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泰然几分愁?深入了解新州华人对长期封城态度

为应对最新一波Delta变种新冠疫情泛滥,新州的居家封锁令一再延长,这不但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也让很多人开始显得不耐烦。

面对长期无必要需求则宅家不出的生活,有人习以为常,有人苦不堪言,更有人愤起参加抗议游行。那么,新州华人对于封城一延再延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看中国报对此做了一次社会访问,二十位年龄、职业或所学专业各不相同的华人就长期封锁各抒己见,或豁达面对,或倾诉苦衷,或向政府提出防疫建议。

失业者评价两极:有人惶恐有人权当放假

在此次封城后失业的华人对封城的态度较为两极化:有人极不满意,而有人却因疫情灾难补贴(COVID-19 Disaster Payment)如鱼得水。

年近三十岁、现居悉尼的修车工Jason Lee对长期封锁感到十分沮丧并急切期盼悉尼能尽快解封。他甚至笑称,现在恐怖已经转移,基本上做好防护、勤洗手、戴口罩且少出门就不太可能感染,而难以维持生计才是心头大患。

悉尼西区 澳洲疫情
悉尼西区 澳洲疫情(图:看传媒)

Jason住在Canterbury-Bankstown辖区,如今他居住的辖区已被列为严格封锁区而且疫情十分严重,非必要需求不能跨区上班。他称 “阴云”笼罩下,只得申请灾难津贴,每天宅家。

Jason表示:“虽然疫情确实严重,但有些大媒体好像刻意散播恐怖,搞得满城恐惧,切身来看恐惧已经转移到了经济生计的损失,现在是害怕罚款、被警察抓、缺钱养家。Lockdown期间政府发的钱是赔偿,不是补贴,政府要给小企业赔款!纳税人交的钱用回自己身上而已,在家领津贴远远不如正常工作,不能解决长痛。”

他还指出,封城规定不断发生变化,自己仍不清楚究竟什么事算违规:“我有个朋友因为对规定不够了解,结果照常出门,被抓到后罚款,然而他本人以为自己没有违规;还有位朋友跨区购物,结果也被罚了款。” Jason表示,他深深感受到了对罚款的恐惧,而有些事真的不是故意而为的。

悉尼西区 澳洲疫情
悉尼西区 澳洲疫情(图:看传媒)

Jason建议政府在通知封城措施时应增加细节并举更多例子,让民众更多地了解。

然而,Alice Zhang的观点与Jason近乎截然相反。她表示,自己非但未感担忧,还认为封城如同时间较长的休假,因平日做清洁工太过劳累,此时恰好放松身心。

Alice并未觉得自己在封锁期间受很大影响:“封着封着也就习惯了,只是觉得不方便些,外加街道一片冷清。有时买菜路过公园仍会看到有人在锻炼。” “封城期间政府有补贴,挺好的,能继续过日子。政府总要想办法自救吧,我们不要苛责政府,我认为这是现阶段最好的解决方案了。”

打扫卫生
Alice表示自己非但未感担忧,还认为封城如同时间较长的休假,因平日做清洁工太过劳累,此时恰好放松身心。 (图:Adobe Stock)

Alice指出,无论是看似杞人忧天的心态,还是抗议的心态都应得到理解:“主张不解封的医学家很怕‘神秘病例’(感染源不明的病例)和死亡人数增多,所以多封几天是好事。”“对于反对封锁的抗议者,我也是可以理解和同情的,他们是受影响最大的那一批人,比方说hospitality(酒店业)和小企业。但抗议不是最佳解决问题的方案,反而把传播弄得更严重。”

长期封城既拯救生命也养太多懒人

虽然有像Alice一样支持宅家享受封城津贴的人,但也有反对者称这不是正常的社会状态。曾担任平面设计师的陆女士便是反对者之一,她说自己之前上班的公司现已倒闭,她不得不另找可以在家上班的工作。

她吐槽道:“就算我已经领了payment(津贴),这些钱已经够花,但我也不赞同延长封城,因为每个人不可能一直呆在家里,即使能在网上完成工作也不行,这不是个正常状态,大家会变得越来越懒。再者人的心理也会受影响,会觉得孤单。”

澳洲各个地区的Centrelink外面排队等待领取补助的人们。
由于Covid-19病毒肆虐,造成澳洲数万人失业。图为澳洲各个地区的Centrelink外面排队等待领取补助的人们。(图:Adobe Stock)

