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蒙难日 709六周年

七月九日是中国“709大抓捕事件”六周年。一些分析人士指出,中国人权律师六年前被大规模抓捕事件是中国法治状况的分水岭,标志着在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进入了一个黑暗的时代。作家苏晓康认为:“七零九”是当代中国的一块血石,习近平张狂的今日,来自这块血石。 

709大抓捕事件发生后,人权律师几乎失去了活动空间,被抓捕的律师虽然大部分获释,但仍处于中国政府严密监控下,其中一些律师,至今仍然被囚在牢中。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发表声明说,“我们对在2015年7月9日受到中国当局不公正的拘留、审问和监禁的300多名律师和人权捍卫者表示敬意,这是人们所知的‘709镇压‘事件。中国政府针对这些人进行了一场运动,以恐吓和压制那些寻求在中国法律体系内运作,来帮助中国履行其人权义务和承诺,并为他们的社会带来积极改变的人。“ 

声明说:“六年后,这个政府继续对许志永、丁家喜等许多最初被捕的人进行审前羁押。当一些人站出来代表这些勇敢的人权维护者时,中国当局取消了他们的律师资格,对他们进行拘留和起诉,其中包括律师李昱函和余文生……” 

由多个非政府组织组成的‘中国人权捍卫者网络’(CHRD)发表文章指出,709事件前,一直面临打压的中国人权律师仍有一定的活动空间,709之后,人权律师群体严重受挫,活动空间甚微。 

2015年7月9日起,中国公安当局在全国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带走、被失联的超过300名维权律师及律师事务所人员。次年1月12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周世锋、律师王全璋等人被以煽颠罪名义逮捕。王全璋律师虽已出狱一年多,但是网名超级低俗屠夫的维权人士吴淦、胡石根、周世锋、戈觉平,李昱涵等人仍旧被囚禁在牢中。即使其他获释的律师仍然处在当局监控下,与这一事件相关的人被列入特殊的黑名单,只要他们稍事表达,就会遭骚扰、拘禁。 

根据‘中国人权捍卫者网络’,自709以后,有25位律师和公民代理人曾经或正处于长期监押中,有18位被吊销执照,有17位被注销执照,有4位律师的执业证两年多不给考核,另有4位参与过人权事件的实习律师不能执业,3家参与人权案件的律师事务所被迫解散。 

律师唐吉田遭限制出境多年,其女在日本患重病昏迷两月,当局以“危害国家安全”理由阻止早已拿到赴日签证的唐吉田出境探望女儿,律师江天勇虽然出狱两年多,至今仍处于24小时监控和骚扰中 ;60多岁的李昱涵至今仍被压在看守所,无法与律师会面。律师谢燕益6月份被北京国保从吉林劫持回京,阻止他参与人权案件;律师任全牛和卢思位因为参与“12港人案”、张展案、王藏案的辩护,今年2月被吊销执照。 律师常玮平因为披露自己遭遇的酷刑而被再次酷刑和秘密关押,张科科、张庭源、付爱玲、陈进学等律师,因为介入常玮平案遭严重警告;律师余文生因为公开反对修宪被判入狱并遭施酷刑;律师高智晟2015年出狱后一直被严密监禁,2017至今被失踪毫无音信;律师丁家喜2020年底因参加“厦门聚会”而被捕并惨遭酷刑;法律学者许志永也因厦门聚会并因公开建议习近平退位而被抓捕和遭受酷刑…… 

旅美的报告文学家苏晓康脸书写道:“‘七零九‘无疑是当代中国的一个血腥点。’七零九‘被认为是’律师劫‘,它也是中国民间社会的大劫,因为灭掉律师这个阶层,国家就肆无忌惮了。习近平张狂的今日,来自’七零九‘这块血石,” 

国际特赦组织表示,这场对人权律师的打压,至今仍未结束。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呼吁中国释放那些与709镇压有关而被拘留或监禁的人,确保他们的家人免受骚扰,并让那些被取消律师资格的人重新担任律师。他说:“美国将永远支持那些寻求建立一个更加公正、稳定和繁荣的社会的勇敢的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