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王小洪 公安部还有一个习近平的嫡系叫孙新阳

本专栏上周五播出的《二十大上年满六十五岁的王小洪“不进则退”》一文中,分析了习近平当局提前把公安部长的位置由赵克志换成王小洪并非权力斗争,而是人事布局。在省部级中央委员“三上四不上”和副国级“七上八下”年龄限制的前提下,今年七月就满六十五岁的王小洪在今年二十大上面临着“不进则退”的局面,即如果不被内定晋升副国级,笃定不能连任中央委员。所以,如果王小洪只以公安部党委书记职务进入二十届中央委员预选名单的话,那么届时的党代表们也许会质疑他六十五岁的正省部级封顶年龄。而避免这种可能出现的质疑的最简单办法,当然就是让党代表们明白他王小洪既然提前接替了赵克志的公安部长职务,那么他就是待任副国级,所以“限制”他的年龄标准不是“三上四下”,而是“七上八下”。

再者,65岁是所有中共非副国级官员兼任的正省部级领导职务的年龄上限。所谓正省部级领导职务,除了包括地方省委书记、省长以及省政协主席,中央各部委一把手也包括被内部明文规定为“正部长级”的中央及国务院部委的常务副职,比如中宣部和中组部的常务副部长,也比如公安部的常务副部长以及“两高”的第一副职。

如我们过去节目详细介绍过的沈德咏,在年满65岁前晋升副国级的梦碎之后,愤而向习近平政权递了辞呈。2018年6月离任最高法之际,沈德咏曾通过最高法全体干警的办公平台发了一份《离职告别书》,其中一句是“根据我的诚恳请求,中央决定提前一年左右的时间,免去我在最高人民法院担任的各项职务”。

沈德咏是1954年3月生人,所以如果不是他“主动辞职”的话,中央组织部按规定结束他正部长级一线职务的时间应该是在他年满65岁的同时,或者稍晚。

再举一个最近的例子,与王小洪同年同月出生的聂辰席日前刚刚被免去了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及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和党组书记的职务,继任人是比他年轻五岁的徐麟。虽然聂辰席依然还是在位的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但仅仅是因为年龄原因就只能退居二线。

与之同理,王小洪如果不是赶在年满65岁的当口就被赶紧宣布为按常规应该是由国务委员兼任的公安部长职务,那么他在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和公安部党委书记的岗位上应该也是和与自己同龄的聂辰席一样,现在就被安排退居二线的。

而象王小洪这样,既然已经年满或者刚刚年过65岁的正省部级年龄上限,但已经被内定赶在当年即将召开的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换届之时或者之后晋升副国级者,先抢在此人年满65的当口让他把一个应该由政治局委员或者国务委员兼任的具体职位占上的例子,最典型的就是前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被胡锦涛提拔的过程。

1947年7月出生的郭金龙当年曾在西藏工作过11年时间,先后担任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党委常务副书记和自治区党委书记。仅从他的这段从政经历看,就明白胡锦涛为什么一定要提拔他了。

2004年底离开西藏回到内地,郭金龙先在安徽省担任了3年左右的省委一把手,然后于2007年11月开始出任北京市长。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北京市委书记是中共国务院冶金部长出身,与胡锦涛和温家宝同龄的刘淇。

当时曾有一篇报道郭金龙与胡锦涛关系特殊的文章为中国境内、境外的众多网媒广为转载,标题为《郭金龙曾悄悄帮胡锦涛处理了一些“家事”》。说的是2004年,郭金龙被胡锦涛安排到老家安徽省任省委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郭金龙当时帮胡锦涛处理了一些“家事”。

