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通识教育的回顾与前瞻

怀缅过去常陶醉一半乐事一半令人流泪(注1),香港的“通识教育科(通识科)”(注2)就是这样!已经是这样!所以,香港通识教育,只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回顾,没有前瞻。 

“通识科”要被彻底杀科已成定局,除了“怀缅过去”,自我陶醉一番外,又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可以做。通识科杀科,前瞻欠奉,回顾一下,应该还可以。

【回顾一】

香港的“通识教育”始于1963年“香港中文大学(中大)”,中大自创校开始,便已经设有“通识教育”,跟欧美的“通识教育”相似。香港中学的“通识教育科(通识科)”则始于1992年,当时香港尚未回归。所以,彻头彻尾,“通识教育”和“通识科”都是港英年代的产物,国内一直都没有。纵使如此,当年刚刚回归,香港特区政府就已经决定要把“通识教育”和“通识科”发扬光大,于1998年公布《二十一世纪教育蓝图》,内容倡议致力推动“通识教育”,倡议者认为:“香港需要有广泛、创新和全球观点的毕业生,去维持香港在新世纪的竞争能力。”特区政府找来不同界别的知名人士,鼓吹社会需要“通识”的人才,旧有制度下“高分低能”的学生,不足以在竞争剧烈的全球一体化下立足,故此要全面开动必修必考的“通识科”。 

因此,自1992年,香港回归前,“通识科”已经于中学存在,而且一直是中学预科的考试科目,就算是三三四新高中教育改革,“通识科”仍然维持是必修必考科目,由2012年首届中学文凭试开始,必修必考的“通识科”,就已经是影响学生能否被大学取录的关键科目,至今已有十年。 

【回顾二】

2021年4月26日星期一,一年一度的香港“中学文凭试(DSE)”“通识教育科(通识科)”考试,在武汉肺炎疫情下,如常举行。由于特区政府已经宣布“通识科杀科!”今年九月升读高中(中四)的同学,已经跟通识科无缘。 

考生(中六)对“杀科式”改革,并重新冠名为“公民及社会发展科(公社科)”,普遍感到可惜,他们认为通识科有趣及多元化,有效扩阔学生眼界,担心课程减半后,很难做到“开阔眼界”的效果;有考生更以通识科“末代考生”自称。 

“末代考生”?如果中共和特区政府仍然可以容忍的话,其实通识科“末代考生”还有两届;现时的中五同学应该仍可以在2022年考通识科;现时的中四同学,应该仍可以在2023年考通识科;到了2024年,通识科就真正寿终正寝,正式消失。

【回顾三】

中共杀通识科,的确杀得很快。教育界普遍觉得突然和不知所措。因为当初特区政府一直只说话要“修正”通识科内容,从来没有说话要“杀科”,所以大家始料不及! 

2019年3月,教育局要求出版商把通识科教科书自愿送检,并鼓励学校选用已经送检的教科书,避免使用没有送检的教科书。2020年9月,大部份通识科教科书已经删减了很多中共不喜欢的内容;不单止删减了“三权分立”,还删减了“司法独立”和“六四事件”,还有“乌坎事件”、“加泰隆尼亚独立运动”、“茉莉花革命”、“颜色革命”等等关于社会运动和公民抗命的描述,通通被删除。

此外,一些教科书中关于中国黑市贩卖器官的讨论,被改为器官买卖合化法的争议;关于中国内地民众进食野味导致SARS病毒在中国内地传播的描述,也被删除,有新版教科书索性完全不提SARS病毒,还有一些中国内地官员隐瞒传染病疫情的资料,也同时被删除。不同团体对警方执法的批评、连侬墙的照片亦被删除。教科书同时加入中国内地的经济发展,为香港人提供无限机遇的描述。 

但是,最意想不到的是,教育局竟然如此务进,通识科教科书大幅修改不足一年,新版教科书只用了一个学期,还不足一个学年,教育局就要索性把通识科取消,中共就要索性把通识科干掉。 

【回顾四】

然而,中共要完全干掉通识科,也并非无迹可寻。 

2014年,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正值“雨伞运动”,教育局已开始研究为通识科设立教科书送审制度,但是,至2019年尚未有进展。《人民日报》批评教师,在通识科透过偏颇的教材,向学生灌输政治观念。前教统局局长李国章认为,通识科的质素参差,向学生灌输政治理念。 

2019年2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首次会议上发言,指出要从中国国情和实际出发,走适合自己的法治道路,决不能照搬别国模式和做法,决不能走西方宪政,决不能走“司法独立”和“三权分立”的道路。“司法独立”和“三权分立”正正就是通识科的课程内容。 

