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无可忍!财新副主编高昱公开反对全民核酸及清零

贵州隔离转运巴士翻覆造成27死惨剧后,中国舆论哗然,网路上随即热传署名“财新常务副主编高昱”在微信朋友圈的发文截图,内容主张“该恢复正常了”,并坚决反对全民核酸及清零防疫。

网路讯息显示,这则截图来自微信朋友圈,帐户名是“高昱,财新常务副主编”。但截至目前为止,仍无法证实这篇文章是否真是由高昱所撰写及发布。至于高昱本人则是调查记者出身,是中国资深媒体人,代表作之一是对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涉案的调查报导。

这则贴文除文章本身外,还附有2张照片,其中1张即是网路热传的隔离转运巴士事发前在行驶时的正面照,另1张则似乎是中国在全球的防疫形势图。然而,这则贴文的截图目前在中国网路上,几乎被删除殆尽。

文章指出,“一个人怕得新冠会死,这很正常,可以理解,我站在三层楼往下看都恐高呢”。但不正常、不能理解的是,因为极极少数人可能感染新冠而去世,就硬拉上13亿中国人一起陪绑,到现在全世界都宣布新冠疫情结束了,这“泱泱大国”还会因为一个人而整楼的人被拉走集中隔离,整座城市被迫主动静默,整个国家的人“常态化捅嗓子眼”。

这篇文章说,到现在还看到有人拿著人民日报的文章说,中国的疫情防控政策是“最科学、最人道、最伟大的”,中国人口基数大,哪怕重症死亡率只有万分之一,13亿中国人就会有13万人死亡,你能为这13万人负责吗?

文章提到,“是的呀,每年死于车祸的人比死于新冠的人多得多,你为什么不禁止开车”?现在,贵阳没有因为奥密克戎死一个人,却因为害怕奥密克戎流行让600万人静默,将3万人强制集中隔离,将近万人疏散到其他城市。现在,又有27个人仅仅因为同楼可能有感染者而死于连夜转运的车祸。

这篇文章表示,看看这位“注定要被问责的尚不知死活的司机吧”,穿着封闭的防护服,戴着两层口罩和该死的毫无意义的护目镜,手套可能也戴了两层,全程不能开空调,半夜两点半,“他是在怎样的恍惚中将这辆大巴开向死亡啊”。

文章最后说,“该醒醒了!该恢复正常了!坚决反对全民核酸!坚决反对清零防疫!坚决反对闭关锁国”。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