陆女士亦发觉申领封城补贴太过容易,甚至有撒谎者蒙混过关,对此极为不满,她建议新州政府要严加核实,以防申请者欺诈。

在保健品制造业上班的易先生对封城则持较中立的态度,不过在“养懒”这一点上与陆女士观点相近。他一方面觉得封城是“下策中的上策”,深表理解;另一方面不主张继续延长封城,他认为可以用稍微宽松的限制取而代之。

易先生说:“我强烈建议不要再封,因为短期内达到零确诊是做不到的,但我们肯定要做好个人防护,注意卫生、不要聚集、自觉遵守(限令)、打疫苗,但真的不需要大规模地封。”

易先生还指出:“再者就是封城期间发放的补贴,虽然对真正受影响的人起到了作用,但时间一长很容易被滥用,有些人会懒到不愿意工作,补贴甚至比薪资还多,长期下去生产会停滞,进而引发通货膨胀以及食品价格上涨。”

长期封城对学生健康与学业的影响

自12岁随父母从中国来澳、现于大学读音乐专业的乔治对封城持无所谓的态度:“封就封吧,我不会像游行的人那样激进。(封城)对我们音乐专业是有影响的,因为乐器面对面授课更佳。正常时每周见面排练乐器,现在要录音并剪辑,然后拼在一起作为合奏。虽然多了道步骤,但也能接受,习惯就好。”

在心理健康方面,乔治觉得影响不大,经常上网可以缓解孤独感,而生活方面变化甚微,只是“叫外卖比以前多了,再者出门少了”。

网课 远程 电脑 学生 澳洲
长期封城对学生健康与学业的影响。(图:看传媒)

但影响大小因人而异,比如Trinity Liu的女儿就因封城而难承心理重负。Trinity表示,女儿今年还在读中学,长期在家上网课学习效果打了很多折扣,外出限制导致很多体育活动不能继续,如不能去羽毛球俱乐部打球、不能远足,孩子会觉得很压抑。

家住Epping的李女士表示,她有一个刚入中学的儿子,自己通过网络上班已经很麻烦,还要看着儿子,真的很难:“一个不到13岁的儿子,天生好动,天天被锁在家里上网课,怎么可能太平?我从来没有感受过像现在这样的痛苦,别说儿子快疯了,我都快被儿子整疯了。”

李女士称,既然政府答应疫苗接种率达标后就解封,她就立即去接种疫苗了,她呼吁人们应该抓紧去接种。

悉尼何时解封最合适

在接受调查的20名华人中,仅有5人赞同“等疫苗接种率达标后再解封”,其余都反对,也无人赞同“待本地病例清零后解封”。9人呼吁别再延长封锁了。剩余6人认为难以明确表态。

Lisa Huang女士表示:“其实封城这么久,大家都封出经验了,看着每天的确诊数不断上涨,现在解封很不现实,等80%都接种疫苗了再解封比较靠谱。”

Jason Lee指出,要等整个人口的80%都接种疫苗,如果儿童不包括在推广范围内,可能要等到明年三月,“这实在是太久了”。

Jason拿悉尼与海外做对比:“日本现在(感染人数)比悉尼高,但没有像悉尼这样严格地封锁。有些商家丢了很多客户,对未来有一种不确定的恐惧感。”

悉尼 澳洲疫情 悉尼市中心 QVB
悉尼 澳洲疫情 悉尼市中心 QVB。(图:看传媒)

Alice Zhang表示自己没什么特别想法:“州政府应该很紧张,我们就服从政府的安排。”

Trinity Liu则表示,新冠变种病毒以后会更多,不可能每当病毒变异一次便研发一类新疫苗,且血栓等副作用频传。何况确诊人数居高不下。“继续封锁未必起到作用,还是应该考虑放宽限制,然后继续保持严格的口罩令与社交距离、聚集人数方面的规定。”

Epping的李女士表示,政府应该采取措施,让孩子们早日回到学校。

Funding for the above “From China to Australia” project has been provided by the NSW government.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Jamie yang User Says

    不要為了一時短暫的自有葬送了自己和他人寶貴性命,更不要為了自己短淺自私的想法而解封進而流串到其他州去傳染,太不負責任隨性的做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