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墨尔本城郊拾遗

一·菲利普岛

澳洲红葡萄酒酿造借鉴传统方法与现代工艺相结合使之香气馥郁,充满活力,别具一格,名满天下。世界许多知名厂家就在这里设有基地,销量遍布全球。墨城周边布满多家美丽的葡萄园并酒厂酒庄,亲临其境,看着大片的紫色葡萄园,硕果累累,酒君子们大口嗨着各种酒酿,闻着酒香,让我这个不贪酒色的人也想入非非,不由得闻香而酌,果然香味醇正,名不虚传。

2018年12月28日驱车120公里,登东南菲利普岛。小岛面积100多平方公里,南濒巴斯海峡,扼守海湾入口。岛上滨海小镇风光迤逦,餐饮酒店行业发达,给四海观光和度假客人提供极大方便。通过栈桥行至船坞码头甲板上,碧海蓝天,成群男女青年学生泳装在身,裸露着紫红健康肤色,从高高的木栏杆上三五成群一起翻着跟斗跳下五米高度的海水中。他们比赛着,看谁空中跃的高,看谁空中花样翻新动作多,看谁的跟斗更潇洒,看谁入水动作更干净利落。孩子们身姿矫健,敏捷勇敢,乐观开朗,人们看到的不仅是风景,更是人体美的表演。如此环境下成长的孩子,哪个不是胸怀坦荡,宽容如海,纯如蓝天!一百多年前,约翰·巴特曼冒着惊涛骇浪横渡海峡在岛上驻足,然后经菲利普港湾到达雅拉河畔,他目光炯炯,深思远虑,看上这块温带海洋性气候宜居之地,廉价购下墨尔本土著人一块土地,由此,雏形之躯逐渐演绎成繁华都市,继之,1901年至1927年成为新立的澳大利亚联邦首都。踏着海岸陡峭的菲利普岛,但见:摩托飞旋,农业发达,企鹅成群,成为游人首选的风光之地,其意蕴不仅是迷恋于自然,更是对一个新兴国家历史的追溯。

菲利普岛归来,进入2019年新年,元月9日我们又去了市区东北方向丹德农岭。这是一私家捐献的早期农牧别墅。林木葱茏,幽密的山间小道旁,绿茵茵的草坪,清亮亮的溪水,花草围绕的湖水中鸟儿在恬静地游荡,湖光山水,犹若神仙居地,放松在林木花丛中尽情地释放劳累一生的心情,真该感谢农场主精心打造的基业,感谢其后裔大公无私,把家业私产作为游览观赏境地奉公使用,使人们多了一个风景游览区。

二·本地戈金矿

墨尔本西北160公里外本地戈,这是一座拥有15万人的城镇,在人口稀少的澳大利亚却算得上不小的城市。此地在1851年发现波拉金矿后名声鹊起。随之,大兴土木,建立维多利亚式建筑群及高耸的圣心大教堂;有华人留下来的庙宇和金龙博物馆以及苏州园林式建筑《怡园》;有绿树掩映,淑气芳菲,湖泊荡漾的罗莎琳公园;有收藏殖民时期重要艺术作品维多利亚最大的美术馆。这是十九世纪淘金热时期遗留下来的珍贵遗物,证明着曾经的辉煌和来自五湖四海人们热血的奉献;证明这儿是继美国三藩市藏金量富有的旧金山之后人类发现另一个更加富有的 “新金山” ;证明着墨城起根发苗的动力源泉和用金子打造的历史。下到金矿底层回想自己曾有的十七年煤矿生涯,不免长叹人生之艰难,生命为了生命而付出的艰辛努力。

1
供图

我曾经在煤矿生活过十七年,因此,对相似于矿区的生活饶有兴致,仔细地参观金矿从地面生活设施到矿底生产环节的方方面面,聆听讲解员的历史陈述,把自己置身于十九世纪早期异域他乡人们为生存而付出的努力。金矿深500米,分十七层开采,比我原工作过的王石凹煤矿还要深100米,由此可见当时工作环境的险恶以及人类开掘地球资源的能力和决心。

本地戈的金山淘金热吸引了全世界各地人民蜂拥而来,当时大约四万华人满怀致富憧憬,背井离乡远渡重洋,历经万千风险,从中国南方来到澳大利亚维多利亚本地戈金矿区谋生,直到十九世纪晚期,新移民源源不断来到这里。他们过着巡金采矿,制造经营,种植水果蔬菜和繁衍生息的生活。1901年澳大利亚白族政策出台,严格限制了非欧盟国家的移民。由此,华人的生产营销生活受到严重的影响。迫于无奈,他们各奔前程,有的返回故乡,有的移到其它矿区,还有的投奔华人社团移民到海外其他国家,也有一些华人选择扎根此地,曾经风起云涌的淘金热潮随着时间消退下来。

金矿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开采,我工作过的王石凹煤矿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苏联帮助设计的,金矿比我们的煤矿差不多早100多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太平洋沿岸的港口城市《旧金山》也是十九世纪中叶因淘金热发展起来的,开始,我们华侨称为《金山》,尔后,为区别本地戈的《新金山》而改称为《旧金山》。

在矿区不远处,设有华人金龙博物馆,仔细查看,博物馆里有华人先驱的生活资料,表彰华人对当时的社会贡献。他们不仅开采金矿发家致富,而且全身心投入一个新的国家建设,1914年至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华人青年克服重重困难,踊跃参加澳大利亚军队,屡立战功,成为彪炳史册的英雄。

三·吉朗海滨

儿子继承祖辈江湖风格遗传基因,一有功夫就带领出去旅游。

2
供图

2019年1月30日,天气晴和,惠风和畅,一行驱车去西南吉朗海滨城镇游览,这儿是闻名于澳洲橄榄球队集聚点。小城滨海,波光粼粼,润湿的海风吹来,使人心花怒放。海边一百多个彩绘路桩神采各异,每个塑像都是一个美丽的故事,像翻阅书本一样逐一浏览。海边林荫下,房车云集。浩瀚的水面上,白色的海鸥凌空盘旋。青年男女裸露黝黑的肌肤或潜水于浪花中,或躺卧于沙滩上,好不自然!我一时兴起,脱掉鞋子放在车上,挽高裤腿,徒步踩踏海滩小道,涉于海水中与孙女扬水博浪,大有老年聊发少年狂之态。其形象和人家真正男女泳者一比,穿戴与动作一看就是旱鸭子,土老帽,自惭形秽。于是,少许玩耍,即出水上岸,光脚板沿海边沙滩去轮船码头栈桥观看远洋游轮。路愈走愈远,沿途不是滚烫的砂子就是踩在扎脚的豆石小道上,因此,立即返回找自家的车子。烈日炎炎,地面温度起码五六十度,光脚板既不是耐热的水袋,又不是耐磨的汽车轮胎,慢走烧烫,快走扎脚,后跟踮起,脚尖受不了,脚尖抬起,后跟受不了,低着头,弯着腰,选择路线,交换着脚跟和脚尖,颠颠簸簸,东摇西晃,狼狈不堪,自找的苦头自己受,多亏是陈年老脚,胼手胝足,如果是孙子辈细皮嫩肉,早就哇哇乱叫了。好容易回到房车营地,树荫下,凉嗖嗖,清爽爽,如同到了天堂,尝过苦头的人喝着白水也觉得跟蜂蜜一样甘甜。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