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於華告別使用十年的新浪微博:「未免噁心也須離開了」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郭於華6月8日在微信公號「於華看社會」上發文稱,自己將告別新浪微博,不過「這不是友好地道別,不是依依不捨地再見,而是鄙視和抗議的表達」。

郭於華稱,她將向使用了十年之久的新浪微博「告一聲別了」。郭於華說,自2010年春天開通新浪微博至今,微博封了她80個賬號,其間她「多次友好地溝通,嚴正地講理、憤怒地抗議甚至痛斥與怒罵,但每次都轉世再來,一次次從零開始,一次次發貼過萬、粉絲過萬,直至耄耋。」

郭於華說,之所以堅持不走,不是因為留戀,不是因為欣賞,更不是指望擴展言論的空間。有了微信之後,許多人都離開了微博,懶得從頭來過,不屑你們的嘴臉。「但眾所周知,相較於微信,微博是言論廣場,是更大的公共空間,我希望保留一個更多樣更寬敞的渠道,為那些失去自由的朋友和家人們呼籲,幫那些走投無路承受苦難的人們轉發,讓更多的人知道他們,並伸出援手。然而,……」

郭於華說,她已經無法再註冊新號(不能再使用郵箱而只能用手機號註冊)。「既然新浪微博已經蛻變成從來不敢以真面示人的『有人』、『多人』、『粉紅』、『戰狼』們的大本營,以抹黑、潑污、攻擊說真話者的戰場,實與蛆蟲蛄蛹的糞坑無異,為免噁心也須離開了」。

她在文章中最後表示:「爛棉花短纖維織不出好圍脖;蛆蟲和大糞成不了好環境」。

郭於華是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曾在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遭當局打壓時為許發聲。今年3月,郭於華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批評中共當局掩蓋疫情真相,她還說中共體制本身就是病毒,「這種統治,不比新冠肺炎的病毒毒性小,我覺得,毒性甚至更大。」

今年2月初以《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一文痛斥中共當局處理疫情無能,使COVID-19疫情「人禍大於天災」,同時批評北京當權者「心口不一,無恥之尤」。他認為,中共敗象已現,倒計時開始。許章潤隨後被禁言。

今年5月21日,許章潤教授再次發表長文《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島》,文章結尾作者情感躍然紙上:「夠了,這發霉的造神運動,淺薄的領袖崇拜;夠了,這無恥的歌舞昇平、骯髒的鮮廉寡恥;夠了,這驍驍漫天謊言、無邊無盡的苦難;夠了 ,這嗜血的紅朝政治、貪得無厭的黨國體制『;夠了,這七年來的荒唐錯亂、一步步的倒行逆施;夠了,這七十年的屍山血海、亘古罕見的紅色暴政。」

郭於華一直支持許章潤的做法,她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寫篇文章,表達自己看法,有什麼不行?而且,人家是從專業學者角度去看事情,你憑哪一條法律,去制裁人家啊?」

郭於華坦言,對外公開發聲也會感到害怕,但是「你害怕,也不能跪下、倒下,你害怕也還是得站着……我哪怕就是個人、像個普通人,我得像個人樣吧……我是願意在國內發出聲音的,但既然你們把我一切發聲的渠道都封死的話,那好吧,我也就不管了,我只要有一個渠道,我就要說。」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