在距胡锦涛的祖籍绩溪县城约十公里的瀛洲乡大坑口村南,有一座古祠——胡氏宗祠,从1988年就开始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有专家称之为“中国古祠一绝”。据有关资料显示,在唐代,绩溪出了个散骑大将军胡宓;宋代,出了个以两劾秦桧而名垂青史的监察御史胡舜陟;明代出过奕世尚书胡富、胡宗宪;清代,出了徽墨名家胡开文、红顶商人胡雪岩;近代,出了著名学者胡适;当代,出了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清末,光是胡姓祠堂绩溪全县就有30座。目前龙川胡氏宗祠仅是“尚书胡”一族的家庙,是其中的佼佼者。

胡锦涛2003年担任中共总书记后,当地政府开始利用胡锦涛的名牌发展旅游业——“锦涛故里”。绩溪大坑口村恢复了文革中被改掉的老名“龙川”,胡氏宗祠成为龙川胡氏宗祠。从2004年开始,安徽省政府拨款数千万将绩溪到龙川(大坑口)的公路进行了扩建,长12公里、宽8米的黑色路面公路取代了原来只有5米宽的土石公路。当地政府又修缮了村里的两座牌坊,村中小河的两边也修上了护河石堤;小河上还新修了几座石桥和木桥,河两岸的民房也做了很大规模的翻盖;胡的祖居更是做了翻新和保护。

据悉,胡锦涛的故居是企业收购,并设置了胡氏祖宗灵位等。当时胡氏宗祠及胡锦涛的故居都要凭门票参观,需要花费108元人民币。龙川一度成了红色旅游热点,全国各地官员打着“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的旗号,伺机公费旅游,前往参观、膜拜。2005年年初,西藏有关官员到龙川“参拜”时,向胡氏始祖胡炎及胡锦涛父亲胡增钰的灵位献了哈达。因为旅游团越来越多,当地政府在龙川组建了一个大型的旅游服务公司,还投资800多万元人民币兴建办公大楼、贵宾接待厅、宾馆、酒店等配套设施。

据“SUN时事”当时报道,当地官员打着胡锦涛名义赚钱引起高层注意,胡锦涛委派安徽省委书记郭金龙前往处理。郭金龙到达绩溪视察时,发现当地旅行社擅自设置胡氏祖宗灵位,不时举“总书记”名头,实际情况比媒体报导更严重。因此郭金龙立下几条禁令:一、以后不准再打胡锦涛的旗号招揽生意;二、胡锦涛的故居不再对外开放,参观者要经县委批准;三、把在胡锦涛故居和胡氏宗祠内的胡家祖先灵位撤掉;四、对当地旅行社的导游人员进行再培训,规范导游用语,接待游客时,不准再提胡锦涛的名字。

正是因为胡锦涛的谨慎,事后网上有当地人谈起“锦涛故里”旅游线时,还能看出他们对此“不满”的态度。有人推荐这条旅游线时表示,因为胡锦涛不愿宣传,尽管龙川村真的不错,可惜不为人知。还有当地民众希望胡锦涛给自己家乡做些什么,现在这里的人还是比较穷。

正因为郭金龙帮胡锦涛稳妥处理了这些“家事”,给胡锦涛留下非常好的印象。

其实,郭金龙真正留给胡锦涛的最好印象无疑还是他在西藏的长期工作经历,正所谓“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有多苦,当年在西藏自治区委书记位置上因身体严重不适被迫返京治病的胡锦涛心中最有体验。所以,不提拔他提拔谁?

2012年7月,时任北京市长郭金龙年满65岁,当时的胡锦涛政权于是安排即将在十八大上退位的时任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刘淇先把北京市委书记的兼职转给郭金龙,以令郭金龙不会在党代会上受到正省部级中央委员“三上四下”的年龄限制。与现在安排明年三月就会在国务委员位置上退休的赵克志赶在二十大召开之前,王小洪刚满65岁的当口,提前把公安部长职务交给王小洪的作法都是出于同一考量。

之后的郭金龙的故事,就是在出任了北京市委书记职务四个月后即在中共十七大上顺利连任中央委员,紧接着便在十七届一中全会上顺利“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从此以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北京市委书记身份工作至中共十九大召开的当年年中,于2017年5月奉命把北京市委书记职务交给了习近平的嫡系 — 当时连个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的蔡奇。

2012年7月,刘淇奉命把北京市委书记交给郭金龙之后至十七大召开之前的三个多月时间里,被安排了一个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任的临时职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五年之后的2017年5月,习近平对郭金龙也是采取了同样的处理方式。

五年前的习近平把北京市委书记单单安排成蔡奇的目的是什么,不言自明。但具体到蔡奇的前任郭金龙,则不是因为什么“权力斗争”的原因“下台”,年龄使然!

