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30年来土地最紧缺情况:800万房买来就拆

据每日电讯报报导,悉尼土地严重短缺,少数可开发的土地位置也非常偏远。想建新房的人掀起一股将老房子推倒重建的拆迁潮。人们愿意为推倒重建付出的价格令人咂舌。

悉尼Concord区一栋物业在周六(22日)的拍卖会上以330万澳元的价格易手,比底价高出30万澳元。买家Benny Li和Peter Zallou表示,这栋位于Ian Pde的大房子仍然保存完好,但他们决定拆掉它,建造复式楼。

Mosman的一栋实心砖房本月以565万澳元的价格卖给了打算将其推倒的买家;而在Riverview,买家支付了300万澳元——高出底价70万澳元,为获得将一栋1940年代的房屋推倒重建的机会。

在Cabarita,一栋保存完好的水景红砖房在以800多万澳元的价格售出后,也将被“无情”铲平。

住房产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Tim Reardon表示,对推倒重建项目的疯狂需求是悉尼土地供应紧张的结果。

他说,具有发展潜力的房产一直受到追捧,但如果有更多可供开发的土地,售价就不会这么高。

Reardon先生说,除了推倒重建之外,就是在竞争激烈的土地销售市场上分得一杯羹。代理商曾见证了400个买家为不足20块土地争得面红耳赤。

 资深建筑商Sean Molloy最近在悉尼西南部购买一块新土地来建造他的梦想家园,他说现在的土地供应是他30年来看过最糟糕的。

“在20世纪90年代,你走进土地办公室,会有一个电话簿大小的目录,上面有所有可用的土地。现在不是这样了,”Molloy先生说,“我们在土地供应方面的紧缺令人震惊。”

Emily Pedder和Gabriel Tawagi夫妇最近在悉尼西南部的Mirvac estate Menangle Village 购买一块空地,他们说,能买到已经很幸运。

 Pedder女士说:“一切都在瞬间卖掉了。”

这对夫妇必须在指定日期的下午6点在开发商的网站上注册,并支付1000澳元费用,以获得土地销售预约。但总共也不过28块地。

Pedder女士说,“我们发现有120人注册,我们很幸运成为最早的一批人。”

这对夫妇透露,他们对建房感兴趣,是因为他们希望能在自己的房产上打上个人印记。

住房市场经济学家Andrew Wilson说,这种心态在COVID时代是典型的。

Wilson先生说,人们呆在家里的时间加长了,意味着他们更重视现代的、更大的生活空间。定制房屋很受欢迎。“问题是土地和建筑材料的供应没有跟上需求。”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