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指望北戴河会议传出对习近平不利的消息

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在北戴河会议上,反习势力会利于这个可能是最后的时间视窗,阻滞习连任,北戴河会上演“刀光剑影”的权力斗争。

根据外媒的报导,当局已禁止马斯克的特斯拉6月下旬到8月这段时间在北戴河一带出入,总理李克强最近也在河北考察,北戴河会议有可能比往年提前。一般来说,当局要在7月下旬到8月10日左右进入北戴河休假模式。考虑今年的特殊情况,如果一部分官员提前进驻北戴河,也不意外。不过,习李等领导人早早去北戴河度假,则可能性很低。外界看到,习前些天在主持金砖国家首脑视频峰会,7月5日又要访港,习不去,其他政治局常委也不会去,管党建或宣传的常委除外,因为按惯例他要提早一步接见在北戴河休假的劳模和科技人员代表。

中共官员的北戴河度假是一个历史传统,至于北戴河会议则是一个相沿成习的说法,在中共的正式制度规范中,没有北戴河会议,那就是在职官员和退休元老们利于休假这个闲暇时光,寒暄聊天,交流看法。如果有一些共识性的意见,可能会在以后的会议上拿来讨论,形成政策或决议。在北戴河正儿八经开会讨论和研究问题应该不会,因为这就不叫休假而是办公了。到北戴河来,就是要员们觉得在北京的中南海里呆的太烦闷太压抑,要出去透透气,与大自然亲近,放松放松心情。不过,在胡时期,为体现所谓亲民本色,曾一度废除北戴河休假,因为每次休假都劳师动众,恨不得把整个中南海都搬来。习上台后又恢复了北戴河休假制度,大概官员们对废除休假有看法吧。

倒习只能靠中共党内尤其是高层的力量

尽管来北戴河以休假为主,但不排除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常委们和退休元老就当时一些重要的问题召开非正式的小范围的会议。所谓重要的事情,不一定是党或国家的大政方针,亦有可能是某个人事议题,比如对某位重要官员涉及腐败,要不要处理,如何处理等。中共二十大还有四个月就要举行。习应该不会单纯来北戴河享受日光浴的,其他常委和退休元老也不是,二十大报告的起草和主题,中共的发展方向,目前的时局和国际环境,人事安排等,估计在北戴河期间还是要在这些寡头们之间关起门来议议的。

然而,这是否意味著不同派系在北戴河会发生权力斗争,反习者要联手围攻他?理论和逻辑上讲,由于北戴河会议——如果有的话——的象征性,它确实是反习势力阻止习在二十大连任的最后时间视窗,故他们会把握好这个时机干扰他的议程,甚至同习摊牌。我说的反习势力不仅指那些有明确标签的中共和习近平的政治反对派,也包括不赞成或反对习近平政策和做法的党内外、海内外人士。

在反习者之间,对习能否连任有两种不同看法,一是认为他在二十大连任的机会渺茫,理由是今年以来的疫情特别是上海的封城搞得天怒人怨,加上经济萧条,民心几乎完全逆习而动,换习声音在党内响起,希望李克强取代习,这让他们倍感鼓舞,倒习信心大增,认为习要在二十大连任已无完全把握。此乃“习下李上”说法近期广泛流传的原因所在。对这部分反习者来说,现在不是谈论习能不能连任的问题,而是如何激发李的斗志,让李为更多党内官员接受的问题。二是认为尽管舆论环境对习不利,但他连任的概率依然很高。在这部分反习者看来,就算不能阻止习连任,也要为他制造障碍,包括释放各种谣言,也许还能出现一些变局,比如,激化习李两人矛盾,造成中共内部分裂,也将能削弱习的极权统治。如果不在这个关口赶快行动起来,任何事都不做,乖乖等著习在二十大上台,以后就更没能力和机会反他了。

不过,不管人们如何评估习连任的可能性,当下要倒习,还只能靠中共党内尤其高层的力量,社会的力量暂时是指望不上。很多人就把希望寄托在高层出现反习领军人物和激烈的党内权力斗争上。客观而言,习近10年的折腾,他做的种种事情,确实为他制造了许多党内对手和敌人。在这些人看来,习既损害他们的利益,也把中国带向危途。因此,如果说民间特别是底层对习还有一些盲从,他们从一开始就不信任习,现在更不信任他。

