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透视:许志永、许章润、蔡霞、任志强、李克强现象

逐级离心的政治讯号

一、今年以来中国知识界、企业界、政界对习近平的离心离德现象 

今年以来,许志永、许章润、蔡霞、任志强、李克强……代表的知识界、企业界和政界人士,按他们各自与习近平“核心”的距离如层层剥笋,由外及内,逐级离心,公开地亮出了自己的旗帜。这是2020年中国精英阶层发出的政治信号。 

1)许志永: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博士2019年12月13日曾在厦门组织了一次有约20位公民活动人士和人权律师参加的聚会;今年2月躲藏期间在网上发表一份激情的《劝退书》,严厉批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无能处理危机,包括武汉新冠病毒疫情和香港的民主示威。许志永在劝退书中,批评习近平面对武汉疫情“迟迟不批准公开真相,致疫情爆发举国灾祸”。许志永写道,“习近平先生,您让位吧”。2月15日,许志永被当局以“煽颠”罪秘密拘押,可能面临高达15年的监禁。发信后将被捕这件事是许先生事先就预料到了的。 

2)许章润:许章润教授近年多次撰文批评中共党和领导人,七月初被四川公安指控嫖娼和行政拘留大约一个星期后,遭清华开除教席。他上月底聘请律师,计划追究当局的处罚决定。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8月13日发信通知许章润,邀请他前往担任研究学者一年。许章润在8月19日已回信给哈佛大学表示衷心欢喜,其后就被当局知会要实施四则禁令,禁止离开北京及出境,禁止接受传媒访问,亦禁止接受任何资助。 

3)中共党校退休教授蔡霞:作为红二代及中共党校退休教授的蔡霞,前不久有一段录音,指责习近平正带着中国远离开放与改革的道路。她称习近平为“黑帮老大”,并称中共是“政治僵尸”,已经无法自我改革。她认为,中共内部冲突会渐渐累计,有一天所有的冲突会一次爆发,导致中共整个体制崩坏瓦解。而唯一能避免中共在未来瓦解的方式,便是取代习近平。在她的讲话流出两个月之后,蔡霞被中共开除党籍,并被取消退休待遇。日前,她呼吁美国政府加强对北京采取强硬做法,并对中国高阶官员施加制裁。蔡霞指出,“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并非两国人民之间的冲突,而是两套体制和两种意识形态之间的较量和对抗。” 

4)企业家任志强: 红二代任志强曾任华远集团总裁,是出名的敢言企业家。今年,他发表了《剥光了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的文章,清楚地将矛头指向习近平,炮轰习在17万人大会上的讲话,并直言这就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任志强曾与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交往甚密,使他在过去批判习近平(媒体姓党)时暂免于难,仅被留党察看一年。但这次时过境迁,任志强此举已被当局定为重案,不但已遭留置,连长子、秘书也被捕,且牵连其他家人,任何人无法插手求情。 

5)总理李克强:今年以来,特别是疫情之后,李虽任防疫小组组长却在防疫中被边缘化,李克强与习近平的岐见日益公开化。李克强逐渐改变其一味隐忍退让、韬光养晦的低调作风,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 

5月28日,在中共两会闭幕日的记者会上,李克强提及“6亿人月收入仅1000元”的真相,戳破小康和脱贫的谎言,并鼓励地摊经济;戳穿了习近平的中国梦。李克强倡导的“地摊经济”,经中央各大官媒,包括地方官媒跟进宣传后,几天之内就在宣传口被封杀。 

近期总理李克强不断发表言论,揭露国家经济面临的种种困境。李克强与习近平对阵上演“习做梦,李拆梦”奇景。 

习近平在7月21日北京召开中国企业家座谈会上提及“内循环”说法,“指中国经济情况比预料好”,要企业家们“爱国”以能“浴火重生”。李克强缺席会议。最近李克强的一次讲话却说:关起门来搞发展是行不通的,开放对人来说跟空气一样,不可缺少,否则就窒息。这个讲话说的非常明显,就是反对习近平所谓的经济内循环的说法。 

习近平8月24日以个人名义召集9位重量级经济学者商讨对策,这也是习近平经济智囊团队首次曝光。另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座谈会并非以中共中央或国务院名义,而是以习近平个人名义召开。学者中有林毅夫、郑永年等。9人智囊团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韩正和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带领。在经济决策上,习已经明显把本应主管经济的李克强总理排除在外。 

同时,在不久前的北斗开通的仪式上,刘鹤与习近平携手羞辱李克强;中共宣传部门在报道习、李视察水灾时,亦是明显抬习贬李 。 

习李的歧路已经相当明显。 

二、政治分化的形成与加速 

1)可以发现,中国人与中共“脱钩”的历史是由外而内,由远而近,逐级发生的。 

在目前阶段,基本上是以习近平这一个人为靶心,在内外交困下,国人开启了离心之潮。 

过去江时代形成的“铁三角”(权力精英、经济精英、知识精英)三大精英集团在习时代已不复结构性存在,知识界、企业界的利益均受损或受到威胁,开始分化,观望、苦撑、抗拒。许志永、许章润、蔡霞、任志强、李克强现象的出现是这一分化离心的先声和征兆,但他们之间似乎没有组织化的联系。但蔡霞所说60-70%的党员希望习走人,直觉上是较可信的。 

2)与毛时代晚期相比:有诸多相似处。但毛以其建政之功和长期积累的威望和能力,能够强力压服党内外敢怒不敢言的大臣和民众。只有其死亡,才能释放地底下的岩浆,使之喷发而出。 

但习既无毛的威望和能力,也无建政之功,不可能把目前这一僵尸式的局面控制到他的寿命终点。眼下的许志永、许章润、蔡霞、任志强、李克强……现象就是大分化、大离心的信号。美国与西方世界的强大外部压力,加上不少精英与海外的联系,可能挤压出更多的异习力量,可能倒逼出革新的力量,逼习下台。如若此事不成,内斗将螺旋式激化上升,导致崩盘,将会有一段乱局。 

3)与前苏联晚期相比,类似于出现了萨哈罗夫、索尔仁尼琴的那一阶段,即勃烈日涅夫统治后期,有相当一部分人准备弃船了。但由于六四之后中共党内清洗和淘汰的规则,中共出现戈巴乔夫的可能性很小。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