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写这么多 印证美国错估中式共产党

相较纽约多数媒体鲜明的立场和尖锐批判,《纽约客》的时评文风,始终不脱自绝普罗大众之外的菁英调调,在新闻速食主义盛行当下,到现在它仍经常逆势登载巨量长文,也正因为如此,或者有时反而可借此补充其他媒体一时未尽、又或者很难浓缩在一则新闻里说清楚的事件脉络。年初,一篇题为《美中未来的竞赛》(The Future of America‘s Contest with China),多少便存在这样的作用,一定程度为关注美国大选,乃至接下来美中关系的旁观者,提供了一个在不稳定时节上,一座复杂大都会的思辨角度。

在这篇上万言的文章中,以《纽约客》的价值取向,尽管理所当然反对川普的诸多作为,但并没有回避美国正面临到的中国因素考验。例如文章提到,美国理解中国对自己会是实质威胁,早在2007年就显现端倪,当年中方人员遭发现入侵了美国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航太公司,成功偷走关于F-35战斗机上千万份文件,不久后,中国就出现了规格相似的J-31战斗机。两年后,当可口可乐以高价收购中国汇源果汁集团,但自完成这笔有史以来中国最大外资并购案才几个月,美国FBI就发现可口可乐的系统遭骇客入侵,安全漏洞即出自上海郊区一栋大楼的电脑里,最后证实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所为。这些一个个案例都成了于今川普指控中国有窃取美国技术前科的远因。 

直到奥巴马执政期间,中国对美国军事、商业情报的窃取也未显降缓,包括2014年中方骇客企图侵入美国一政府人事管理办公室,去窃取相关雇员及其亲属的私人记录,这些纪录,将协助他国间谍去识别谁可能是美国特务,或者谁和那些特务有密切关系。此外,同一时期的中国,另在南海海域积极进取,也确实违背了习近平曾经对奥巴马的承诺,完全不理会奥巴马对中国停止将南海诸多岛礁推向军事化的要求,严重威胁了区域稳定。 

军事国防范畴的机密窃取,让美国官方警觉,美国民间之所以也为中国作风同感震惊,则是当美国职篮NBA积极打进中国市场,去年却因为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在个人Twitter写下“争取自由,与香港站在一起”贴文,而遭中国官民铺天盖地的攻击,包括中国赞助商从火箭队撤资,以及火箭队所有相关商品皆从当地电子商务网站一夕消失,中国国家电视台还取消了NBA转播,其整肃个人言论之不可思议,许多就算平时少有批判中国的美国民主党议员,也都相继连署发声抗议中国,并要NBA不能反过来处分莫雷。 

中国种种行事作为,自然让川普得以义正词严和它进行多面争斗,反制动作愈多,对北京的敌意就愈升温。偏偏,习近平是个超乎西方国家所理解的中国领导人,尤其他认定苏联共产党之所以垮台,就是因为苏联动摇了自身的信念,意即,他自己会更坚定不移走在中国共产党的教条路线上。川普遇上的,便是一个对意识形态不容怠惰的习近平,于是两相刺激,华府、北京各自鹰派于焉抬头,走上今天美中抗衡局面,于是,美国就得回过头直接触及眼前和中国间的现实问题。 

包括尽管中国一再窃取美国智慧财产和军事情报,但自过去美国历任总统交往政策之后,美中两国无疑已存在密不可分的贸易关系,今天估计有7万家美国公司在中国开展业务。当年布什政府特意放宽对中国的签证限制,鼓励中国学生大举涌入美国,几年过去他们现已是美国最大的外国学生群体。此外,微软早在北京开设了一个囊括五百人的研究中心,成为其在美国之外最大的实验室。 

再者,过去15年来,中国是美国企业在自己国家以外获利最高的地方,这也包括许多明星球员靠著代言球鞋就能在中国市场大赚一笔,中国市场对于美国企业变得至关重要。从而负面影响,就是有愈来愈多企业、机构选择默然接受中式的言论审查,不只是好莱坞片商会为了中国市场迎合中共的政治需要,当中国因为韩国部署萨德系统而全面抵制韩国时,美国罗切斯特大学伊士曼音乐学院也曾配合中国禁令,在一次前往中国的巡回表演上,特意未让韩国籍学生随团出访。 

《美中未来的竞赛》为文主述,在承认40多年来中美两国虽然尽可能回避了政治分歧,今天遂因彼此利益矛盾加深,而在各个领域都出现了裂痕,且你打击我,我就可以反击你,像是美国关闭了十多所中国官方资助的孔子学院,硅谷许多公司也发现自己很难再进入中国,包括Facebook和Netflix打入中国市场就遇上了重重阻碍。 

为今,棘手的问题在于,如果美国不与中国抗衡,它确实很可能会在许多具有决定性的新技术上失去优势,比方说5G技术,尤其中国非常乐于将这些科技用于监控异议份子,更严重的是美国过去设下的道德准则将重新被定义,比如说中国今天已能在联合国各式文件内尽可能塞入“习思想”。

但中国不仅不若过去的苏联,使得美中两国走上不同于冷战的局面,也无法像过去一样清楚区分出国际上的盟友或敌军两个集团,正如文章引述所言,美苏之间的关系像是两个鸡蛋装在同一个篮子里,仍各自独立,但美中双方却仿佛两颗蛋黄在争夺蛋清,美国应对中国的操作,比起当年遇上苏联又更加动辄得咎,加上他面对的虽然不是苏联那样会刻意输出意识形态的国家,却是足以让这个世界愈加自我适应其意识形态的中国。 

《纽约客》这篇文章最后,给出了一个带有“纽约菁英”风格的结论,就是川普的无知和自大,将对中美贸易战形成一场拙劣的博弈,同样的,中国若不承认自己在过分争取控制权时已引起多方愤怒,也必然是一种误判形势,中美都必须接受现实,找出不脱钩也不纯为安抚对方的共存状态。 

撇开这篇文章的立场,其提供的讯息,不失为替美国面对中国那种同时利益互斥、同时利益纠缠,齿轮既卡死又得继续转下去的难处找到原因,确实很难得到完美有效的解套,至于写了这么多,在批评川普反中手段躁进不智之馀,则又刚好印证美国确实长期误判了中式共产主义,才会让自己走到这一步。

这篇文章写在美国疫情爆发之前,如今绝大多数美国人都被疫情搅和得七晕八素,再碰上选战负面攻防热头,几乎无暇认真审视中国因素的深刻影响,眼前川普和拜登无论抗中还是亲中似乎都已无关宏旨,最后谁胜出,大概就看谁让美国选民更讨厌。中国问题将持续成为美国横梗在前一道高难度习题,即使选后麻烦事仍会一直冒出来,《纽约客》再十万字都不足以道尽,到头来,这也算是美国为过去自以为能驾驭中共所付出的代价。 

(※作者为《上报》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1评论
  1. endless User Says

    可以想見的是,未來二三十年中共黨國不會太好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