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大上年满六十五岁的王小洪“不进则退”

中共当局对外宣布了王小洪在已经是公安部党委书记的前提下,又把公安部长的行政职务也一并接过去之后,相当比例的外界评论都还是在从所谓“人事斗争”甚至是所谓“权力争夺”的角度入手,而笔者则认为习近平决定提前把公安部长的位置由赵克志换成王小洪,并非权力斗争,而是人事布局:为今年十月或十一月必将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的高层人事安排提前进行的人事布局内容之一。

正如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王小洪已经是中央政法委书记的最可能接班人选了》中已经分析过的那样,相对于王小洪从去年十一月底接替公安部党委书记之后的晋升前途,一九五三年出生,今年已经六十九岁的赵克志即使是习近平的铁杆亲信,也只能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与他同岁的习近平无论如何也不会考虑把一个和自己一样年迈的人安排进入未来的二十届中央政治局并接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如今仍在台上的所有中共法制系统中的副国级和正省部级领导人中,赵克志是最没有可能,或者说完全没有可能在二十大上晋阶中央政治局并接掌中央政法委的。即使是没有唐山烧烤痁打人事件的发生,甚至还可以假设没有一个孙立军及其政治团伙的被揪出,今年秋天的中共二十大及明年三月的中共十四届全国人大一样都会是赵克志仕途的尽头。也就是说,二零一七年筹备召开中共十九大期间,一经决定了由时任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在连任中央委员之后即接替“按部就班”晋升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的公安部长职务并等待接替郭声琨国务委员位置,就已经预示了他赵克志在五年之后,也就是在今年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断无可能象当时的郭声琨接替孟建柱一样接替郭声琨。

到目前为止,距中共二十大的召开只剩三个多月的时间了,习近平对十九届中央政治局成员们的谁去谁留,以及新科政治局委员的人选,还有明年三月召开的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上才会正式对内对外宣布的所有非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副国级位置的继任和新任人选,诸如全国人大党内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党内副主席、国务院国务委员以及最高检和最高法的一把手等,无疑是都 已经心中有底。这其中的新任政治局委员中,当然就包括接替郭声琨中央政法位书记的那一位。

所以笔者比较倾向于相信如今习近平下令打破“惯例”,安排赵克志赶在中共二十大召开之前就把公安部长职务“提前“交给王小洪,并非是基于“从赵克志手中夺回刀把子”的考量,而是为了让王小洪以公安部长和中央政法委副书记的身份在未来中共二十大上顺利进入中央政治局进而接替中央政法委书记的职位。

如果这一分析成立的话,那么二十大的继任或者新任中央委员中,也会产生出一个接替王小洪公安部长职务者,此公然后还要再等待到明年三月的十四届全国人大上被安排为一届国务院国务委员。这个人可能会是习近平的另外一个政治嫡系、现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也不排除会依照“惯例“,还是把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这样一个副国级职务犒赏给到二十大召开时仍还具备一定年龄优势的在位省委书记。

当然,退一步分析,如果王小洪在未来二十大上连任了中央委员,但在随之召开的二十届一中全会上未能进入中央政治局,那么他继续担任他的公安部长职务,并在明年三月的十四届全国人大上再接替赵克志的国务院国务委员位置,就是百分之百。

这一切,都要从中共高层换届的年龄限制潜规则“七上八下”分析起。

当年胡锦涛在感恩江泽民终于把军委主席也交到他手里时,曾把个江泽民夸得跟朵花儿似的,说他为我们党、国家、军队高层领导新老交替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作出了历史性贡献。这里的高层领导无疑是指的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特别是政治局常委会这一层。制度化之一是年龄标准即新任或者连任者的年龄限制;二是任期,五年一届,十年一代。十年一代的意思就是包括党的最高领导人在内的所有党内职务都只能连任两届。

以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上修改党章再到二零一八年中共十三届全国人大上修改宪法为标志,已经笃定了习近平必将会在今年的二十大上打破“惯例”,开始他的第三届连任。但在此前提下,从逻辑角度判断,他习近平不但不会允许自己这个总书记兼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之外的其他所有党政军职务均取消任期限制,应该也不会对他自己之外的所有连任和新任党政军中央级领导人取消年龄限制,即外界几乎人人都知道的中共副国级和正国级领导人的年龄限制规则:“七上八下”。

所谓的“七上八下”,是江泽民与胡锦涛交接班阶段内形成的高层人事更替的潜规则。意思是每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的当年,年满六十七岁者仍可继任或新任,年满六十八岁者即不再考虑。而在此之前的一九九七年筹备中共十五大高层人事时,江泽民提出的副国级以上职务的新任和连任的年龄限制是七十岁封顶,但他江泽民本人例外。所以,出生于一九二六年的江泽民本人在一九九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连任总书记时已经七十有一,同时连任政治局常委的李鹏和朱镕基,以及同时连任政治局委员的钱其琛则都是六十九岁。而当时已经担任了一届国务院委员的陈俊生等,则因为出生于一九二七年,召开十五大时刚好年满七十岁而被排除了连任的可能。

而从七十岁封顶进一步年轻化到了“七上八下”的潜规则 出台之后,出生于一九三二年的李岚清在二零零二年十六大召开的当年刚满七十岁,于是江泽民只有忍痛割爱,让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第一副总理李岚清和时年七十四岁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一同退位。

