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反噬政治,社会动荡不可避免

中共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韩文秀在官媒新华社撰文称,2022年要召开中共二十大,做好经济工作极为重要。他指,稳宏观经济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

对执政党来说,所有问题都是政治问题,不但经济问题,社会问题﹑文化问题﹑外交问题都是政治问题。这本来只是常识,没有什么高深之处。

历朝历代,所有社会动荡﹑政权更迭,都是经济和民生问题引起的,中国人不到活不下去都不会造反,凡是造反,都是活命的问题。

李克强早前提出“六稳六保”,六稳是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六保是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概括来说,就是救经济保民生,为什么?因为经济问题处理不好,共产党的政权就有危机。

当前这都是要害,问题是怎么稳如何保,办法在哪里?早两三年醒悟,或许还有救,今日才来稳这保那,都已经是明日黄花,只好看著它谢了。

政府掌握全局,掌握真实全面的信息,普通人无从得知。政府应该高瞻远瞩,有先见之明,预先筹谋,而不是问题来了,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中国的经济早就问题丛生,但中共为维持执政合法性,一向把问题都扫到地毡下去,表面风光,歌舞升平,但地毡不是用来藏垃圾的,等到地毡发臭,一掀开来满地曱甴蜘蛛,楼板蛀空,那时就冇得救了。

中国经济早已开发过度﹑投资过度﹑产能过度,早就应该减速,但每一届政府都要维持伟大形象,维持GDP增长数字好看,因此高速才是硬道理。不断加速的结果,是经济更畸型更不合理,恶因种下,恶果难逃,日日添柴烧火,最终只是爆煲而已。

大陆不是没有懂经济的专家,只是习近平上台后,以一尊自居,身边都是一群奉迎拍马之辈。习近平大权独揽,又好大喜功,偏执蛮横,下属说假话充内行,如此当然越陷越深。

经济过热应该收敛,却为政绩而加速;内部不妙应维持好的外部环境,却又搞战狼外交;形势危重应该缓和港台矛盾,却又践踏港台;外部环境恶劣,内部应该求稳,但又大开杀戒,自损功力。事情都反著来,明知加速速死,又拼命踩油门。

这是什么道理?这就是上帝要人灭亡,必先令其疯狂。习近平奉行政治第一,负责糟塌经济,李克强视经济第一,负责收拾残局,习在前面乱搞,李在后面嗌救命,经济搞坏了,经济反噬政治,最终是经济没得救,而政治也呜呼哀哉。

习近平的字典里,只有政治问题才是问题,以为政治搞好,地位稳固,其他都不是问题。可惜客观规律是只有经济好了,政治才会好。

习近平一再强调不忘初衷,他的初衷就是马列毛,马克思一个最基本的论断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也就是说,经济才是基础,政治只是经济的反映。

经济有自己的发展规律,不能用政治去强行干预,但习近平干的,全是以政治手段去干预经济政策,并且自以为得计。无上权力导致无上自信,自信过度便以为意志至上。老毛是唯意志论者,凡事靠愚公移山精神,敢于斗争,就想改造世界,习近平继承老毛的衣砵,也以为自己神通广大,无往而不利。

大难临头中共自知,不是一般的困难,是世所罕见史所罕见,所有的层面问题多如牛毛,不知如何下手。前不久中共派出一个小规模外交使团,悄悄到欧洲各国游说,希望寻找改善中欧关系的路径,但到处摸门钉,没有一个国家有好脸色。

今日被迫涎脸登门求和,当日为何要做到绝?做人都要适可而止留有馀地,一个国家搞外交,岂可以任性妄为?今日中共面临的内政外交困境,最大问题就是,都没有后路了。

经济下行,钱袋子空了,对外关系无钱不办,那经济问题也变成外交问题,外交问题也是内政问题,内政问题也是执政问题,执政问题更是生死问题。

六稳六保表面看是经济问题,实际也是政治问题,当公费医疗﹑老金﹑地方政府财政等都连番出事,那就是民变四起的时候。钱袋子空了,这是经济问题,更是最要命的政治问题。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