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深夜里冷风阵阵,莆田山洞外一声叹息

10月18日下午,福建莆田秀屿警方发布通报:15时许,在围捕下,持刀杀人者欧金中在一山洞拒捕并畏罪自杀。 

这是欧金中逃亡的第9天。10月10日,他在4分钟内造成2死3伤。5年前,欧金中拆掉400平米房子获批建设150平米房子,这5年中,因10平米的纠纷,死者一家携手另外两户邻居,阻扰欧金中建房,欧金中向所有他所能想到的机构求助,均无果,继续居住在连厕所都没有的铁皮屋里,直到案发当日铁皮屋顶被风掀掉。 

在过去的5年,以及这9天以来,欧金中都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表现出强烈的求生欲,扛住铁皮屋里煎熬,扛住山里无粮的饥饿,最后却在被围捕的山洞中自杀——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悲剧,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他的邻居。 

于社会而言,同样是一个悲剧。欧金中曾经冒险冲进海浪救过一个5岁小男孩,并为此卧床近两个月,他也曾经救助过海豚。他曾经那么真切那么彻底地想成为一个好人,最终却成了一个罪犯。 

一些人说,欧金中说邻居是村霸,其实他自己才是村霸。对此,我是疑惑的,有5年都建不起房子只能住在铁皮屋里夏烤冬冻的村霸?有买几百块的智能手机上网带着错别字像无头苍蝇一样求助的村霸?有在香烟壳子上写满各大媒体公共联系电话的村霸?有冒险救孩子、救海豚的村霸?当然也有可能有的,毕竟世界上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但今天,要我在没有看到充分实证的情况下接受“欧金中是村霸”这一事实,很难。

欧金中死亡之后,我们仍然期待这一事件的调查报告,尤其是关于“不作为”的那部分。 

这几天,我常常这样假设:过去五年中,欧金中所求助过的那么多机构里,如果有那么一个人,能够到他的铁皮屋里体验一次,感同身受一次,然后把事情和道理理清楚,那么,就有可能推动矛盾的化解。这样,那些搜捕欧金中的直升机就可以不要紧急上山,欧金中就可以继续在海边关注海豚,继续实现做一个平凡好人的梦想,邻居们可以继续在家享受天伦之乐,莆田这个海边村镇也可以继续平静。 

这样多好。 

今天还注意到一件小事: 

10月9日,一位白金卡旅客夜晚路过海航控股北京基地,看到有一个女乘务员穿着夏装在蹲在路边等车,冻得瑟瑟发抖,就拍照片发给海航集团党委书记顾刚,建议能否想点办法,给员工遮风避雨。顾刚回复:“马上”,然后批给下属,还写了一段话: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各位要设身处地想想,不要坐在办公室就感觉四季如一,各航司立即要解决问题,保障各种工作都要琢磨一下。特殊时期的关注,会让大家对公司更有感情,我们靠什么留人,下一步是要重点思考的问题。在每一个个体无助的时候,集体的一句关心,一个举动,一杯热水都会让他们觉得温暖,会化解掉平时非常多的矛盾,所以请各位在这些方面都要用心,员工关爱很多时候,其实不需要太多成本,就是需要用心和关注。至少我觉得我们的五星航空是缺了些什么的。希望各位都举一反三,走出困境的海航应该是全方位都要不断超越。”

结果呢,一个星期之后,集团发现,其它航司乘务员换上冬装御寒了,但海航控股一点变化都没有,乘务员依然衣着单薄身处寒风。这群官僚,层层交办,层层没办,暮气沉沉。于是,集团层面发出批评:“什么叫管理重整,什么叫一线工作法,什么叫员工关爱,海航在下一阶段的发展中要如何博取未来?” 

这番严厉批评之后,10月16日晚,海航控股党委书记刘璐、党委副书记徐军率班子成员,从海口飞往北京,在23:15分降落,当时,北京温度接近0摄氏度,这批干部穿着夏装,站在室外,实地感受北京换季后的骤寒天气: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这些干部在首都感受这深夜零度冷风之时,欧金中正在莆田沿海的山洞里走向人生的最后一天。 

其实,早就该这样了。一大帮公司负责人,面对女乘务员穿着夏装在接近零度的深夜里吹着冷风的照片,面对上级的批示,怎能无动于衷?当年,英勇的战士们为了胜利不得不穿着夏装在冰天雪地里打战,难道我们发展了几十年又要回到过去? 

但是,我不得不告诉大家,这次“领导换位体验冷风”,这样一件小事,确实又是一件难得的非常之举。请大家注意,发起人海航集团党委书记顾刚,同时还有一个职务: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组长。这个工作组的主要工作,是处理海航集团破产重整事宜,推进风险处置。在前段时间,海航还出现了乘务员辞职信事件。 

如果不是海航处于破产重整的非常时期,如果不是有一个专门来处置风险的组长,那么,这样一件本来应该普通的小事恐怕也很难发生,很难推进。 

什么时候,我们的“设身处地”“感同身受”可以不要那么多前置条件,不要那么多特殊背景,自然而然就发生呢? 

欧金中已经死了,我们无从得知他最后的这9天在想一些什么。但我想,如果说他的悲剧有意义,那就是提醒我们:多一点换位思考,多一点感同身受,一切就会有所不同。 

在欧金中杀人事件两天之后,福建省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强化农村建房安全管理的通知》,发布“农村建房安全管理责任清单”,要求“保障农民合法建房需求,严防发生农村建房群死群伤事故”。 

这样的文件,反应速度值得赞赏,但是,更好的局面应该是根本就不需要用极端案件来触动这样的文件。如果在10月10日之前,有这样一排人也站进欧金中的铁皮屋里,事情恐怕就会有所不同,互相伤害也许就可以避免。 

那么,为什么感同身受如此困难?为什么麻木不仁如此常见?为什么一个曾经那么努力成为好人的人最后成了罪犯? 

我们的目标是走向良好社会,我们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呦呦鹿鸣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