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例 COVID-19肺炎死者家属向政府索赔200万人民币

近日,有中国死者家属对中国当局索要20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这是中国第一起疫情受害者家属索偿案例。

综合媒体报导,中国公民张海的父亲是中共军队老兵,2020年1月15日在深圳因摔伤导致骨折。1月16日张海致电父亲原单位、武汉市商业服务学院,该单位说要想公费医疗需回武汉,但未提到武汉发生疫情。

为了报销医药费,当日,他驾车把父亲从广东送回武汉动手术,17日中午直接进入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被收治到骨科住院治疗。20日做了骨科手术很成功,恢复良好。但住院后期出现发烧症状,29日做检测,30日确诊感染“Covid-19”病毒,当时张海父亲已昏迷,2月1日去世。

张海表示,他后来才知道,他们到医院时,医院已有专门收治COVID-19病人的隔离病区,但医院并未告知他们医院存在感染的危险,导致他和他父亲都没做任何防护。

张海认为,父亲染病与医院未妥善提供防疫保护有关,若非当局隐瞒疫情,他也不会带着父亲回武汉治疗。张海因此控告武汉市政府、湖北省政府以及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索偿约200万元人民币。

报导说,自从公开发声后,深圳和武汉两地政府对张海软硬兼施,除派人上门骚扰,也曾试图劝他放弃索赔,但张海表示,“我要告诉他们,我追责的决心是很坚强的,我一定要追责到底”。

一直协助张海的公益人士杨占青却认为,法院不太可能立案,因为中国近年来“民告官”的案件越来越敏感,而此案又涉及政府隐瞒疫情的重大事实。

杨占青并表示,武汉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自3月初成立以来,共有20多人咨询,最初有五、六位打算起诉,后来由于各种原因仍没有提交诉状,只有张海坚持提告。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有个家属在搜集证据过程中遭警察电话威胁,要求不要再跟我联系,不要再维权,他顶不住压力自己放弃了。其他几个家属都被社区的律师和其他受害者泼冷水,说起诉没有任何依据,起诉只会浪费自己的精力”。

这些家属多半选择与受害者生前所属单位等交涉。杨占青认为,这反映家属不相信司法公正,只希望透过协商拿到部分抚恤金和丧葬费。

顾问团成员律师陈建刚也认为,按中国司法现状,法院立案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过去一般诉讼是收到材料后无限期拖延,不了了之,或不予立案,甚至连材料都拒收。

他指出,因为一旦立案,就意味着将有后起者继续起诉,还意味着对中共各级政府在疫情防控中滥权、渎职的审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