习近平的权威远不如毛,也不如邓

现如今很少有人怀疑习的权力是毛之后的中共领导人中最大的,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超过毛,但是要论权威,则远不如毛,也不如邓。权威和权力是两种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东西。简单地讲,专制政权下的领袖权威,是以权力作基础的,没有权力,就没有权威,但权威还有一些其他来源,比如能力资历声望关系等,它更多是基于对某种品质和能力的认同,而权力建立在一种制度刚性的基础上。例如,邓九二南巡时已完全是一介平民,但他依然能够在中国掀起巨浪并迫使江泽民接受他的改革主张,原因在于邓有巨大权威。习现在是有权力没有权威,他的权威要靠权力去维护。从这个角度看,党内高层要倒习,就必须出现能够同他分庭抗礼的力量或者在党内和社会拥有权威的人物。

李克强会是这样一个人物吗?显然不是。虽然如今反对派把他抬出来,但是他的权力被习死死地压著。经济形势的不好使李的处境有所改善,让他的媒体曝光率增加,但这种舆论影响力并没有转化成应有的权威。好比中共历史上三年大饥荒毛不得已退居二线刘少奇走向前台,但权力依然掌握在毛手里一样。李在这方面还不如刘,刘当时得到党内包括周邓的支持,也得到民众的拥护,当年毛刘的画像在官方和民间是并举的。这当然是因为今天的形势比当年还是要好得多,对习的权力冲击不像当年对毛的冲击大;也是因为李10年总理任期基本是一个小媳妇的角色,没有什么特别的政绩让大家记住。而刘不同,刘的白区领导经历以及他在神话毛的过程中所做的理论贡献,让他形成了在中共党内仅次于毛的历史地位,得到很多要员的佩服和支持。李尤其在这一点上远不如刘。现在反对派高举李,只是因为他是国务院总理,本来主管经济且有相对开明的色彩,虽然在目前的特殊时期也会让李得到一部分或者多数党内官员的暗中支援,然而这种支持的力度是有限的,根本不足以动摇习的权力基础。此外,从李的个性看,他是一个温文尔雅之人,缺少非常时期应有的果敢和决断,不敢同习有正面交锋,这一点他也不如刘。后者敢表现出对毛的不满不敬,李不敢,他或许过多地从维护党的利益和前途考虑,以为同习公开冲突对党不利,又或习拿这个帽子吓他,他就不敢。

王岐山给人的印象倒是敢做敢为,但王反腐得罪了太多人,在这一点上,习王是一体的;另一方面,王现在没有党内职务,他的国家副主席是虚的;何况,他的屁股也不干净,很多人巴不得他被习开刀呢,所以他更没有力量同习叫板。

中共内部的不满只在暗处

党内高层过去是被习压著,对他敢怒不敢言,现在情况其实也好不了多少,大家的不满只是在暗处,或者通过社会发泄出来,公开还是要像李王一样称在习核心的领导下,以示臣服。有人根据习在近日的政治局集体学习有关反腐败的讲话将反腐提到重大政治斗争的高度,就臆测二十大前党内有一番残酷的权力斗争,会有某个政治局委员落马,并且会反映在北戴河会议上,但与其把习的这个讲话看作他接下来要将某个政治局委员拿来祭旗,不如看作他是对党内不满力量的“蠢蠢欲动”进行警告更恰当。从目前情形看,党内没有像样的力量在反对他,笔杆子依然控制在他手上,官媒天天在替他造神;刀把子依然控制在他手上,最近他的亲信王小洪正式被任命公安部部长,并且被安排为政法委副书记,差不多整个政法系统由王掌控了。此皆显示,重要人事任命依然由习主导。地方党代会和领导干部照旧在颂扬习的英明领导,更不用说军队牢牢掌握在他手上。

北戴河也许会有对中共未来政策和二十大人事的讨论和协调,也许会有不同派系的讨价还价,但都不会超出习允许的范围。如果他有雅量,可能还会允许他的同僚对前一阶段的抗疫和经济状况进行批评和检讨,消消气,发泄发泄不快,但他绝不会让这种批评和检讨变成对他个人的攻击,特别是反对派希望的路线斗争。现任官僚不敢这样做,退休元老同样不会。江已经96岁了,胡也80岁,江还能不能来北戴河都成问题,难以想像,在他们这把年纪下,在他们身边形成有效的反对力量,何况官员们被严禁串门。

因此,除非我们把政策和人事安排本来具有的正常分歧看成权力斗争,否则不要指望有什么对习特别不利的事情从北戴河传出。

※作者为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 

(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