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规划师:高密度城市也可以很宜居

澳广报道,城市规划师兼空间分析师ThamiCroeser以及RMIT城市研究中心的Lucy Gunn共同发表了一篇“无需放弃拥挤的城市-我们可以使密度变得更好” (There’s no need to give up on crowded cities — we can make density so much better)的文章。文中讲述了通过政策改变,拥挤的城市可以变得更加宜居,无需像人们所提倡的“迁移”到Tamworth或Toowoomba之类的偏远城区。

在澳大利亚,人们多次提出需要把人口分散化的作法。他们的根据是,城市生活使人“不愉快”,因为这里的道路堵塞、房价高昂,而郊区的情况却好很多,所以必须将城市居民分散到其它郊区。

不过针对这些说法,两名学者ThamiCroeser及Lucy Gunn却认为,中心城区必须适应现阶段的人口增长,合理利用“高密度”并发挥其作用。

两位学者认为,“我们更迫切的需求是,集中改善主要城市的宜居条件。我们的城市发展非常迅速,尤其墨尔本增长得最快,在2017-18年度增加了119,400居民。他们觉得,像这样的人口增长并不一定意味着交通拥挤、丑陋或高天价的房屋和租金。”

他们称,澳洲城市执行建设中非常糟糕,在许多州的规划政策中,城市密度目标仍然很低。通常设定在每公顷15套左右,甚至大多数的澳洲人都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他们认为人口密度就是居住在狭小的高层公寓。

讽刺的是,巴黎市中心或巴塞罗那的密集和繁忙如此吸引旅行者,正是许多澳洲城市居民所唾弃的东西。据联合国的数据显示,巴黎的人口密度为平均每公顷约213人;巴塞罗那则每公顷156人。相比之下,墨尔本每公顷只有38人,而悉尼则平均每公顷约50人。

巴黎和巴塞罗那的高密度人口导致他们的街道和公共场所非常繁忙。但他们却成功将商店、各种服务和公共交通与中层公寓结合起来。这种设计带给人一个宜居又宜人的城市。

学者认为,澳洲过去的失败经验使到本地在复制海外的成功实例变得困难。举个例子,在墨尔本,高层建筑在近十年来快速发展已产出大量的狭小公寓。这些公寓的质量很差,室内的采光和通风都很不足够。

由于当地政府对公共交通缺乏投资,使得城市的拥挤情况变得更糟。这使到新公寓的价格将包括建筑多层停车场的费用、街道景观也充斥着汽车。而原本的空间可用来栽种树木,但却被汽车道及停车位所占据。

ThamiCroeser及Lucy Gunn认为,处理人口增长并不需要搬到像Tamworth或Toowoomba的地方。我们必须更注重质量和美观,这样才能获得公众对填充发展的支持。密度必须辅之以合适的街道景观和基础设施,如增加投资公共交通,并分配更多空间给绿化和行人。

学者例举荷兰的woonerf社区,他们说如果在这里漫步,你会发现路边的停车位很少、车速限制在每小时15公里左右,而且大量的空间都分配给了树木与花圃。他们认为,如能大胆改变政策,澳大利亚也能达到这种程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