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王小洪 公安部還有一個習近平的嫡系叫孫新陽

本專欄上周五播出的《二十大上年滿六十五歲的王小洪「不進則退」》一文中,分析了習近平當局提前把公安部長的位置由趙克志換成王小洪並非權力鬥爭,而是人事布局。在省部級中央委員「三上四不上」和副國級「七上八下」年齡限制的前提下,今年七月就滿六十五歲的王小洪在今年二十大上面臨着「不進則退」的局面,即如果不被內定晉升副國級,篤定不能連任中央委員。所以,如果王小洪只以公安部黨委書記職務進入二十屆中央委員預選名單的話,那麼屆時的黨代表們也許會質疑他六十五歲的正省部級封頂年齡。而避免這種可能出現的質疑的最簡單辦法,當然就是讓黨代表們明白他王小洪既然提前接替了趙克志的公安部長職務,那麼他就是待任副國級,所以「限制」他的年齡標準不是「三上四下」,而是「七上八下」。

再者,65歲是所有中共非副國級官員兼任的正省部級領導職務的年齡上限。所謂正省部級領導職務,除了包括地方省委書記、省長以及省政協主席,中央各部委一把手也包括被內部明文規定為「正部長級」的中央及國務院部委的常務副職,比如中宣部和中組部的常務副部長,也比如公安部的常務副部長以及「兩高」的第一副職。

如我們過去節目詳細介紹過的沈德詠,在年滿65歲前晉升副國級的夢碎之後,憤而向習近平政權遞了辭呈。2018年6月離任最高法之際,沈德詠曾通過最高法全體幹警的辦公平台發了一份《離職告別書》,其中一句是「根據我的誠懇請求,中央決定提前一年左右的時間,免去我在最高人民法院擔任的各項職務」。

沈德詠是1954年3月生人,所以如果不是他「主動辭職」的話,中央組織部按規定結束他正部長級一線職務的時間應該是在他年滿65歲的同時,或者稍晚。

再舉一個最近的例子,與王小洪同年同月出生的聶辰席日前剛剛被免去了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及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局長和黨組書記的職務,繼任人是比他年輕五歲的徐麟。雖然聶辰席依然還是在位的中共十九屆中央委員,但僅僅是因為年齡原因就只能退居二線。

與之同理,王小洪如果不是趕在年滿65歲的當口就被趕緊宣布為按常規應該是由國務委員兼任的公安部長職務,那麼他在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和公安部黨委書記的崗位上應該也是和與自己同齡的聶辰席一樣,現在就被安排退居二線的。

而象王小洪這樣,既然已經年滿或者剛剛年過65歲的正省部級年齡上限,但已經被內定趕在當年即將召開的黨的全國代表大會換屆之時或者之後晉升副國級者,先搶在此人年滿65的當口讓他把一個應該由政治局委員或者國務委員兼任的具體職位占上的例子,最典型的就是前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被胡錦濤提拔的過程。

1947年7月出生的郭金龍當年曾在西藏工作過11年時間,先後擔任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黨委常務副書記和自治區黨委書記。僅從他的這段從政經歷看,就明白胡錦濤為什麼一定要提拔他了。

2004年底離開西藏回到內地,郭金龍先在安徽省擔任了3年左右的省委一把手,然後於2007年11月開始出任北京市長。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北京市委書記是中共國務院冶金部長出身,與胡錦濤和溫家寶同齡的劉淇。

當時曾有一篇報道郭金龍與胡錦濤關係特殊的文章為中國境內、境外的眾多網媒廣為轉載,標題為《郭金龍曾悄悄幫胡錦濤處理了一些「家事」》。說的是2004年,郭金龍被胡錦濤安排到老家安徽省任省委書記兼人大常委會主任,郭金龍當時幫胡錦濤處理了一些「家事」。

