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周年祭 新冠肺炎死者家属悲愤却不能发声

1月23日是武汉封城1周年的纪念日,中国官方用纪录片、展览等来描述“中国当局全力投疫,共度难关”的场景,微博上的大V(粉丝较多的博主)纷纷发文歌颂党和政府,祝贺武汉重获新生。不过仍有一些民众,通过不同渠道发声。家父死于这场疫情的张海说,“受到伤害的民众不发声,不代表心中的愤怒消失了。”

家人:周年将至 特别悲愤却不能发声

2020年1月23日,中国当局下令封锁武汉,让这座1100万人口的城市陷入76天的死寂,这是中国第一个因COVID-19病毒而被封锁的城市。

据美国之音报导,武汉肺炎死者家属张海说,2020年10月15日中国当局在武汉举办名为“人民至上 生命至上——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专题展览”。为了这个展览,张先生在2020年12月底专程从深圳回到武汉,但是他却没有心情进去参观,只是在门口看了看。他说,看着入口处“生命至上,人民至上”的牌子,他觉得真是莫大的讽刺。

张海说,“如果真的能生命至上,人民至上,武汉就不会发生瞒报行为,这种瞒报是一种犯罪。”

张海表示,2020年1月,他的父亲因腿部骨折到医院治疗,在医院感染COVID-19病毒,仅仅15天,就离开了人世。父亲去世后很久,他都没有收到父亲的骨灰。直到现在他父亲还没有下葬,他的骨灰还在武昌殡仪馆里。

张海认为,在疫情初期,如果中国当局没有刻意隐瞒、淡化疫情,他的父亲可能会避免去医院,就不会感染COVID-19。在疫情爆发初期,像他家这样的情况十分普遍,受到伤害的家属们不发声,不代表心中的愤怒消失了。随着亲人忌日的临近,他们的心情是特别悲愤的,但是他们只敢在微信群中偶尔发泄一下。”他说,中国当局只是强调后来取得的成绩,却把前期故意隐瞒的关键时间节点刻意地抹去,这种行为就是对这些逝者的不尊重。

到了死了多少人 现在都是谜

张海说,武汉到底有多少人死于COVID-19?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谜。

“我感到中国人特别悲哀,因为他们对生命没有一种敬畏的心情,包括这些逝者,到目前为止,当局并没有一个交待,没有一个说法,更别谈对那些当初瞒报的官员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这些都没有。 给我的一种感觉就是生命在这些权贵的眼里,是特别漠视的,根本没有把你当人。 我始终认为很多东西是祈求不来的,只能靠自己去争取,去发声”,张海说。

因控告政府瞒报疫情 被不断打压

据美国之音报导,2020年4月张海控告武汉政府瞒报疫情,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在此期间,张海不断受到当局骚扰,电话被监听,微信被监控,微博账号被封了六个,甚至警察还威胁他,如果再不停止发声,就要将他关进监狱。

报导称,在中国,张海是极为罕有还在坚持对外发声的人。他认为只有真的爱国,才会向政府追责,去寻求真相。

美国之音援引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说:“中国政府所谓的‘战疫’成功,其实建立在消灭一切质疑政府防疫失败的声音,以及假借阻止病毒扩散而实施的迫害之上。”

周年前一天 武汉市长离职

1月22日,武汉封城届满一周年的前一天,武汉市长周先旺辞职。在这个时间点上,曾表示“将为封城决定负责”的市长被下台的消息,引发各方揣测。

据中国多家媒体报导,2019年12月8日武汉出现第一个感染COVID-19的确诊病例。2020年1月初,因在网上传播有关疫情的消息,包括“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在内的8人被警方传唤。

2020年1月18日,武汉百步亭社区仍按照原计划举办“万家宴”活动,至少四万多个家庭参加,引发大规模群聚感染,而此时武汉当局仍坚持称,疫情可控可防,直到1月23日武汉封城。

2020年1月26日,武汉市长周先旺在央视直播称,不是隐匿疫情,而是中央不授权。他说:“前面这个披露的不及时,这一点大家要理解,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信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所以这一点在当时很多人不理解。”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称:“(周先旺辞职)这个事情非常重要。一年前,周先旺是一个非常焦点的人物。他公开在央视上说,他作为武汉市长没有权利发布讯息,是中共高层做的决定。这在中国官场是非常罕见的,他把责任清清楚楚地说出来。这个‘冒险’的做法,让中央对他的处理比较棘手。”

陈奎德认为,周先旺在这一年来没有“被下台、被改口”,说明中央明白撤职周先旺可能会造成更大的舆论压力,现在过去一年了,为了淡化外界对疫情之初的讨论与追责,先让周先旺退居幕后。他说:“周先旺是最清楚疫情初始各项决策的人,中国政府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全力改变武汉封城以后的叙事。把封城前、还有追问封城前发生什么事的关键人物艾芬、张展等全部抹杀。”

屡次拒绝世卫专家团到武汉 追溯病源

科学家认为追溯病源是为了更好的预防未来的疫情,因此当COVID-19疫情在全球爆发后,国际社会一直要求去武汉调查溯源,但中国当局一直拒绝。

据法广报导,直到最近,世卫组织的专家团才被允许到武汉调查。1月14日专家组抵达武汉,目前还在隔离期间(两周),在此期间只能远距离工作,直到隔离结束,专家组才能到现场调查。

报导称,外界普遍认为,此次专家组可能无功而返。毕竟自疫情爆发起,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1年,调查的关键部分又是在中国科学家的主持下,专家组很难找到事实真相。 

公民记者的悲惨遭遇

据法广报导,公民记者陈秋实是最早进入武汉了解疫情的人,他深入医院,进入方舱,用视频向外界传播真相。有一天,他突然消失了,至今没有音信。

方斌,武汉居民,他深入医院,在网上发表“医院走廊停满来不及带走的死者”的照片,在警察找上门时,还发视频呼吁大家站起来,与专制政权斗争,然后他被抓走了,至今也没有音信。

公民记者张展,2月份进入武汉向外界发布了100多个视频,如实地反映出疫情下武汉人民的艰难生活。2020年12月28日被上海法院以“寻衅滋事”,判有期徒刑四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