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社科”不是“通识科”

2021年2月2日,香港教育局以“谘询”为名,就自己提出的“高中核心科目修订建议”向学校发出问卷,但是,限每校填写一份。 

“教协会”(注1)认为局方“假谘询”,无意收集前线教师的意见,而且问卷以“同意修订方向”为前设,表达不同意见的空间非常有限。教协随即另作问卷调查,向其中学会员发出问卷,谘询前线教师对“高中核心科目修订”的意见;教协的竞争对手“教联会”(注2)也不甘后人,以“教师对高中通识科(注3)改革的意见”为题,也另作类似的问卷调查。 

结果,“教协会”和“教联会”的调查结果,大相迳庭。“教协会”调查结果有八成受访通识科教师“反对”大幅删改课程内容及课时,相反,“教联会”则有七成受访通识科教师“赞成”大幅删改课程内容及课时。 

众所周知,“教协会”和“教联会”不论是立场、作风和态度,都是南辕北辙,调查结果迥异,也绝不出奇;最重要的是,香港教育局今次一意孤行,特区政府亦早已下定决心,调查结果孰真孰假,已经不再重要。 

2021年4月1日,教育局发出第39/2021号通函,把“通识科杀科”,说成是“优化措施”,但原来所谓优化,其实只不过是腾出更多时间给学生作其他学习,而这些其他学习,是跟通识科完全无关的!原本的通识科,亦被删减到“体无全肤”,不能再继续叫做“通识科(注3)”,惟有改名为“公社科(注4)”!“通识科”正式寿终正寝。 

的确是“体无全肤”,原来的“通识科”有三大范畴:

一、自我与个人成长

二、社会与文化

三、科学、科技与环境 

现在的“公社科”只保留一个范畴,只保留“二、社会与文化”,只保留三分之一。 

原来“二、社会与文化”的三个单元,名称上也有所变动:

本来是“今日香港”的单元,改名为“‘一国两制’下的香港”。

本来是“现代中国”的单元,改名为“改革开放以来的国家”。

本来是“全球化”的单元,改名为“互联相依的当代世界”。 

这三个名称上的变动,都有著同一个意味,就是把范围收得更狭窄,内容更有指定,更清晰,更明确,限制教学自由,限制学术自由,讨论空间有限。 

即是获保留的三分之一,因为如此再进一步收窄,结果连三分之一都没有,最多只有原来“通识科”的四分之一。 

还有,“公社科”不会再有“通识科”的“独立专题探究(注5)”,同时亦减省了分析、讨论和评价,以避免教授“逻辑思维”与“批判思维”,所以,笔者认为,“公社科”能够传授给学生的知识,远不及“通识科”,最多只有“通识科”的五份一,还可以说是“通识教育”吗?还算是“优化通识科”吗?笔者认为,其实连“公民教育”和“国民教育”都不如。 

在宣布“通识科杀科”时,林郑月娥说是“优化通识科”,杨润雄也说是“优化通识科”,又如何,没有人跟随!正如前述,一向支持特区政府的“教联会”,也不敢说是“优化”,而是说“改革”、“通识科改革”。 

连中共喉舌“大公报”和“文汇报”也没有跟随,没有说是“优化”,只说是“改动通识科”,其实大部分媒体报道都是负面的,例如:“整顿通识科”、“拆骨通识科”、“阉割通识科”、“谋杀通识科”等等,真不明白,为什么特区政府仍然可以厚著面皮、硬著头皮、厚颜无耻地指鹿为马、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呢?优化通识科? 

因此,其实教育局心知肚明,建制派也心知肚明,蓝丝也心知肚明:“公社科”已经不是“通识科”!原本的通识科被删减得“体无全肤”,又以“内地考察”取代“独立专题探究”,并注入不少新内容,例如:一带一路、国民身分认同、国民素养之培养、《国家宪法》、《基本法》、《更紧密经贸协议》、《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等;教学时还要强调学习国家与香港的相互关系,全部皆强调“一国为本,两制为副!”等;如此种种,“公社科”又怎会是“通识科”的优化版呢?请不要再开玩笑,可以吗? 