在距胡錦濤的祖籍績溪縣城約十公里的瀛洲鄉大坑口村南,有一座古祠——胡氏宗祠,從1988年就開始是「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有專家稱之為「中國古祠一絕」。據有關資料顯示,在唐代,績溪出了個散騎大將軍胡宓;宋代,出了個以兩劾秦檜而名垂青史的監察御史胡舜陟;明代出過奕世尚書胡富、胡宗憲;清代,出了徽墨名家胡開文、紅頂商人胡雪岩;近代,出了著名學者胡適;當代,出了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清末,光是胡姓祠堂績溪全縣就有30座。目前龍川胡氏宗祠僅是「尚書胡」一族的家廟,是其中的佼佼者。

胡錦濤2003年擔任中共總書記後,當地政府開始利用胡錦濤的名牌發展旅遊業——「錦濤故里」。績溪大坑口村恢復了文革中被改掉的老名「龍川」,胡氏宗祠成為龍川胡氏宗祠。從2004年開始,安徽省政府撥款數千萬將績溪到龍川(大坑口)的公路進行了擴建,長12公里、寬8米的黑色路面公路取代了原來只有5米寬的土石公路。當地政府又修繕了村裡的兩座牌坊,村中小河的兩邊也修上了護河石堤;小河上還新修了幾座石橋和木橋,河兩岸的民房也做了很大規模的翻蓋;胡的祖居更是做了翻新和保護。

據悉,胡錦濤的故居是企業收購,並設置了胡氏祖宗靈位等。當時胡氏宗祠及胡錦濤的故居都要憑門票參觀,需要花費108元人民幣。龍川一度成了紅色旅遊熱點,全國各地官員打着「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的旗號,伺機公費旅遊,前往參觀、膜拜。2005年年初,西藏有關官員到龍川「參拜」時,向胡氏始祖胡炎及胡錦濤父親胡增鈺的靈位獻了哈達。因為旅遊團越來越多,當地政府在龍川組建了一個大型的旅遊服務公司,還投資800多萬元人民幣興建辦公大樓、貴賓接待廳、賓館、酒店等配套設施。

據「SUN時事」當時報道,當地官員打着胡錦濤名義賺錢引起高層注意,胡錦濤委派安徽省委書記郭金龍前往處理。郭金龍到達績溪視察時,發現當地旅行社擅自設置胡氏祖宗靈位,不時舉「總書記」名頭,實際情況比媒體報導更嚴重。因此郭金龍立下幾條禁令:一、以後不准再打胡錦濤的旗號招攬生意;二、胡錦濤的故居不再對外開放,參觀者要經縣委批准;三、把在胡錦濤故居和胡氏宗祠內的胡家祖先靈位撤掉;四、對當地旅行社的導遊人員進行再培訓,規範導遊用語,接待遊客時,不准再提胡錦濤的名字。

正是因為胡錦濤的謹慎,事後網上有當地人談起「錦濤故里」旅遊線時,還能看出他們對此「不滿」的態度。有人推薦這條旅遊線時表示,因為胡錦濤不願宣傳,儘管龍川村真的不錯,可惜不為人知。還有當地民眾希望胡錦濤給自己家鄉做些什麼,現在這裡的人還是比較窮。

正因為郭金龍幫胡錦濤穩妥處理了這些「家事」,給胡錦濤留下非常好的印象。

其實,郭金龍真正留給胡錦濤的最好印象無疑還是他在西藏的長期工作經歷,正所謂「沒有功勞還有苦勞」。有多苦,當年在西藏自治區委書記位置上因身體嚴重不適被迫返京治病的胡錦濤心中最有體驗。所以,不提拔他提拔誰?

2012年7月,時任北京市長郭金龍年滿65歲,當時的胡錦濤政權於是安排即將在十八大上退位的時任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劉淇先把北京市委書記的兼職轉給郭金龍,以令郭金龍不會在黨代會上受到正省部級中央委員「三上四下」的年齡限制。與現在安排明年三月就會在國務委員位置上退休的趙克志趕在二十大召開之前,王小洪剛滿65歲的當口,提前把公安部長職務交給王小洪的作法都是出於同一考量。

之後的郭金龍的故事,就是在出任了北京市委書記職務四個月後即在中共十七大上順利連任中央委員,緊接着便在十七屆一中全會上順利「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從此以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北京市委書記身份工作至中共十九大召開的當年年中,於2017年5月奉命把北京市委書記職務交給了習近平的嫡系 — 當時連個中央候補委員都不是的蔡奇。

