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水灾当局未提前防汛 砸巨资建海绵城市惹争议

郑州遭遇极端天气,官媒将这场大雨称为“千年一遇暴雨”,大雨导致洪水倒灌地铁隧道,多名乘客丧生。在这场大雨中,至少25人死亡。面对灾情,有民众质疑这场灾难并非天灾,指出郑州以北的焦作市在16日便发出气象预警,称19日后将出现500毫米超强降雨,但郑州当局至20日暴雨前夕才安排公共交通停驶,质疑郑州当局低估汛情、应变仓卒。另外,还有部分民众认为,郑州作为“海绵城市”的试点,其抗洪能力未免太差,质疑工程质量。

郑州大雨 三天下了一年的量

郑州市气象台称,郑州自17日晚间8时到20日晚间8时,3天降雨量高达617.1毫米。其中小时降水与单日降水都突破自1951年郑州建站以来60年的历史纪录。郑州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为640.8毫米,相当于这3天下了以往一年的量。

以郑州全市总面积7446平方公里进行计算,这3天共降下了45亿9490万立方公尺的水量。若按杭州西湖库容量约1448万立方公尺换算,这3天的降雨量,约等于将317个西湖倒进了郑州。

尤其是20日下午4时至5时,在一个小时之内,郑州的降雨量就达到201.9毫米,打破中国每小时降雨量的历史纪录(198.5毫米,河南林庄,1975年8月5日)。

不过中国天气网里的置顶文章《六问河南特大暴雨:这里为何成为全国强降雨中心?》中的数据却与上述数字大相径庭。文章称,19日17时-20日17时,郑州平均降水量为286.5毫米;7月17日开始的连续四天,郑州平均降水量为357毫米,比郑州气象台公布的数字少了一半。

是天灾还是人祸?

中国地铁建筑师分析,本次暴雨已超过郑州地铁站设计防水和排水能力;洪水当日从停车场出入口和隧道通风口涌入,由于官方未事先安排停驶,导致多辆地铁滞留隧道,无法靠站。当时,雨水冲破停车场防水墙,隧道水位急剧上涨至人腰部左右,滞留乘客无法疏散、只能返回到列车上,最终酿成人命伤亡。

邻近郑州的焦作市、洛阳市、新乡市的民众分别指出,当地政府于7月16日称7月19日前后将出现500毫米超强降雨,同时发出各种预警,包括要求清空停车场、门口堆放半米高的沙包防洪;部分地区停工停课,安排所有人留在家中。而郑州当局直至7月20日,暴雨前夕才安排公共交通停驶。

网友认为,郑州当局低估汛情、应变仓卒。如果提前应变,悲剧不会发生。

网友“沉默克”发文,郑州及河南官方虽火速响应相关消息,却称“有惊无险!乘客被困郑州地铁5号线隧道内,已被安全疏散”,河南电视台也称“受困乘客无生命危险”。

然而21日零时54分,中国官媒新华社在官微发布消息称,“救援仍在进行中!郑州地铁5号线有无伤亡尚不清楚”,与3个半小时前河南电视台的新闻内容截然不同。

新华社还报导称,受强降雨影响,郑州市二七区郭家嘴水库水位快速上涨,21日凌晨1时30分溃坝,当地已提前转移水库下游群众;另据河南省委宣传部的消息,目前已转移避险约10万人。

文章还提到,据央视新闻,距离郑州城区西环路仅2公里的常庄水库20日上午近11时开始泄洪,加上溃坝的郭家嘴水库。文中称“如果是水库泄洪或者溃坝导致郑州洪灾,那铁定是人祸”。

文章要求郑州与河南官方说出真相,同时表示“我们只想知道,郑州洪灾,水淹地铁,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试点海绵城掉链子

2016年,郑州市在入选海绵城市建设省级试点,为建造“海绵城市”,投入大量资源。2020年,郑州投入超过534.8亿元人民币改善防洪问题,然而此次的灾情让民众质疑工程成效。7月21日,有专家表示,今次暴雨实属罕见,已超出海绵城市的应对能力。

海绵城市即是将城市建设得如海绵一样,在适应环境变化和应对自然灾害等方面,具有良好的“弹性”。在下雨时吸水、蓄水、渗水、净水,需要时将蓄存的水”释放”并加以利用。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