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润的一点感慨

中共以防疫为名,借所谓的“清零”政策实施闭关锁国、社会严控的嘴脸,我相信随着各种匪夷所思、史上未见的奇葩防控措施的曝光,最近很多人都有了切身的体会,进而有了“润”的想法。而如今,普通的中国人连护照都不能办理,润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纵观中共统治大陆的73年,真正让中国人吃饱饭免于饥饿、告别各种票证,只有30年,给予普通人基本的迁徙、旅行自由,可以不靠任何证明办理护照,只有15年。而这并不是他们良心发现,而是放松社会管控的一个窗口期。予取予求,全在他们一念之间。现在这个窗口期已经结束。文革2.0版本借着疫情防控的各种手段,重新上演,而且其对民众人身控制的严厉程度,比文革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从2020年6月写张爱玲逃亡史的《见微知著:改变命运的那点预见和勇气》开始,写了不下十篇关于“润”出中国的紧迫性的文章,其实话是说得十分直白了。以至于有些读者以为我搞移民生意,不厌其烦的说。其实并不是因为我离开了,就希望别人也离开。因为我自己做出逃离的决定,也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理性的基于现实的分析。对于我这种熟络历史、尤其是对中共党史一清二楚的人而言,感知历史正在重演的那种敏锐感,可能是其他人无法比拟的。

当然我知道逃离中国其实并不是对于所有人都合适,其实只是针对我这种绝不愿意卑躬屈膝于暴政之下,谎言之中的人,因为活下去很可能终点站就在监狱。以生命为代价,和流氓死磕是没有意义的,只有活得比他们长,才有最终拯救斯民的机会。在丧乱的时代中要做一个普通的好人,保留一些基本的气节,这都是不太容易的事情。不脱离那个修罗场,我们跟夹边沟的知识分子的下场是一样的。

看过我文章的有感慨的很多,但是最终有行动的也就区区几个。他们的反馈对于我来说特别的欣慰。跑路对于越是底层的人越不需要合计,但对于有那么一点家底的中产却极为困难——因为瞻前顾后的方面确实很多。一个中产耗尽半生营建事业和朋友圈,当并没有火烧眉毛,还有一点惬意的活路的时候,一定会给自己找很多的借口,去逃避未知的从头开始的旅程,这是人之常情。但当自己成为温水里面的青蛙的时候也就无法埋怨。

我的文章,虽然只是对为数不多的人最终起到了作用,但其实我还是挺欣慰。文字感悟这种东西,其实也是一种缘分,它可能就是对特定的人有作用的。哪怕只是驱动了一个人,也是有意义的。

当然我十分理解很多人困于各种现实,不能润也不愿润的原因。我觉得这是个人的选择。我们面对历史的洪流,如果目标一致,那么不管走哪一条路,或轻松一点、或艰辛一点,都没有高下之别。我只是希望,我们一定要好好活到审判中共屠夫们的那一天——对得起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所经历的一切不必要的苦难。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