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苹果日报告别读者

北京对香港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承诺刚刚走过24年,作为香港一国两制重要标志的新闻自由显然已经进入严冬,诞生在香港回归前二年的《苹果日报》终于在中共的政治强压下歇业。6月24日,《苹果日报》以“港人雨中痛别,我哋(们)撑苹果”为头版标题,为26年的历史划下句点。

台湾陆委会指出,不幸事件不仅敲响了香港新闻、出版、言论自由的丧钟,同时也让国际社会见识到极权专制的中共政权,为打击异己,无所不用其极的镇压手段,历史将永远记载当权者打压自由的丑陋面目。

香港《苹果日报》的特色

1995年6月20日,《苹果日报》于香港创刊,在7-11连锁店出售时,每卖出一份报纸,就附送一个大苹果。创办者香港商人黎智英表示:“假如夏娃当初不是咬了禁果一口,世上就没有罪恶,也没有是非,当然也不会有新闻。”

在《苹果日报》创刊时的电视广告中,黎智英口中咬著苹果时说下金句:“每日一苹果,没人能骗我!”。

过去香港的报纸,头版通常放广告,尤其是房地产广告。但是《苹果日报》却打破了这项不成文的规矩,在头版摆放大型图片及新闻标题,《苹果日报》的变革及削价吸引大量读者,很快就成为了畅销报章之一。

《苹果日报》的平均发行量在15万到30万之间。

香港市民排队购买苹果日报以示支持
苹果日报。(图片来源: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苹果日报》从创刊号开始就一直支持香港民主派,批评亲共党派。他们不时对政府施政或官员操守作出严厉批评,还不断批评中共及其政府。

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大部份媒体开始对内容进行自我审查,并自觉向红色靠拢。但《苹果日报》依旧保持原来特色,成为少数仍然持续批评和评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香港政府及建制派的报章。

黎智英曾在2007年“香港回归十年”一文表示;壹传媒说得上是香港的反对派,也顺理成章成为中国共产党和香港政府的眼中钉。几乎所有大财团,特别是发展商都拒绝在《苹果日报》登广告;而大部份在中国有生意的本地大公司也不会在壹传媒的报纸或杂志做广告。

自梁振英成为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后,《苹果日报》不时地将港府贬称为“港共政权”。

在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中,当绝大多数的报刊都在头版刊登香港政府支持修例的广告时,《苹果日报》不但不刊登,还在头版表明支持反送中运动,并呼吁读者参与游行示威和集会。

直到今天,民主派支持者普遍认为,《苹果日报》是香港目前仅存几家未被“染红”的媒体之一。

资深新闻从业员李怡、李平、林本利等为《苹果日报》执笔写评论,拥有著庞大的读者群。

《苹果日报》的最后时光

2020年8月10日,香港警务处国家安全处以违反国安法、欺诈等罪拘捕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及营运总裁兼财务总裁周达权,又以涉嫌串谋欺诈拘捕壹传媒集团行政总裁张剑虹,当天有逾200名警员持手令搜查将军澳壹传媒大楼。

位于将军澳的苹果日报大楼10日上午遭警方搜查
苹果日报大楼(图片来源: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8月11日,《苹果日报》及《苹果动新闻》如常出版,苹果日报加印至55万份。

2021年6月17日,警方国安处以涉嫌违反国安法拘捕壹传媒及《苹果日报》5名高层,包括壹传媒行政总裁张剑虹、壹传媒集团营运总裁周达权、《苹果日报》副社长陈沛敏、总编辑罗伟光和苹果动新闻平台总监张志伟。

当天有逾500名警员持手令搜查将军澳壹传媒大楼,搜查令容许警方搜查新闻材料,并带走电脑器材。

警方国安处以涉嫌违反国安法冻结3间公司合共1,800万元资产,包括苹果日报有限公司、苹果日报印刷有限公司、苹果互联网有限公司,并要求7间银行不可处理上述3间公司的银行帐户内财产。

