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学者不想在中国教书 教室装监视器无法真讨论

一名德国学者说,不想继续在中国大学教书的原因之一,是教室里都装上了监视器,她担心在课堂上无法进行真正的讨论。她并认为,与中国接触,要认清不可能有“平等合作”。 

德国之声(DW)中文网12日刊出对德勒斯登工业大学学者韩尼(Alicia Hennig)的采访。 

她说自己有15年的中国经验,原本在商业领域工作,2015年开始在中国的大学工作。她对中国大学里的官僚体制和意识型态管制深有所感。 

韩尼教书时,中国已开始限制使用西方教材,她不得不从海外订购所需的“经济学哲学”课程教科书,但她或校方帮忙订的书都被扣在海关。 

她的中国同事们突然不被允许再给外国学生授课,只有外国人才能给外国人授课,她相信这应该是从高层下达的指令。 

2018年10月她开始在南京东南大学工作时,教室里都已经装上了监视器,这也是她不想继续在中国从事商业道德教学工作的一个原因。她说,人权也是课程中的一个主题,“我不想再在中国教书,因为我担心在课堂上无法再进行真正的讨论”。 

韩尼还发现,在人文学科,与外国人一起组织会议变得异常艰难,因为审查过程极严格,要保证在意识形态上完全不越线。在中国进行针对人文学科的国际讨论,变得非常困难。 

她说,中国的大学里很多对意识形态的监督和审查。她曾被院长要求删除在社群媒体上的某些评论,“所以我知道自己被监控”。 

对于德国一些学校想和中国的大学合作,韩尼提醒,除了学术资金可能会在官僚体系的腐败中被使用,还要注意双方的合作研究方面,“人文科学领域是在意识形态上受到很大限制;自然科学和技术领域则不能排除(中国)军事上的应用,这是两个非常不同的问题”。 

对于“如何与中国进行接触、对话、如何处理相关限制”,韩尼坦言这是很难的问题,她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但她认为,在与中国“平等合作”这个问题上, 应该停止自欺欺人,因为在目前的条件下是不可能的。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