现如今赵克志也是一样,无论是在二十大召开之前,还是二十大召开之后,把公安部长职务正式交出,对他赵克志来说都是早晚的事。

我们不妨再从一个假设的前提分析,那就是,假设赵克志在今年二十大上的年龄符合“七上八下”,而且还已经被习近平内定按照“惯例”接替郭声琨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政法委书记职务,而他之后的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职务也已经内定交给二十大召开之前即已经年满65岁的王小洪,那么中央组织部仍然也会赶在如今的二十大召开之前、王小洪年满65岁的当口,安排赵克志提前把公安部长职务交给王小洪。

去年十一月,王小洪先接替了赵克志的公安部党委书记职务之后不久,时评人岳山即发表《北京二十大防反习 习家军铺满公安部》一文。说是王小洪的上位是习近平二十大安全需要,王小洪逐步接掌公安部无疑是中共二十大习近平人马布局的一部分。

按照岳山文章的说法,习近平在中共二十大要打破惯例连任,也没有设接班人,引发的党内怨恨更会成为危险因素。这其实是习近平持续强调首要任务是保政治安全的真正原因。中共二十大前,习近平的安保会进一步升级,而王小洪就会成为习提高防范的重要身边人。

岳山的文章中列举出了现如今王小洪以下的所有公安部领导成员,包括中纪委驻公安部纪检组长孙新阳、副部长杜航伟、副部长兼国家移民管理局局长许甘露、副部长刘钊、副部长林锐、政治部主任冯延、副部长陈思源。其中,2020年3月从江西省纪委书记调任中纪委驻公安部纪检组长的孙新阳,被岳山的文章说成不但与习近平是陕西富平同乡,而且与习近平的已故同父异母哥哥习正宁“关系匪浅”。

笔者在岳山文章的启发下,辗转向海南方面的知情人士查证到,这个为侦办孙立军案被习近平点名调任中纪委驻公安部纪检组组长的孙新阳,当年从陕西老家远赴海南就是投奔习正宁而去。

1964年7月出生的孙新阳,当年在家乡陕西富平县城就读时是小有名气的高材生,16岁就考上了西北地区最好的大学西安交大;在机械工程系机械工程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高校任教,成为陕西机械学院的助教。三年后,他又考回母校西安交大,在管理学院经济法专业苦读3年拿到硕士学位,期间还加入了中共。硕士学位拿到了,孙新阳决心弃学从政。现任中共外交部党委书记,当时在陕西省委组织部工作的齐玉把孙新阳推荐给了已经在海南任司法厅厅长的习正宁。

在习正宁手下,孙新阳刚刚到任期间和习正宁对话时全都是陕西话,令傍边人还误以为孙新阳是习正宁的儿子。日后,孙新阳有机会把这段“故事”讲给习近平听时,可以想象习近平从此之后对孙新阳会有多深多好的印象了。

因为有习正宁的培养和向组织部门举荐,孙新阳从省法制局主任科员干起,熬到副厅局级只用了八年;日后又一路晋升,2012年4月就升任了中共海南省省委常委兼任省委秘书长、省直属机关工委书记;三年后,又以中共海南省委常委身份兼任中共海口市委书记。

至于已经去世的习正宁留给自己弟弟习近平的最重要政治遗产之一孙新阳是如何转入纪委并被习近平委以重任,都是我们下篇文章所要介绍的内容。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