现时笔者最担心的,相信也是大部份教育界朋友最忧虑的,就是“公社科”这种不伦不类的、比“公民教育”更差的“公民教育”、比“国民教育”更差的“国民教育”,会否“双向延伸”?波及全港? 

向下延伸:继高中“公社科”必修后,初中也要必修?高小也要必修?低小也要必修?幼稚园也要必修?幼儿班也要必修? 

向上延伸:继高中“公社科”必修后,所有专上学院也要必修?所有大学也要必修?所有证书课程也要必修?所有文凭课程也要必修?所有副学士也要必修?所有学士也要必修?所有硕士也要必修?所有博士也要必修? 

笔者并非危言耸听,就正如无人会想到“通识科杀科”会杀得这么快一样,“公社科”渗透全港就不会更快吗?肯定会。 

因此,大家还是谨慎小心、早作准备为妙!香港人,加油!谢谢!

注1: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Hong Kong Professional Teachers’ Union,HKPTU),简称“教协会”或“教协”,1973年初成立,会员年费80元,退休会员(荣誉会员)年费40元,70岁或以上之荣誉会员年费10元。现有会员九万八千人,会员涵盖全港各级各类教育工作者,劳工处职工会登记注册,乃“职工盟”属会,是香港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及参与会员最多的民主派组织。跟“民主党”及“葛量洪教育学院校友会”关系密切,属“泛民主派”反中团体。品牌活动包括“夏令营”、“问功课”、“书法比赛”、“数学比赛”、“普及阅读奖励计划”、“书丛悦阅俱乐部”、“好老师表扬计划”、“新晋老师表扬计划”及“好学生表扬计划”和“司徒华奖”等;宗旨包括:推动教育改革、维护和争取合理权益、促进社会的民主、公义和进步,回馈社会等。可惜暂时没有办学。 

注2: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Hong Kong Federation of Education Workers,HKFEW),简称“教联会”或“教联”,1975年4月成立,会员和退休会员(赞助会员)年费都是50元,一次过交500元可成为永久会员,教联之友和学生会员免费。现有会员四万二千人,会员涵盖全港各级各类教育工作者,社团有限公司登记注册,乃“工联会”赞助会,跟“教评会”及“教育学院毕业同学会”关系密切,属“建制派”亲中团体,政治立场为“爱国爱港”。品牌活动包括“教师体育节”、“优秀教师选举”等;除关注本地教育发展,亦有跟中国内地各级教育部门、工会等合作及举办两地教师交流活动。多年来与国家教育部及内地各省、市的教育部门、工会等建立了互信的良好关系,合办活动无数,促进两地教师互相学习和启发,从而达到共识和共用,实现“教学相长,共同进步”。有办学。旗下兴办了两所学校,分别为“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黄楚标学校”和“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黄楚标中学”。 

注3:通识教育科(Liberal Studies),简称“通识科”,为香港三三四新高中课程中的四大必修科目之一。随著香港推行三三四高中教育改革,通识教育科在2012年开始第一届的香港中学文凭考试中开考。 

注4:公民与社会发展科(Citizenship and Social Development),简称“公民科”或“公社科”,为香港教育自2021/22学年起在中四级开始推行的“优化高中四个核心科目”之一,修订自2009年起推行的通识教育必修课程,2021年9月起先教授“一国两制下的香港”课题,预计将于2024年香港中学文凭考试为首届开考年份。 

注5:独立专题探究(Independent Enquiry Study,IES),又称“独立专题研究”或“独立专题研习”,是“通识科”不可缺少的必修部份。透过资料搜集与分析,提供机会让学生学习成为自主的学习者;透过探究各种各类的不同议题,扩阔学生的知识基础,加强学生对社会的触觉,培养与终身学习和独立学习有关的能力,这包括批判性思考等。

 (本文为作者投稿,不代表看传媒新闻网立场。作者为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