

三、中国:从物价稳定到肉价波动 

中国民众的主要肉食消费是猪肉和家禽,所以肉食价格直接关系到民生,特别是升斗小民餐桌上的食物。可以想见,猪肉价格的波动幅度对物价涨跌具有重大影响,稳肉价就是稳物价。今年以来中国的猪价暴挫,虽然工业产品的价格暴涨,但消费者的食品价格因肉价下跌而涨幅有限,因此肉价暴跌短时期内冲销了通货膨胀。但今年下半年,可能肉价就要开始快速上升,于是肉价推动通货膨胀将成为明年当局最头痛的难题。 

这样的问题在市场经济国家不见得那么严重,因为肉价从来就是波动的。但在中国,生猪周期却成了个大问题。这个问题的根源,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残余影响和政府盲目应对的不良后果。中共在计划经济下,曾经长时间冻结工资和物价,从1960年代到1977年,由政府集中管控的全国各机构、企业的工资没涨过1分钱;猪肉价格虽然多年不变,但通过凭票供应来限量购买,以至于很多低收入家庭凭票买肉时宁可只买肥肉,好炸点猪油改善菜蔬的口感,为缺肉的家人补一点油腥。这种严格管控也养成了民众对肉价长期稳定的印象,而当局则不得不承诺稳定物价。

在经济改革初期的80年代,农村改革逐渐瓦解了计划经济对农民的冷酷盘剥,农产品开始进入市场经济下的自由交易,农民进城直接销售自己的农产品,于是市场价格左右了农业生产。但也因为市场价格的必然波动,肉价开始冲击城市居民的生活。1985年,中国出现了中共建政以来的首次“猪粮比价—生猪周期”,猪肉价格随生猪周期而上涨,到了1987年底上涨幅度越来越大。 

当时,对经济问题有话语权的保守派“大佬”陈云,以及追随他的国家计委对“猪粮比价—生猪周期”一窍不通。他们认为,物价上涨就是经济过热,必须采取强硬的紧缩措施来稳定物价。而这种做法,恰恰迎合了民众对物价应当稳定不变的认知。当时我为国家体改委研究所撰写《1987年中国经济发展报告》时,专门分析了猪粮比价,用数据证明肉价波动系正常的经济现象,不应恐慌。对农业非常熟悉又理解市场经济规律的赵紫阳阅后,立即批给新华社的《国内动态清样》刊登。随后,1988年初,新华社记者曾对我做过专访,在《人民日报》报道了我的这些分析。这是1949年以后,中国第一次讨论生猪周期问题。 

四、依赖美洲大豆,进口价格影响中国的生猪周期 

进入本世纪以后,加入世贸组织带来的出口景气使得经济繁荣,提升了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对肉食的需求大大增加。2018年,全国的猪肉消费量达到5,540万吨,是1978年的7倍。如此迅速上升的猪肉需求自然会带来饲料紧张,但中共找到了一个办法来增加饲料供应。中国的外汇储备增加以后,开始大量进口饲料。进口饲料中最主要的是大豆,大豆先用于炼取食用油,豆油占大豆重量的二成,剩下的八成豆粕就用来制作成猪饲料。豆粕属于优质高蛋白饲料,养猪户的料肉比最低。 

2003年至2004年粮食年度,中国的大豆进口量首次超过国内产量,达到2,074万吨;2007年至2008年粮食年度,大豆进口量增加到3,782万吨;而到了2017年至2018年粮食年度,大豆进口跳升到9,350万吨,10年间增加1.5倍。就这样,中国在短短20年里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全球大豆出口量的六成以上都被中国买走了,每年需要进口1亿吨上下。即便如此,从2007年到现在,中国的生猪养殖户仍然逃不过生猪周期。2008年、2013年及2017年出现过3次行业型亏损,如果不算2018年非洲猪瘟造成的意外,今年是第4次,也是最严重的一次。 

