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bKeeper终结 弱势郊区失业严重 贫富差距拉大

一项新数据显示,在疫情中受创最重的行业将面临JobKeeper结束的又一轮打击,并有可能拉大悉尼和墨尔本的贫富差距。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经济分析公司SGS Economics and Planning的分析显示,在悉尼和墨尔本最弱势的郊区,工作岗位的流失预计更加严重。

大悉尼两个社会经济指标排名比较低的地方政府辖区Fairfield和Campbelltown,在2020年3月至9月期间分别失去了3142个和2125个工作岗位。不过,在富裕的北部海岸,反而有2010个工作岗位被创造出来。

墨尔本的情况也类似。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Wyndham、Dandenong和Casey地区,分别流失工作岗位6790、2080和5389个。但在较富裕的Yarra和墨尔本市区,则增加了786个和1402个职位。

SGS高级顾问James Atkinson表示,疫情期间较贫困地区就业表现恶化,相比之下,这些城市中最优势地区工作者所受的影响要小得多。

疫情已经伤害了悉尼和墨尔本弱势地区的数千个工作岗位,随着JobKeeper结束,商业团体和工会正在敦促联邦政府考虑为陷入困境的行业提供额外支持,以抵消重大的就业损失。

全国就业游说组织澳洲工业集团(AiG)首席执行官Innes Willox建议对旅游业和住宿业提供更多的支持,以减少JobKeeper结束造成的经济风险,实现“软着陆”。

财长Josh Frydenberg28日为结束JobKeeper辩护称,维持JobKeeper过长时间可能会产生不良后果,比如限制工作者跳槽到其他更富生产力的行业。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