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告密是平庸之恶渐成共识,人人口诛笔伐

近期,中国学生在中美两国同时上演了一出平庸之恶大戏,但结果却截然不同。

在言论自由受到宪法保护的美国,一名留学美国普渡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突然威胁要向大使馆举报他的同学,理由是这名同学发表了支持天安门事件受害者的文章,结果该校校长给全校师生写了封公开信,申明言论自由是天赋人权,指“那些试图剥夺他人表达权利的人,更不用说与外国政府勾结压制这一权利的人,必须换个方式寻求教育”, 言外之意,他们可能会被劝退。而举报者不服,在网上发起签名,指责校长反华,结果校长获得全网力挺,舆论更指责中国是纳粹国家。显然,这位从小接受洗脑教育的中国留学生动不动就举报,以为共产极权那套行为方式是放之四海而皆有效的,虽然身在墙外,大脑却是一堵行走的高墙。 

再说墙内,本周,上海震旦学院老师宋庚一,因在课堂上谈论南京大屠杀,遭一名学生举报,周四,宋老师被学校开除,事件在网上引发轩然大波。其实自习近平上台后,已有多位大学教授因学生举报被校方开除。但此次的举报者却引发众怒,因为他用来告发老师的视频是个恶意剪辑版,将老师谈话断章取义,不但涉嫌故意构陷教师而且等于把校党委也给恶搞了。 

一篇题为《上海那个剪辑视频的告密学生,已经涉嫌犯罪了》的网文这样写道:学校上当受骗了,告密学生剪辑的视频,跟完整视频对比一下,就可以看出该告密学生是赤裸裸的诬告陷害。鉴于学校当局已被告密者的剪辑视频误导,导致老师被开除的后果,而且舆情持续发酵后,对该老师还会有刑事处罚的可能性,该学生的诬告已经造成对他人严重伤害,校方或涉事教师应该立即报警,将诬告陷害他人的学生绳之以法,以彰显“有法必依,违法必究,犯罪必惩”的法治精神。 

文章继续写道:震旦职校领导被告密学生的剪辑视频所迷惑,上演了一出听信“蒋干盗书”的滑稽戏。校方的补救措施应该是直接报警,把诬告陷害老师的学生送上法庭。一个学校有个别学生犯罪不丢人,上了这个罪犯的当才很臊面子呢。 

而且,蒋干是上了周瑜的当,他盗回来的是全须全尾的书信,他自己并没有剪辑书信去骗领导。这个学生比蒋干恶劣一百倍,竟然以剪辑视频构陷老师,同时骗了学校当局。这事若搁曹操那会儿,该学生的十个脑袋也给砍光了。幸亏今天是法治社会,只会以罪量刑。 

我们还原一下完整视频的内容,就同意该学生犯了诬告陷害罪是确凿无疑了:首先,该老师认为南京大屠杀是反人类罪,接着,老师对当时的国民政府没有在受难者亲属还活着的时候搞清楚受难者名字很遗憾,没有具体的遇难者名字,就导致了数据的不同版本的出现,有三干的,有两万的,有七万的,还有三十万,五十万等不同的数据。该老师觉着当时国民党政府的失误,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以至于让日本右翼有了混淆事实的说词。

她认为,具体到个人,把遇难者名单列出来,而不是数据,更有说服力,也不会受到日本方对数据的质疑。她提出了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所有的人都有名有姓,都有家庭记载,他们真实的统计出了屠杀的犹太人和逃难的犹太人的数字,让纳粹罪恶板上钉钉,没有任何狡辩的可能。

老师提出要进行反思。不能永远去恨,而应该反思战争是怎么来的,反思如何杜绝这种战争灾难的发生。这完全是与正能量毫不违和的言论,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老师的讲课,居然被学生剪辑视频诬陷,导致被开除了。 现在大家惊呼学校鼓励告密,教师在课堂上战战兢兢,绝非国家幸事。退一万步说,老师真有什么反动言论,算告密学生打到猎物了。但老师都太谨慎了,告密学生竖着三个耳朵也发现不了猎物,这就让告密业内卷了——猎枪忒多,猎物太少,靠告密进取的路太拥挤,狼多肉少啊!于是,就催生了震旦职校学生的诬告陷害:没密可告,就剪辑构陷成“密”,造“密”邀功,杀良冒功。“疑邻盗斧”必须有个前提,就是自己真的丢了斧头。自己的斧头好好的摆在显眼处,却“剪辑”一把斧头诬邻盗斧,这就是犯罪了。 

文章最后总结道:“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是乱世情形。我们现在是朗朗乾坤的太平盛世,有人在捣乱,玩“秦失其斧,天下共告密”的把戏,制造猜疑与对立,破坏和谐氛围。更何况,明斧高悬,从未丢失,那些故做提心吊胆状的佞人,憋的是什么鬼心肠子?

(全文转自法广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