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死结难解 美中会谈自说自话

美国总统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香港时间周二(16日)早上时段举行视讯会议;由于会前双方的火药味浓郁,各自聚焦在台湾问题不断叫价,外界对结果都不预期能够达成任何明显的结果,最多只有象征性的表态,对大局于事无补。 

在会前传出的消息,是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发表社论,指习近平会向拜登提出,要求美国在台湾问题上“退一步”,指习近平将表明北京不惜一切代价,去实现“国家统一”的决心;而社论更称,台湾问题是北京的“终极红线”,指如美方希望降低中美两国发生冲突的风险,则必须在台湾问题上保持克制云云。 

然而无论中方如何声称,台湾问题是中国的“终极红线”,很多华文传媒,仍停留在廿年前美国的所谓“全球霸权”,认为美国在全球如此多的选择,台湾只是其中一个问题,而不如中国般是“红线”,认为美国“可能”,或者“可以”,在台湾问题上“退一步”。 

然而美国的华府而言,台湾问题同样是绝对无法退让的死结;比起廿年前的反恐战,以至三十年前的波斯湾战争,美国既已消灭了如拉登等主要的恐怖主义集团,而由于页岩油的开采,自2010年起的技术突破,美国本土石油生产大升,更升至能够自给自足,令全球石油价格暴跌的水平;因此中东地区的安全,不再构成美国的根本利益,因此早10年8载中国藉在中东的“反恐牌”等利益交换,已失去了根本的叫座力。 

美国的另一条战线,则在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冲突,如在乌克兰的内战问题上,对俄的制裁等等;然而无论在乌克兰或者东欧各国的问题,这是欧盟的根本利益,而非美国的根本利益;俄国即使在乌克兰西进,或者对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如白罗斯)加强控制,虽然大家同属于北约集团,但首当其冲的都是欧盟。 

俄国愈西进,欧盟就只能愈向美国靠拢,因此即使中国想“联俄制美”,能够“制”得到范围,仍然非常有限。或者在中亚如伊朗,或者核扩散以至大杀伤力武器等,可以制造对美国的“麻烦”;经历了如前苏联在阿富汗的问题,以至恐怖组织随时可以掉转枪头,骚扰前盟友的历史,援助这些地区去“抗美”,随时自食其果,因此各大国如今,都比冷战年代谨慎得多。 

因此馀下的亚太稳定问题,则美国根本上没有选择──由夏威夷到关岛,这些都是美国自己的领土;而更大的包袱,则在于二战后设定和平宪法,由美军保护的日本,以至韩战结束后至今,继续守护的韩国。 

1972年美国把包括钓鱼台(尖合诸岛)在内的琉球群岛,移交日本成为冲绳县(冲绳复归),以至近年美日一再强调会包括上述群岛在内的《美日安保条约》,这些都是美国自己无法逃避的问题;一旦美国撤离亚太,韩国到日本都无法独力面对中国;而美国一旦“放弃台湾”,则会在战略洞开,令冲绳完全曝露于包围;因此近年日本开始把台海也说成是“美日安保”的范围,因部份日方人士也认为,台海安全对日本,是生死尤关的问题。 

亦因此台湾问题对美、日而言,亦是无可退让的红线;以往各方认为中国大陆满足了面子,不会真的追求“武统”,则可以在情绪上安抚中国政治人物的需要;如今则非常害怕任何错误的讯号,都会令中方以为可以在美国不干预的情况之下出兵,或令台湾内部出现分裂而自行崩盘。因此美方就和中方一样,在台湾问题,除了硬,就只有更硬,亦同样没有任何退让的空间。 

除了台湾以外,中国还有其他牌能满足美方的要求吗?无论是南海、新疆、香港或者其他人权问题,中国都表明这些从来都无法妥协,也不属于可以谈判的范围。那么国与国之间,还能够用甚么来利益交换呢?没有足够的利益合作,也没有足够的交换去退让,除了自说自话之外,还能达成甚么结果呢?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