这里需要提醒的是,也有一些媒体人,甚或是中国问题专家还是没有搞清楚这个“七上八下”,指的是全国党代会召开的当年的副国级以上领导人的新任或者连任年龄限制,也就是就职当年的最高年龄限制是六十七岁,而不是任职的最高年龄限制。

换句话说,和正省部级领导人的“六十五岁”封顶的区别在于:“七上八下”规则中的“七”,也就是六十七岁,指的是新任或者连任“党和国家领导人”上任的起始年限。只要是在全国党代会召开的当年是六十七岁或者以下得以连任或者被安排新任副国级或者正国级职务者,上任后即会任满五年,不存在一个在两届党代会或者两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大会期间中途“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的可能性。而所谓“六十五岁封顶“,指的是国务院部长也好,省委书记和省长也好,最高任职年限是六十五岁。然后就是“退居二线”,即使你当时还是在位的中央委员或者中央候补委员。

在笔者过去多年发表过的相关文章里,曾经以胡锦涛时期的十六大、十七大,以及习近平开始执政的十八大上的政治局委员一级的人事安排中的具体人选例子,证明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的新任或留任设限则是“七上八下”,意即六十七岁的可以连任甚至新任,六十八岁的必须出局。有兴趣验证是否真有其事的读者和听众可以核对一下从二零零二年召开的中共十六大至今,确实没有一个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在被安排新任或者连任的那一年已经年满六十八岁的。

二零零二年胡锦涛在十六大上接过江泽民总书记职务的同时,退位的上届政治局常委中最年轻者为时年六十八岁,出生于一九三四年的李瑞环。而新任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长者,被胡锦涛特别介绍为“老大哥”的罗干生于一九三五年,时年六十七岁。

二零零七年召开的十七大上产生的新一届中央政治局中最年长者为连任政治局常委的贾庆林,出生于一九四零年,时年六十七岁。而出生于一九三九年的曾庆红因为时年六十八岁而“到点下车”,未能连任政治局常委。

二零一二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新任政治局委员和新任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长者是刘延东和俞正声,都是出生于一九四五年,时年六十七岁。而与胡锦涛等一同退位的十六届政治局常委中的最年轻者为出生于一九四四年的李长春,时年六十八岁。

二零一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一九四八年出生的王歧山因为年已六十有九而未能连任政治局常委。新任政治局常委中年龄最长者为一九五零年出生的栗战书,时年六十七岁。

这就是为什么说,即使赵克志不但是习近平的政治嫡系而且还是习近平认为是“劳苦功高”,年龄因素也决定了他断无可能成为下届中央政法委书记的继任人,在今年二十大上必定出局。正式退休的时间当然还是会在明年三月十四届全国人大召开之时。届时将断无可能连任国务委员。

至于为什么一定要安排王小洪赶在二十大召开之前,提前几个月就接替他赵克志公安部长职务,本文还要在上文分析内容的基础上,再从一个角度,那就是习近平至今并没有让王小洪在二十大上入局,进而接掌整个中央政法委的设想,只是“单纯”计划让他担任一届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职务的可能性角度分析,让王小洪赶在中共二十大召开之前提前接替公安部长职务,应该也还是技术层面的安排,基于年龄角度的考量。

外界都知道中共政权的全国党代会是五年一届,地方各级党委在同级党代会上换届也是五年一次。而中央对省委换届的提名年龄的限制是什么呢?

每届全国党代会召开的当年拟定连任和新任中央委员名单时,都会大致遵行所谓“三上四下”之说,即当时还在正省部级领导岗位上而且并没有被内定提拔为副国级者,六十三岁的可以进入新一届中委候选人名单—-无论是新任或者连任,六十四岁的就不行了。

正是为了适应这个中央委员的“三上四下”,那么在新一届全国党代会召开的前一年为省级党代会换届做准备的省委书记、省长大换班过程中,就要以六十三岁为限了。而新一届党代会召开的当年召开的省级党代会上,时年六十三岁者仍可入选。

我们本专栏在中共十九大召开的一年之前,即2016年9月曾发表一篇标题为《省委书记六十三岁乃常态而非变态!》的分析文章,介绍了此文发表之前的两个月里接连被宣布从省委书记位置上“下岗”的时任江西省委书记强卫、时任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和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一样,全都不是六十五岁“下岗”,而是六十三岁“下岗”。原因都是在他们均不是习近平准备在十九大上提升为副国级考虑人选的前提下,到2017年10月召开十九大时都已经年满六十四岁,中央委员没有可能连任,所以他们就只能被安排在六十三岁的当口上在省委书记岗位上“提前下岗”。

那么在“三上四不上”的前提下,今年七月就满六十五岁的王小洪在今年二十大上面临着“不进则退”的局面,即如果不被内定晋升副国级,笃定不能连任中央委员。所以如果王小洪只能以公安部党委书记职务进入二十届中央委员预选名单的话,那么届时的党代表们也许会质疑他的六十五岁的正省部级封顶年龄。而避免这种可能出现的最简单办法,当然就是让党代表们明白他王小洪既然提前接替了赵克志的公安部长职务,那么他就是待任副国级,所以“限制”他的年龄标准不是“三上四下”,而是“七上八下”。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