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于华告别使用十年的新浪微博:“未免恶心也须离开了”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郭于华6月8日在微信公号“于华看社会”上发文称,自己将告别新浪微博,不过“这不是友好地道别,不是依依不舍地再见,而是鄙视和抗议的表达”。

郭于华称,她将向使用了十年之久的新浪微博“告一声别了”。郭于华说,自2010年春天开通新浪微博至今,微博封了她80个账号,其间她“多次友好地沟通,严正地讲理、愤怒地抗议甚至痛斥与怒骂,但每次都转世再来,一次次从零开始,一次次发贴过万、粉丝过万,直至耄耋。”

郭于华说,之所以坚持不走,不是因为留恋,不是因为欣赏,更不是指望扩展言论的空间。有了微信之后,许多人都离开了微博,懒得从头来过,不屑你们的嘴脸。“但众所周知,相较于微信,微博是言论广场,是更大的公共空间,我希望保留一个更多样更宽敞的渠道,为那些失去自由的朋友和家人们呼吁,帮那些走投无路承受苦难的人们转发,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并伸出援手。然而,……”

郭于华说,她已经无法再注册新号(不能再使用邮箱而只能用手机号注册)。“既然新浪微博已经蜕变成从来不敢以真面示人的‘有人’、‘多人’、‘粉红’、‘战狼’们的大本营,以抹黑、泼污、攻击说真话者的战场,实与蛆虫蛄蛹的粪坑无异,为免恶心也须离开了”。

她在文章中最后表示:“烂棉花短纤维织不出好围脖;蛆虫和大粪成不了好环境”。

郭于华是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曾在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遭当局打压时为许发声。今年3月,郭于华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批评中共当局掩盖疫情真相,她还说中共体制本身就是病毒,“这种统治,不比新冠肺炎的病毒毒性小,我觉得,毒性甚至更大。”

今年2月初以《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一文痛斥中共当局处理疫情无能,使COVID-19疫情“人祸大于天灾”,同时批评北京当权者“心口不一,无耻之尤”。他认为,中共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许章润随后被禁言。

今年5月21日,许章润教授再次发表长文《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岛》,文章结尾作者情感跃然纸上:“够了,这发霉的造神运动,浅薄的领袖崇拜;够了,这无耻的歌舞升平、肮脏的鲜廉寡耻;够了,这骁骁漫天谎言、无边无尽的苦难;够了 ,这嗜血的红朝政治、贪得无厌的党国体制‘;够了,这七年来的荒唐错乱、一步步的倒行逆施;够了,这七十年的尸山血海、亘古罕见的红色暴政。”

郭于华一直支持许章润的做法,她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写篇文章,表达自己看法,有什么不行?而且,人家是从专业学者角度去看事情,你凭哪一条法律,去制裁人家啊?”

郭于华坦言,对外公开发声也会感到害怕,但是“你害怕,也不能跪下、倒下,你害怕也还是得站着……我哪怕就是个人、像个普通人,我得像个人样吧……我是愿意在国内发出声音的,但既然你们把我一切发声的渠道都封死的话,那好吧,我也就不管了,我只要有一个渠道,我就要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