2012年7月,劉淇奉命把北京市委書記交給郭金龍之後至十七大召開之前的三個多月時間裡,被安排了一個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任的臨時職務「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副主任。五年之後的2017年5月,習近平對郭金龍也是採取了同樣的處理方式。

五年前的習近平把北京市委書記單單安排成蔡奇的目的是什麼,不言自明。但具體到蔡奇的前任郭金龍,則不是因為什麼「權力鬥爭」的原因「下台」,年齡使然!

現如今趙克志也是一樣,無論是在二十大召開之前,還是二十大召開之後,把公安部長職務正式交出,對他趙克志來說都是早晚的事。

我們不妨再從一個假設的前提分析,那就是,假設趙克志在今年二十大上的年齡符合「七上八下」,而且還已經被習近平內定按照「慣例」接替郭聲琨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中央政法委書記職務,而他之後的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職務也已經內定交給二十大召開之前即已經年滿65歲的王小洪,那麼中央組織部仍然也會趕在如今的二十大召開之前、王小洪年滿65歲的當口,安排趙克志提前把公安部長職務交給王小洪。

去年十一月,王小洪先接替了趙克志的公安部黨委書記職務之後不久,時評人岳山即發表《北京二十大防反習 習家軍鋪滿公安部》一文。說是王小洪的上位是習近平二十大安全需要,王小洪逐步接掌公安部無疑是中共二十大習近平人馬布局的一部分。

按照岳山文章的說法,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要打破慣例連任,也沒有設接班人,引發的黨內怨恨更會成為危險因素。這其實是習近平持續強調首要任務是保政治安全的真正原因。中共二十大前,習近平的安保會進一步升級,而王小洪就會成為習提高防範的重要身邊人。

岳山的文章中列舉出了現如今王小洪以下的所有公安部領導成員,包括中紀委駐公安部紀檢組長孫新陽、副部長杜航偉、副部長兼國家移民管理局局長許甘露、副部長劉釗、副部長林銳、政治部主任馮延、副部長陳思源。其中,2020年3月從江西省紀委書記調任中紀委駐公安部紀檢組長的孫新陽,被岳山的文章說成不但與習近平是陝西富平同鄉,而且與習近平的已故同父異母哥哥習正寧「關係匪淺」。

筆者在岳山文章的啟發下,輾轉向海南方面的知情人士查證到,這個為偵辦孫立軍案被習近平點名調任中紀委駐公安部紀檢組組長的孫新陽,當年從陝西老家遠赴海南就是投奔習正寧而去。

1964年7月出生的孫新陽,當年在家鄉陝西富平縣城就讀時是小有名氣的高材生,16歲就考上了西北地區最好的大學西安交大;在機械工程系機械工程專業畢業後被分配到高校任教,成為陝西機械學院的助教。三年後,他又考回母校西安交大,在管理學院經濟法專業苦讀3年拿到碩士學位,期間還加入了中共。碩士學位拿到了,孫新陽決心棄學從政。現任中共外交部黨委書記,當時在陝西省委組織部工作的齊玉把孫新陽推薦給了已經在海南任司法廳廳長的習正寧。

在習正寧手下,孫新陽剛剛到任期間和習正寧對話時全都是陝西話,令傍邊人還誤以為孫新陽是習正寧的兒子。日後,孫新陽有機會把這段「故事」講給習近平聽時,可以想象習近平從此之後對孫新陽會有多深多好的印象了。

因為有習正寧的培養和向組織部門舉薦,孫新陽從省法制局主任科員干起,熬到副廳局級只用了八年;日後又一路晉升,2012年4月就升任了中共海南省省委常委兼任省委秘書長、省直屬機關工委書記;三年後,又以中共海南省委常委身份兼任中共海口市委書記。

至於已經去世的習正寧留給自己弟弟習近平的最重要政治遺產之一孫新陽是如何轉入紀委並被習近平委以重任,都是我們下篇文章所要介紹的內容。

(全文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