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或愤怒,你总得选一个才能活下去

城市里一贯让人心生厌烦的堵车,如今在石家庄可能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它俨然成了这座城市“烟火气回归”的证明,意味着终于有越来越多惊魂不定的市民开始走出家门。

能这样,还是因为一条冲上热搜的当地新闻:自从11月13日触顶的689例阳性感染者之后,石家庄每天的新增确诊在短短3天里下降了近80%。

一面放开,一面感染人数还骤降,这简直是难以置信的好事。网上有人暗示,只要不查就没有:“以前我电脑老是中毒,后来卸载360后,你猜怎么着?”

还有不少人不忘揶揄石家庄人的谨慎:解封的第一天,大部分市民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高兴,而是自愿继续呆在家里,这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什么?

有人尖刻地挖苦说,这就像是老早那些缠足的女人,习惯了受束缚,到最后“放开裹脚布的那一刻,一群女的哭得死去活来”。

确实有不少石家庄人感到害怕,这几天不乏有人这样说说:

“这要真是好事,能第一个轮到河北?”

“处在解封中的我们瑟瑟发抖。”

“我不相信通知,除非看到上班的已经上班,上课的已经上课。你懂的。”

“石家庄真成试点城市了,真的放开了,有点害怕了。以后公共场所不看核酸了,核酸点也要取消了,都自费测了。一天新增快500个,结果幼儿园小学全部通知开学了,突然放开大家都不敢去。”

在网上流出的一个学生家长沟通群里,一堆父母都以孩子“胳膊疼”、“腿疼”、“牙疼”、“耳朵疼”之类的种种理由,请假不能返校。

人们为什么这样?有一种观点甚至将这种“自由到手都不敢要”的瑟缩和犹疑不决归结为某种集体性格:

体现在石家庄人身上,就是太温厚了,太淳朴了,太随遇而安了,实心实意的,不喜欢做作,不喜欢刷存在感。这种性格,决定着他们做事,从来都不猛,并不具备进攻性,不具有冒险精神。于是,面临重大选择,他们会有所迟疑,多些观望,过于理性,进而保守。

这些宽泛的形容,似乎用以说中国人,也无不可。不论如何,绝大部分评论似乎都在奚落石家庄人的表现,觉得那是“不正常”的——然而,在我看来,当地人的这种恐慌、瑟缩,才是正常的。

6月1日上海解封之后,萧条的街市也经历了许久才逐渐恢复生机。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很多人还是小心翼翼,唯恐疫情又卷土重来,即便被封了两个月,很想去四处走走、见见朋友,但一想到又可能被封控,还是“非必要不出门”吧。至于中小学复课,那都已经到9月了。

想想看,那还是在上海社会面已经清零、核酸常态化的情况之下,人们都还需要时间逐渐调整心态,而这次石家庄的做法要激进得多:那可是每天仍新增数百例阳性,却突然宣布不做核酸,要求马上复工复课了,诚可谓“幸福来得太突然”,让人措手不及。

如果防疫能突然180度转弯,那谁能保证它不会再来一次呢?事实也确实如此:11月13日,石家庄宣布根据20条执行新政,多个公共场所发布取消查验72小时核酸,然而,关闭免费核酸点仅一天,当地就又宣布恢复了。

这也不仅是石家庄如此:11月15日11时许,广州一度通告全市取消大规模核酸核酸,但1分多钟后就宣布再度恢复,被戏称为“百秒维新”。

疫情三年来,像这样的反复,各地都见得多了,不能不让人多留条心。就像《功夫熊猫》里的熊猫阿宝,被师傅狠狠训练了一番,以至于师傅再请他吃饭时,也不敢相信,怀疑那是个陷阱:“这么简单?不需要仰卧起坐?不需要十里跑步?”而事实也证明,师傅确实留了后着。

因此,真正的问题其实不是人们恐慌,而是他们的恐慌是怎么来的。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在没有更明确信号的情况下,谁敢第一个吃螃蟹,搞不好转瞬就“出头椽子先烂”了。说实话,看到好消息就欢欣鼓舞,信以为真,你是不是有点缺心眼啊?

更何况,解封倒是解封了,但放开并不意味着全面放开——一旦你阳性了,还是要被送去隔离。人们正确地意识到,就算是解封了,最好也还是多加小心,步子走得稍微大一点,你可能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在表面上相同的恐慌之下,人们的心态可能相去甚远:有些人是真的怕死,害怕沾染上这种病毒;有些人怕的不是病毒本身,而是感染后仍会被隔离、被歧视;还有的人,怕的其实是在这个过渡阶段的种种举措,随时可能变卦。

归根到底,那折射出的是一种对外部环境深入骨髓的不安全感:外部环境对人已不那么友好了,还处于不断变动之中,总有人可能被“意外”吞噬。此时,普通百姓承受着双重压力:既要尽可能地让自己生活恢复正常,但又一有风吹草动还是要赶紧调适,因为每次到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怎样才能让人们安心?那一是需要给人稳定的预期,二是得有一系列的公共机构协助,让人宽慰:即便被感染上,也没事。然而,在我们社会,最惯常出现的是把这些都归为个人责任——那封致石家庄全体市民的公开信里说每个人是自己健康“第一责任人”,所隐含的就是这一层意味。

大概正因此,病毒学专家金冬雁才说,石家庄在做正确的事,但配套措施没能跟上:“此前新冠被妖魔化了,居民需要被更多宣教,才能不再恐慌。”

在此我想强调的是:人们不应该因恐慌而被谴责、嘲笑,如果你代入他们的处境想一想,就会发现那不过是人之常情。

正如我一位朋友感叹的,那实际上是脆弱的普通人在面对不确定性时的生存之道:“恐惧或愤怒,这年头你总得选一个才能活下去。”

在他看来,与其苛责,不如去理解人们:“能愤怒,能不配合,只是幸运而已,没有被卡死在某个地方,不然疲于奔命,又哪来的闲情逸致来愤怒呢?这是幸存者偏差,不应该看不起那些没得选的人。”

是这样。我们不能寄望于每个人都是无畏无惧的超人,那未免太强人所难,人们想要的,只不过是他们应得的安全感。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无声无光,原文已被删除)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8 评论
  1. Kvtexp User Says

    ampicillin 500mg us ampicillin 500mg uk erythromycin buy online

  2. Fsswin User Says

    purchase ampicillin sale order erythromycin 250mg without prescription order erythromycin pills

  3. Muwjnh User Says

    cheap aldactone 25mg finasteride 1mg us diflucan 100mg for sale

  4. Eodoza User Says

    order generic spironolactone purchase propecia generic diflucan usa

  5. Iaizru User Says

    dutasteride without prescription buy celecoxib 100mg for sale order zofran 4mg pills

  6. Qlzmgz User Says

    avodart pills zofran 8mg price ondansetron 8mg pills

  7. Ouwhou User Says

    buy levaquin 500mg without prescription levaquin 250mg generic

  8. Xicmlw User Says

    buy levaquin 500mg pills purchase levofloxacin for sale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