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聊天室:政治玩弄社会 “小红楼”没啥奇怪

我在上一期的聊天室里评论说,涉案“上海小红楼”的女人们不值得同情,结果引起很多“女权主义”者的强烈反弹。其实,探讨中国社会现象,绝不能避开政治,更不能忘却社会的演变过程。简单地说,建立高级色情红楼是政治需要,红楼倒塌同样也是政治需要。

记得2000年元旦,我举家回沪探亲,期间与老同学们在一家富丽堂皇的酒店聚餐,因为我来自海外,同学专门关照“不谈政治”。在酒过三巡之后,富起来的同学开始高调赞美政府领导有方,让上海环境日新月异,我当时淡淡地说了句“上海的兴旺靠的是女人防线的彻底崩溃”,用当代中国流行语来说就是“失防”,结果同学们用奇异的眼光看著我,称我“澳戆”,批评我生活在澳洲还依然如此保守。

中共治下的中国,所谓民间的声音绝大多数都是在迎合中央精神,而不是舆论主导者,任何席卷全国的事情,不论好坏,都离不开背后的政治原因。 

或许是上海人口太密集,居住条件太差,没有什么私人空间,因此上海人显得特别的保守。但政治动向一旦发生变化时,信息灵通、精明能干的上海人绝对不会闲著。 

毛泽东死后,邓小平为了全面掌权,以改革开放为诱导,释放出一点自由的空间,于是出现了西单民主墙并诞生了一批像魏京生那样的民主运动先驱。但与此同时,中国也出现了崇拜“西方自由”的潮流,上海民间开始流行夜生活与“性解放”,类似像“熄灯舞会”、“贴面舞会”比比皆是,以致发展到“集体淫乱”。 

邓小平的权利稳固后,为了捍卫“社会稳定”,不但把民主思想的萌芽消灭在摇篮里,还发起打击“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严打”运动,重判了许多流氓罪,有的甚至被处死。其中上海媒体记者胡晓阳一案震惊了全国,其父亲是曾任上海市委书记的胡立教,胡晓阳因生活淫荡,玷污了很多妇女,包括当年几位大名鼎鼎的电影明星,1985年遭逮捕入狱,第二年被枪决。那个年代,没有什么强迫,但男人是主宰者,堕落的女人是一个庞大的受害群体。 

在江泽民成为了党的总书记之后,为了让社会快速淡忘六四屠杀惨案,江泽民在邓小平的授意下加速“改革开放”,并以“闷声发大财”的思想鼓动社会“一切向钱看”,于是,中国官场的贪污腐败成风,色情交易泛滥、社会道德沦丧等等,几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登峰造极程度。靠睡掌控男人的“女精英”们不再是受害者,而是社会经济飞跃的主导力量。当年赖昌星远华走私案因冒犯到了江泽民的利益分配才被整肃,成为“1949年以来中国第一经济大案”,而其中以性服务征服领导官员的“红楼”仅仅像花絮一样供百姓开开眼界。 

胡锦涛执政后,虽然宣扬“以人为本”的“八耻八荣”,试图阻挡社会更一步堕落,却无力触碰江泽民的稳固官僚势力,只能把打贪扫黄运动停留在民间那一层面,并使得色情领域越来越突出其上流化,成为了VIP们的生活方式,是各商业合作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成功催化剂,也获得了各地方司法部门的保护与关照。 

直到习近平当政,中国的经济崛起已经屹立世界,而无官不贪无官不色的现实社会也成就了习近平打击政敌异己、进行权力洗牌的最佳土壤,也使习近平有了“披荆斩棘”踏上皇帝梦的机会。 

每当习近平成功挖出一个腰缠数亿、女人过百的恶瘤时,舆论总会发出莫名其妙的惊叹,弄得生在此山中,却不识此山真面目似的。要知道,这样的贪官想挖多少就有多少,仅取决于习近平打算干掉谁。 

魔都上海是江泽民曾庆红势力的老巢,也是习近平时刻关注的堡垒。小红楼被捣毁应该不在中央预设的计划之内,而是小红楼主人赵富强的女人反水所致,以致中央巡回小组不得不进行秘审秘判。 

上海是一个信息管理超级先进发达的城市,赵富强一边掌控上海大型法制电视栏目《平安上海》,一边精心营建提供色情服务赚取巨大财富的“上海小红楼”,仅依靠杨浦区区政府各级官员的庇护怎么行得通?没有强大的背后力量作支撑,区区裁缝赵富强绝无瞒天过海的能力。 

“上海小红楼”的罪行被舆论压制了一年才开始曝光,可以看出习近平向江派势力发出的信号,独裁政权下的政治博弈永远都是妥协和被妥协之间的交易,手段就是制造舆论效应,民间的声音是中共当局刻意安排的“正能量”,这一点,习近平势力与江泽民势力都很懂,只有吃瓜群众被骗的团团转,因为结局永远不可能是真相。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