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悄悄通过验收 北京为何冷处理“世纪工程”

中国水利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周日宣布,三峡工程完成整体竣工验收。诡异的是,这一涉及水库、发电站多项建设的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为何在开工26年后的今天才宣布“三峡工程建设任务全部完成”?今天夏天长江洪水泛滥时,三峡上游的重庆遭倒灌,下游的武汉遭水淹,三峡库区的泄洪功能以及大坝的安全性能再度遭到广泛质疑。当年高调开工,高调截流,如今这一“世纪工程”静悄悄“通过验收”,不见领导人踪影。

根据官媒新华社的报道,官方的验收结论是 ,三峡工程建设任务全面完成,工程品质满足规程规范和设计要求,总体优良,运行持续保持良好状态,防洪、发电、航运、水资源利用等综合效益全面发挥。 

针对外界广泛质疑的三峡蓄水排水能力,官媒报道特别强调,今年汛期三峡水库出现建库以来最大入库洪峰流量75000立方米每秒,“力挽狂澜”,“与长江中下游其他水库联手筑起‘铜墙铁壁’”,拦蓄削减洪峰,“极大减轻了长江中下游地区防洪能力”。 

官媒形容三峡水库“铜墙铁壁”,显然是针对外界流传的“三峡大坝出现变形”三峡大坝是否牢固的回应,但特意举出今年夏季长江汛期洪水泛滥的例子,似乎回避了一些尖锐的针对三峡库区排洪防洪能力的怀疑。

今年6月底长江爆发特大洪水,三峡大坝水位超高泄洪,给武汉等中下游一些列城市造成巨大压力。7月2日,长江一号洪水已在上游形成,顿使三峡水库入库流量激增到每秒5.3万立方米,尽管三峡大坝已于29日开启两个泄洪孔,加大下泻流量,三峡库区水位再破限制水位近两米。三峡大坝上游重庆下游武汉,形势严峻。7月12日,鄱阳湖湖区红色预警,江西告急,武汉观江亭已被洪水淹没只露出顶部,汉口、武昌、汉阳江滩实行封闭管理。社交网络议论纷纷,三峡大坝连日全力泄洪,是否加重了整个长江流域洪水泛滥? 

验收报告特别提到修建水库是巨大的居民搬迁以及历史文物保护工程。三峡工程建设迫使当地大量当地居民搬迁,共搬迁安置城乡移民131万多人,同时导致众多历史古迹、古城被淹没,造成严重的人文环境破坏,这一被一些批评人士称之为“人道灾难“环境灾难””的超级人口迁徙工程也获至官方完全正面评价,验收报告称,移民生产状况显著改善,“移民迁建区地质环境总体安全,库区生态环境质量总体良好。” 

报道称三峡电站是全球总装机容量最大的水电站,1994年正式动工兴建,2003年开始蓄水发电,2009年全部完工,截至今年8月底,三峡工程累计发电大13541亿千瓦时。 

争议不断 

三峡工程拖至今日才被全面验收,说起来这一被前总理李鹏强力推上马的“世纪工程”,自提出之日起反对声争议声不断,坚决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中国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在1986年1月撰写的‘论长江三峡建高坝的可行性’一文中分析三峡大坝建成后的隐患:一旦建成三峡高坝并蓄水,长江重庆段水位将变得十分平缓,上游运移近长江的石沙将沉积下来,堵塞重庆港,断绝航道,而且会在洪水到来时抬高水位,从而淹没低洼地区,危机数十万人口安全,“其后果可能十倍于1983年7月底陕西安康汉水泛滥造成的惨绝人寰之灾情”。 

关于三峡工程因技术水平限制而导致工程质量不佳的争议一直不断,最后引发了这一“千年大计”究竟能否抵御多少年特大洪水的质疑,2019年爆出的有关三峡大坝扭曲变形的争议更加重了这一怀疑。在连续几次爆发特大洪水并对长江中下游地区造成严重灾难后,民间也对原来作为三峡水库建设最重要指标的防洪排洪功能提出严重质疑。 

三峡建设1994年开工后,有关工程的争议从不间断。2011年5月18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承认三峡工程在安稳致富,生态环保,地质灾害防治等方面存在亟需解决的问题,对长江中下游航运、灌溉、供水也产生一定不良影响。 

三峡建设过程中还于2004年爆出侵占和挪用移民款项问题,中国审计署2007年的一项报告指,三峡工程因结算管理和合同管理不够严格导致建设成本增加4.88亿元人民币。有些批评人士痛指三峡工程已沦为“腐败工程”。2005年,三峡电源电站和三峡地下电站又爆出未办理环保手续违规开工,三峡总公司被判认错停工。 

旅德水利专家王维洛2018年在“为什么‘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迟迟不能完成?”一文中指出,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任国务院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主任的汪洋2014年就主持了三峡整体竣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他表示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责任重大,“要以对国家、对人民、对历史高度负责的精神,组织开展竣工验收。”

但是一直拖到2018年,汪洋主持的验收委员会都未拿出验收报告。根据作者,汪洋不愿意在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上签字,因为汪洋担任重庆市委书记时了解到“三峡水库是一个斜湖,有水利坡度,而且这个水利坡度随着长江水流的大小而变化”,一旦三峡库区遭遇特大洪水,重庆就会冒着被淹没的危险。因此,汪洋对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的签字是迟疑的。“对汪洋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拖,拖到事情发生变化”。 

拖到今天,给人的感觉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这一号称“世纪工程”的三峡水库,今天已很少见到以这样夸张的词汇去形容。署名“财经评论”的观察人士批评,当年把三峡工程作为“最大政治工程”来抓,开工还是截流,江泽民,李鹏亲自出席,但到了2006年大坝到顶不见胡温,“建成11年后验收单位只是水利部、发改委,不见习李等国家领导人参加,人人都在当甩锅侠!” 

国务院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主任是谁?全面验收的报道中没有一个字提到汪洋的名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