2019年7月,前行政长官董建华,以“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表态,认为自己任内推行的通识教育“完全失败”,间接导致大批年轻人反对政府的局面。立法会议员梁美芬亦批评教育局不检讨课程,没教好学生品德。 《文汇报》批评通识科不设教科书送审制度,令教科书质素良莠不齐,容易成为政治宣传品。 

2019年10月,林郑月娥接受《大公报》访问时表示通识科及其他科目均有机会被“渗透”,需要办学团体及学校管理层把关,她指2020年内会公布如何处理(处置)通识科。 

如此种种,都预示著今天的通识科杀科,都预示著今天的教育被“清算”;但是,“清算”来得较想像中快得多!教育被“清算”,就来得更加快。 

【回顾五】

在宣布通识科杀科时,林郑月娥说是“优化通识科”,杨润雄也说是“优化通识科”,又如何,没有人跟随,连中共喉舌“大公报”和“文汇报”也没有跟随,只说是“改动通识科”,其实大部分媒体报道都是负面的,例如:“整顿通识科”、“拆骨通识科”、“阉割通识科”、“谋杀通识科”等等,真不明白,为什么特区政府仍然可以厚著面皮、硬著头皮、厚颜无耻地指鹿为马、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呢?优化通识科? 

结果,2020年11月25日,特首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记者会”上,把2019年下半年频密的群众示威行为和暴力事件,简单地归咎于教育,因为有大量学生被捕,不少老师也有被捕;继而简单地归咎于通识科,因为通识科已经被异化;并明言因为通识科已经引起社会很大争议,所以必须有所改革。

翌日(11月26日),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 随即宣布,香港通识科杀科,包括:改名(未有定案),内容减半,课时减半,不分等级,不设“独立专题研究”等;从此(2021年9月开始),香港通识科就寿终正寝。 

11月27日,杨润雄出席电台节目后补充,通识科改革后,会提供大量内地考察机会,让学生踊跃参加,增广见闻,感受国家的强大,感受国家的伟大。难怪有不少香港人认为,通识科改革,其实是“国民教育”的借尸还魂。 

【回顾六】

2021年4月1日教育局发出第39/2021号通函,把通识科杀科,说成是“优化措施”,但原来所谓优化,其实只不过是腾出更多时间给学生作其他学习,而这些其他学习,是跟通识科完全无关的!原本的通识科,亦被删减到体无全肤,不能再继续叫做“通识科”,惟有改名为“公社科”。“通识科”正式寿终正寝。 

【前瞻】

虽然前瞻欠奉,但因为大局已定,未来三年如何发展,已经可以预计:

2021年9月,全港所有高中,中五和中六的“通识科”如常,但中四就只会有“公社科”,没有“通识科”了。

2022年4月,中学文凭试,中六同学仍然是考“通识科”。

2022年9月,全港所有高中,中四和中五只上“公社科”,只有中六仍然可以上“通识科”。

2023年4月,中学文凭试,中六同学仍然是考“通识科”。

2023年9月,全港所有高中,已经没有“通识科”,中四、中五和中六,全部只上“公社科”。

2024年4月,中学文凭试,中六同学全部改考“公社科”,重读生也不例外,也要改考“公社科”,因为当局不会为重读生另设“通识科”考试。 

随著2023年4月,中学文凭试的“通识科”考试结束,香港的“通识科”正式落幕,正式寿终正寝。 

以上的预测,是建基于中共和特区政府仍然可以容忍“通识科”多两年时间;否则,中共和特区政府疯癫起来,极有可能现在就立即叫“停”!现在已经完成部分“通识科”课程的中四和中五同学,都冇得再读,中途转科,中途转读“公社科”;中学文凭试“公社科”提早明年开考,明年(2022)和后年(2023),就已经不会再有“通识科”考试,就算大家想珍惜最后这一两年的中学通识教育,都没有可能了。 

更差的是,“通识科杀科”波及大学和专上教育,中大首当其冲,其他已经设有通识教育的大学和大专院校,亦难幸免,大家必须当心、 

只有过去没有未来的香港通识教育,只有回顾没有前瞻的香港通识教育,将来还会重返香江吗?说不定会,因为这个是国际大势所趋,大家努力吧!香港人,加油!谢谢!

注1:粤语流行曲《每当变幻时》首句歌词(薰妮主唱)。

注2:通识教育科(通识科)(英语:Liberal Studies)为香港三三四新高中课程中的四大必修科目之一。随著香港推行三三四高中教育改革,通识教育科在2012年开始第一届的香港中学文凭考试中开考。

 (本文为作者投稿,不代表看传媒新闻网立场。作者为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