6月18日,《苹果日报》及《苹果动新闻》如常出版,《苹果日报》加印至50万份。

6月20日,《苹果日报》度过第26周年,黎智英的美籍助手Mark Simon向《路透社》承认,报社资金陷入干涸,现有资金不足以员工支薪或负担印刷成本,最快在最近数天内《苹果》要被迫停刊。

6月21日,新闻节目《9点半苹果新闻报导》播出最后一集,主持人谢馨怡在节目尾声感谢所有主播、编辑、幕后编导的努力,“在《苹果日报》成就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一个回应时代的任务”,并感谢观众,“香港人珍重,有缘再会,拜拜”。

6月23日,壹周刊宣布结束营运。

同日警方国安处以涉嫌违反串谋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拘捕《苹果日报》社论撰写员“李平”(笔名)。

6月24日,《苹果日报》出版最后一份实体报纸,印刷100万份打破纪录,报纸底板是一封副社长陈沛敏发给读者的告别书。

100万最终章 纵有遗憾但感恩

周三(6月23日),《苹果日报》在网站上发文,题目为《走过26年,美好的仗打完,与读者一同编写苹果的最终章》。由吕丽婵署名撰写。

文章回顾《苹果》历年争议大小事,包括记者采访过的历史时刻,以及曾踢爆的政治黑幕,揭露的社会不公,同时也坦承《苹果》也曾做错过。

文章写道,回顾《苹果》的诞生,它源于香港主权移交前两年,外媒以“香港之死”预言未来,《苹果》就在当年创刊,第一篇社论开宗明义:“我们要办的是一份香港人的报纸”。

香港《苹果日报》
香港《苹果日报》为6月24日的最后一期实体报印制了100万份,还以“再会,给香港人的告别书”为题出版12页的特刊。(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对于《苹果》,港人又爱又恨。创办人黎智英曾说:“《苹果》犯过很多错误,有许多地方达不到读者的期望,对此让我向读者深深致歉。但回顾过去四分一个世纪,我们无愧于心”。

走过26年,美好的仗打完,《苹果》今日写下它的最终章,告别香港。“10年后,还有30周年特刊吗?风起了,惟有试著努力活下去。”20周年特刊的序言,曾有这样一个提问,在6年后的今天,终于有了答案。

这个答案和结局虽然不如人意,尽管万般不舍,但试著努力活下去、坚持与香港人同行的决心,26年来从没改变。

26年来,一字一句,都在守护香港。明日是《苹果日报》最终章,这些年来,我们被责骂过、遭唾弃过,但也曾自豪、亦曾光辉;由“每日一苹果,冇人呃到我”到“Truth is Power”,我们都初心不变,即使创办人黎智英身陷牢狱,多名高层相继被捕及起诉,我们都紧守岗位,如常编采,更出版创报以来破纪录100万份,因为要让读者知道,《苹果日报》不但是一份报章,更代表香港的自由。

文章又向读者致谢,“感谢每一位高举支持《苹果》标语的读者,感谢每一位深宵在报摊苦候报章送来的朋友,这个最终章,是由读者和我们一同编写,纵有遗憾但感恩。”

文章最后留下感言:

“告别年年六四头版烛光映照、岁岁七一大字标题维园见,《苹果》并不完美,但容不下《苹果》的香港,会是一个怎么样的香港?面对眼前的高山,也许难言乐观,但请相信黑暗过会是晨曦,能同行走上26年难能可贵,尽管步履蹒跚,但美好的仗打完,停下来的姿势,也可以很美。感谢每一位在此相遇的《苹果》读者,这个最终章,是和你们一同编写,从这个角度看,也许就再没遗憾。共勉。”

《苹果日报》给香港人的告别书:

千言万语,不如由26年前说起。

《苹果日报》部分员工
《苹果日报》部分员工(图:推特)