中国为什么不自己种植大豆,解决饲料短缺呢?大豆是一种低产农作物,它只能贴近地面生长,产量不高,因此种大豆收益也不高。如果中国停止饲料进口,改为国内大规模种植大豆,结果会怎样?我做过计算,中国如果要靠国内大豆种植来保饲料粮,需要占用至少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耕地,那就会造成口粮严重不足。所以,在耕地总面积有限的前提下,要保口粮就没法大规模种植大豆,只能进口大豆作饲料。 

进口大豆的数量太大,中国的肉价就受到国际上大豆价格波动的影响。而大豆的进口来源地高度集中,美国、巴西和阿根廷占九成以上。中国要想相对稳定肉价,就既盼望这几个主要大豆出口国没有灾害,又希望大豆进口贸易顺利。这两个条件里有一个变化,大豆进口价格就会明显涨落,而饲料价格则上下颠簸,中国人的肉食价格就会跳动起来。 

五、被中共挟持的猪肉 

为什么去年中国的生猪价格暴涨,今年又如此暴跌,然后明年肯定暴涨?原因是,猪肉被中共挟持了。由于中共对美国打大豆战,其结果必然严重影响正常的猪粮比价。猪粮比价被中共变相操纵之后,当然会改变生猪周期的正常波动,造成生猪存栏量大起大落。这就相当于中共挟持了猪肉的供给,而民众的日常生活也因此被胁持了。但是到现在为止,几乎没有国际媒体分析过这个问题,中国的消费者也根本没意识到这一点,而只是一个劲地抱怨肉价过高。 

过去这一年半当中,中国的生猪行业并没有瘟疫或其他意外因素发生,导致肉价暴跌的主要原因是猪粮比价急剧下跌,导致养猪亏损严重,因此养猪户纷纷把存栏生猪清空上市。短期内,过量的猪肉供应自然会令肉价暴跌。那为什么猪粮比价会突然下跌呢? 

正如前文所介绍的,2019年,中国的生猪存栏量因输入了非洲猪瘟而减少六成。这种情况下,当局如果要用市场信号激励养猪户扩大养殖以恢复生猪存栏量,本应增加进口大豆使得饲料价格下降,从而提高猪粮比价。但事实是,2020年底,全国生猪存栏量只恢复到非洲猪瘟疫情前的九成。养猪户对扩大养殖不太积极,与猪粮比价偏低有关。而猪粮比价偏低,又是中共对美国打大豆战的结果。 

中共长期大规模盗窃美国的技术机密和知识产权,并用贸易壁垒维持每年数千亿美元的贸易顺差,给美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特朗普总统2018年3月22日签署备忘录,指责“中国偷窃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并根据贸易法第301条款,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关税,试图迫使中共改变其“不公平贸易行为”。中共拒绝承认盗窃技术机密等事实,而且于4月5日宣布,对美国的大豆等商品加征25%的关税;作为报复,同时改从巴西多进口大豆。 

2019年,美国对中国出口的大豆比2017年下降了44%,使得同年中国从各国进口的大豆总量减少了7%。大豆进口数量的减少,足以抬起2019年和2020年中国的饲料价格,进而压低猪粮比价。更重要的是,巴西大豆比美国大豆每吨贵40到60美元。由于中共2019年特意多从巴西进口大豆,导致中国进口大豆总量中,巴西大豆占65%。这样买大豆是弃低价就高价,于是进口饲料的价格就不可避免地步步上涨。 

从2019年到2020年,虽然肉价暴涨但饲料价格也飞快上涨,猪粮比价被中南海人为地压低到养猪户必然亏本的程度。这就是2021年上半年,养猪户纷纷提前把存栏生猪清空的主要原因。中共为了对付美国而打乱正常生猪周期的后果,一共表现为三个方面:先是让民众掏钱买极为昂贵的猪肉;再让养猪户亏本得大吐血;2022年将再让民众花钱买昂贵猪肉。这就是几年来,中共为了实施其对美方针,而挟持猪肉的全景图。这幅图景,描画出了令中共头痛的“吃肉的烦恼”。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