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叫停反外国制裁法 学者:中国经济靠香港支撑

是否将“反外国制裁法”纳入香港和澳门的基本法“附件三”,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日前开会并未如外界预期地做出表决。有中国经济学者认为,已列入常委会议程的草案被紧急叫停与中国经济大环境有关。也有媒体分析认为,北京可能想以更细致的做法豁免特定跨国企业,以求反制外国制裁时,不损及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

中国由于对待香港与新疆维吾尔族的方式惹议,引来美国和欧洲对其进行制裁。随后中国在今年6月通过反外国制裁法作为反制,其反制措施包括:禁止入境、冻结境内资产和限制境内相关交易活动等。

人大常委会8月17至20日开议,港区人大常委谭耀宗曾表示,会议将审议将“反外国制裁法”列入香港和澳门基本法“附件三”。如获通过,这部法律也将在香港生效。不过,会议最后决定暂不表决此案,引发外界关注。

中国学者:中国经济靠香港支撑

中国大陆经济评论员“金山”(化名)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经济困难重重,要依靠香港支撑,经不起这个国际金融中心有任何闪失。

金山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内斗外争所造成的市场恐慌性资金逃离和人才逃离,已经对整体的社会情绪产生巨大的影响和负面的拖累。现在看起来,(北京)试图通过这种相对低的姿态挽救市场信心。今年在对外经贸合作方面几乎回到了石器时代。从对互联网企业一系列的整治可以看出,国内整体经济疲软,市场崩溃性恐慌。这些压力同时集中爆发了。”

“美英若发动金融战争 中国与香港无险可守”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总监许桢则表示,在香港实施反制裁法会出现难以解决的结构问题,这才是中共中央的最重要考虑。

许桢说,香港的金融制度、银行制度及会计制度,乃至很多牵涉到商业的法务安排,都跟英美体系直接联系,更重要的是它们都用美元结算,而美元作为美国联邦储备局发行的货币,等同美国发行的债券,美国联邦政府可以随时禁止特定对象以美元进行交易。

许桢说:“如果你是遵循中国的反制裁法,也就是说,你去制裁谁不制裁谁,不是遵循美英,而是北京的步伐,你就要冒一个风险:美国可以随时宣布,不允许你这家商业机构或者银行以美元做交易。这对香港的国际金融机构来讲,基本上是灭顶之灾。”

他估计,美国当初制裁香港和北京的涉港官员是看准了中国的弱点,“整个中国最薄弱的就是金融,而整个中国里面,金融最开放的就是香港,所以当华府,包括英国在内,它要对华发动金融战争的时候,香港跟美元的关系就是它最好的突破口,基本上,中国是无险可守的。香港是无险可守的。”

中国仍盼香港实施反制裁法 可能豁免特定跨国企业

美国《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称,中国官方担心本次立法,将持续动摇外资和投资者的信心。此前北京对网路和补教业加强监管,已让投资者心生疑虑;中国还是想在香港施行这部法律,但可能会修改内容以安抚外资。

香港《南华早报》则引述港府知情人士表示,港府官员过去三周都在和银行、商会见面,了解他们对立法的担忧,相信本次延后表决的决定来自北京。

报导也引述一些消息人士和分析家称,中国并没有改变反制外国制裁的作法;相反的,北京可能会为香港起草一份更精细、更有针对性的“反外国制裁法”,豁免特定的跨国企业,以便在反制的同时不损及香港的金融地位。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