1995年6月20日,《苹果日报》第一篇社论开宗明义重:“我们属于香港”。距离主权移交只有两年,生于动荡,《苹果》却像那时选择留下来的香港人一样,面对前景不明朗,尽管忐忑,却仍抱有希望,对这片土地这个家,坚持不放弃:“我们怕。但我们不愿意被恐惧所威吓。”

97年7月2日出版A1头条,大字标题:“香港信有明天”。当时两岁多的《苹果》,散发青春的大胆、天真、热血与乐观,信香港可以按照《基本法》追求落实民主,信“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下文明的价值与制度得以守护甚至拓展,信香港人可以享受真正的繁荣安定、人权自由与尊严。

这廿多年来,我们都秉持这样的信念前行。然而,到了今天,当香港已变得不可辨,属于香港的《苹果日报》,也无奈忍痛要跟香港人说再见了。

政权上周四(17日)第二度搜查报馆,捡取大批新闻材料,并以国安法拘捕五名高层,其中报馆的社长张剑虹、总编辑罗伟光已被落案控告,还押在狱。

昨(23日)晨再拘捕主笔杨清奇,报馆基于员工安全和人手考虑,决定停刊及停止新闻网站的运作。2021年6月24日之后,香港将没有《苹果》。《苹果》死亡,新闻自由是暴政的牺牲品。

对于编采同事,我要向你们致敬。近年经历恶势力围堵《苹果》,同事集体被起底、警方搜报馆,老板、高层先后被拘控,你们一直紧守岗位,没有一天停止出版新闻。尤其是在白色恐怖下,仍然撑到最后,并肩完成最后一天报纸出版和新闻网站运作的手足,我以你们为荣。

《苹果》美好的仗已经打过,但相信你们日后无论身在哪里,担任甚么岗位,仍会毋忘这份初心与精神。

对于读者以至香港人,过去一星期你们为《苹果》打气,一直叫我们“撑住”,说“香港唔可以冇左苹果”。在这里,要为辜负了你们的期望致歉,在没有《苹果》的日子,希望你们珍重,一生平安。

最后,我们盼望暂失自由的同事尽早获释,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

我特别喜欢近日的一幅漫画,苹果被埋葬在泥里,种子却长成满树更大更美的苹果。永远爱你们,永远爱香港。

《苹果日报》副社长陈沛敏。

创始人黎智英入狱

黎智英,现年73岁。生于中国广州市,12岁时,黎智英只身携带1港元经澳门偷渡到香港,从当黑工做起,奋发图强,白手起家,现为香港永久性居民,拥有中英双重国籍。

1990年,黎智英在香港创办壹传媒集团,并创办《壹周刊》,自此专注发展传媒事业。

1995年6月20日,黎智英创办了《苹果日报》。

由于黎智英积极参与香港民主运动,中共当局视其为眼中钉,不断进行舆论打压。

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
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2月1日早上由囚车押上法庭,法院外有支持者及反对者高喊口号。(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015年4月,黎智英入选《时代周刊》年度“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

2019年,香港发生了“反送中”运动,黎智英每次都与香港民主派人士一起走在了游行队伍之中,颇受社会关注。

从2020年4月起,香港警方以“非法集结”、“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 欺诈”、“游说外国制裁中港”等罪名多次拘捕黎智英。

2020年12月3日,黎智英再次被捕并关押至今。

2021年4月16日,香港法庭以非法集结罪判黎智英入狱12个月。

5月28日,香港法庭又以“组织非法游行”加判黎智英14个月,至此刑期整合为共监禁20个月。

2021年6月,美国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把年度最高荣誉“杜鲁门—里根自由奖”颁授给黎智英,以表扬他毕生追求自由和民主,以及不惜代价地坚毅反抗中共独裁及其他暴政。

同月,保护记者委员会向黎智英颁发2021年度“伊菲尔新闻自由奖”。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