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是生命,不是原材料

国家统计局发布人口最新数据:2021年全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人口出生率为7.52‰;死亡人口1014万人,人口死亡率为7.18‰;人口自然增长为0.34‰。人口问题再次引发大家的关注。 

讨论人口问题时,就发现所谓专家在以上帝的视角过高瞻远瞩瘾,他们往往从人口红利、劳动力短缺角度侃侃而谈,摆出野生诸葛亮的造型。在这些弱智专家眼里,人首先不是生命而是原材料,列出图标叨叨原材料的开发、储存、流通与损耗,这种专家好像不是亲妈生的活人,只是某种类人肉质生物。 

郭德纲一再感叹相声界的衰落,并怀疑是因为同行的嫉妒造成了这种衰落。其实,郭德纲的格局小了,要跳出相声圈找原因才能把准脉。从大局看,相声界遇上了圈外的有力竞争和挑战,相声衰败是必然的。有一批相声界的弃徒,乔装打扮混入学界,把“说学逗唱”转化为“吹拉弹唱”,粉墨登场纵论经济、政治及天下大势,搞笑抖包袱能力远超德云社,面对外来滑稽物种的入侵,相声如何不衰落? 

前两天,专家级相声段子手任泽平和赵燕菁联袂出场,用人口生育下降题材,一捧一逗让大家乐翻天。面对抢饭碗的,于谦老师叹息:再有十个爹供郭德纲祸祸,也不是专家的对手呀,人家包袱是降落伞,在高空里抖,相声不敌伞兵啊!德云社的徒弟们人心浮动,都想转行拜专家为师找饭辙,郭老师的队伍不好带喽。 

任泽平抖的包袱是:“建议尽快建立鼓励生育基金,央行多印2万亿,用10年时间让社会多生5000万孩子”、“一定要抓住75-85年这一代还能生的时间窗口”、“不要指望90后00后……” 

任泽平最辉煌的履历是恒大许家印的军师,类似梁山伯的“智多星”吴用的角色。跟吴用的差别在于任老师是“无用”,对恒大没起啥作用的“智躲星”,2021年离开许家印两个月后,恒大就爆雷了。许家印负债两万亿元,成了任泽平的灵感来源——央行多印两万亿,相当于恒大负债规模就把人口问题解决了,欧耶! 

任泽平有经济学家的头衔,估计能达到蓝翔技校金融班学员的水平,应该知道央行多印两万亿货币造成的后果吧。他提出这个方案可能是出于私人恩怨,要报被许家印解聘的一箭之仇。一说两万亿能多产出5000万新生娃,彻底解决人口负增长,国家立马意识到许家印欠的两万亿就是扼杀了5000万个新生娃,是个比希特勒更恶的魔鬼。这包袱一抖,许家印及全体员工还有勇气不轻生吗? 

赵燕菁老师用降落伞做了个大包袱:国家在设计养老金领取制度时,应该与生育情况“挂钩”,“比如不生育的,退休后只能领取最基本的养老金,生育一个小孩的,养老金标准再相应地乘一个系数,依此类推,设置分级。”他还建议国家应该让老百姓“早就业,晚退休”,以此弥补养老金的亏空。 

若把赵老师的包袱全抖开,真的是“生孩子不叫生孩子,叫下(吓)人”!养老金与生育数量挂钩,比手指头与蝎子挂钩还狠,没有生育孩子的,既不能“养儿防老”又没有足够养老金,只能逼迫其走弃老之路,暗示无子退休老人自裁以谢天下。 

过去家族祠堂时代,多子者把孩子过继给同宗无嗣者。赵老师想搞个超级赵氏祠堂,但操作是颠倒的,他要把无子女老人的财产转移支付(过继)给多子家庭,剥夺了老人应得的养老金还不尊重他们的辈分,亏了钱还当孙子。这才是赵老师要抖的包袱底,建立以新生逼老死的新丛林法则,以生殖能力论高下,新萝卜多了就挤占别家老萝卜的坑。从不劳动者不得食到不生育者不得好死,这是辩证法的胜利,是“不服从者不得食”的含蓄升级版。 

咱中国人对各种赋税早已习惯成自然,没有西方人把代议士与税赋挂钩的毛病,要粮要钱出伕,啥都可以征用。但在过去时代,生育一直是老百姓所剩无几的私事,朝廷不管老百姓怀孕分娩的事儿,只抓皇子生育的大事。为此配套了太监、嫔妃等丰厚的资源,生怕王朝后继无人。但生多了又闹腾,兄弟叔伯们撕个不休。从国家战略高度干预民间生育,只是最近几十年的景观。 

生育是个人的权利,是私域,公权不能干预。养孩子好不好,该不该生育,就像交配姿势一样都是小两口的事儿,无须有关部门深入指导。人口增长率高低,对国家有利弊,但国家不能把人口当做原材料来管理。一会儿“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结扎避趋之”,一会儿又成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多生避趋之”,动辄就生死以许,弄得国家都不好意思了,这有意思吗?

任泽平和赵燕菁假装站在国家的高度,对女人的子宫男人的坚挺指手画脚,好像太监忙活皇上妃子的床事,心操得忒大了。他俩冒充忧国忧民东林党人——床事房事天下事,事儿妈;风声雨声啪啪声,过耳瘾。时代变了,他俩没机会策划宫廷政变,就想着倒腾一把“宫挺事变”,在子宫和坚挺上做文章,过把干瘾。 

只要还把人口当成原材料,不论是宏观调控子宫还是微观调节坐胎,都是胡扯蛋。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一丘千千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