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前总理顾问:澳在外国干涉问题上需要区别对待中国等威权国家

2021 年 7 月 22 日,前莫里森政府总法律顾问兼特恩布尔政府顾问Daniel Ward发表文章,呼吁政府彻底改革 2018 年推出的新反渗透法。

据悉,该法律的推出是为了打击外国间谍犯罪,并强迫为外国公司和政府工作的人申报他们的活动。

目前是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 )访问研究员的Daniel Ward,在他为总理工作时是这些法律的主要制定者之一。

然而,Ward现在警告说,在实施这些法律的时候,如果对所有国家一视同仁,不仅增加了不必要的行政成本,更会使这项法律变得苍白无力,无法达到最初计划实现的目标。

他建议根据不同国家的政府性质按照等级划分。他还认为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 2020 年的外交关系法。根据该法律,联邦政府有权终止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与外国政府签订的协议。

据报导,《反渗透法》实施2年半期间,只有一名65岁的墨尔本华人社团领袖杨怡生(Duong Di Sanh,又名Sunny Duong)被依法起诉。迄今为止,没有实体或个人被认定是受中国等威权政府的影响,却有大量实体或个人被认定受美国和英国等民主国家的影响。

华裔杨怡生被指控违反《反外国干预法》
华裔杨怡生被指控违反《反外国干预法》。(图:Adobe Stock)

Ward在文章中表示,每个国家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但目前的法律将所有国家,无论是透明的民主国家,还是不透明的专制国家,都一视同仁,这是外交关系法与反渗透法的最大弱点。比如《外交关系法》要求对与檀香山建立友好城市关系的地方议会与与中共签署“一带一路”倡议的州政府进行同等程度的审查。

2017年5月13日,保安走过“一带一路”广告牌
2017年5月13日,保安走过“一带一路”广告牌(图片来源: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在实施这些法律时,澳大利亚政府想表达的是,澳洲不歧视任何国家。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 前任负责人Duncan Lewis警告称,澳大利亚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外国干涉活动。实际上每个人,包括澳大利亚公众和中国政府都知道这些法律是针对中国的。

Ward在文章中写道:“所以,如果这些法律是为了避免给任何人留下以中国为中心的印象才这样制定的,那么它已经失败了。”

为了使《反渗透法》和《外交关系法》达到最初设定的目标,Ward主张采取“分级的办法”,对那些通过专制手段渗透整个社会的国家施加更严格的审查。

如果政府修改法律,对不同国家区别对待,是否会再次引发“种族主义”之争?对此,Ward说:“这与种族、肤色、血统、国家或族裔无关。”相反,这与其他国家,比如中国、俄罗斯等的政治法律体系有很大关系。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